第一百七十八章 挽留南门裔 空灵素出事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骗子英 书名:灵幻女月光
    ()    

    翌,天空异常晴朗,万里无云,湛蓝湛蓝的。呼哧呼哧,卜月光奋力在落有许多大大小小光斑的石阶小路上奔跑。适才,她遇到一名没离开彩云斋的学生,那个人奇怪的问她,南门裔是不是要离开学校了,说是看见他拎着一个类似于行李箱的箱子往码头走去。

    昨晚的事,她躲在黑魆魆的树荫里全看到了,正寻思今天想办法安抚安抚他,熟料南门不生气则已,生起气来,还真够风风火火,说风就是雨的,杀得她措手不及,来不及制定策略。

    “你别跑那么急,摔倒了可就亏大啦。”透明的和虚空一样,千禧星剑飘在她后,很是担心她一个不小心,摔伤了自己。

    “没办法不急,南门要是真的走了,琉璃市奇灵分社就真的瓦解了。”

    “你已经被撤了,还管那什么劳子分社干嘛,它已经跟你没关系了,管它瓦解不瓦解。现在你是泥菩萨过河自难保了,知道不?”

    卜月光停下迈步的双脚,将脸转向左后方。她看不见千禧星剑,经由听声音辨位,知道他在哪里。“什么意思?”

    “什么?”未料她突然停下,千禧星剑一时收力不及,险乎撞飞了她。千禧星剑灵敏的跳往一边,避免了流血事件的发生——她那么小,一不小心被他撞飞,撞到树干上,铁定会受伤。

    想到她柔弱无骨的**狠狠撞在树干上的画面,他后怕的猛拍膛,“不要突然停下,很危险的。”

    卜月光感觉一道白影自侧掠过,便听闻千禧星剑的声音从与她的脸所对方向不同的地方传来,不消用脑,便知晓发生了什么事。她将脸扭转过来,再次听声辨位找到他,歉然地说:“对不起。”

    “你为何说我泥菩萨过河自难保?”她问道,一头雾水呀,一头雾水。

    “字面上的意思。”千禧星剑说,“昨晚我不是到你宿舍了吗?”

    “对呀。”卜月光说。

    “在那之前,我发现有一道黑影趴在窗子边窥视了你好半天了。那黑影看你看的很专心,没暇顾及周边,没发现我偷偷靠近他,我本来可以抓住他的,可是没想到你却忽然走到窗边,惊扰了他……我当然就去追他了,虽然没能抓住他,但……”

    “他?”卜月光问,这么说,对方是公的了。

    “对,他,男的那个他。”千禧星剑说,“虽然我没抓住他,但我看清楚他是谁了。”不待卜月光询问,千禧星剑主动解释说,“昨晚趴在窗子边看了你半天的黑影是魔王加斯阿达,他追来了,带着他的魔族士兵一起,看来对你势在必得呢。”

    “真是的,他干嘛那么执着呀,我跟他没那么深的感呀。”卜月光厌倦极了,对这张老给她招惹莫名其妙烂桃花的绝色丽颜,她真的厌倦了,恨不得能够恢复之前那张陪伴了她多年的平庸的脸,乏人问津,其实也很不错,至少能过活的很平静。

    “男人对女人执着,一般说来,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她,深深在意着她。我想魔王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吧,超乎我们想象的那种喜欢。”

    “可是这样的话,我很困扰呀。”

    “男,我说的是七界的生物,只要是雄,都具备一定的侵略心理,对于看中的东西,都会想方设法弄到手,才不管会不会给别人带来困扰呢。对男的来说,拥有才是最终的目的,至于过程什么的,真的不重要。”

    “那,照你这么说,不被男看中,反而是好事?”如果真是这样,那生物距离亡族灭种的末危机指可待,因为女的为了避免麻烦,都躲着男的嘛,繁衍后代环节受阻,出生率剧减,而且存活率未必百分百,很快,物种消亡也不奇怪的。

    “可以这么说。”千禧星剑跟在卜月光后,沿着石阶往码头而去。“跟你说了那么多,你就别插手管那啥分社的闲事了,赶紧的回去,制定计划预防魔王再次对你出手成功吧。”

    “不行,虽然时间很短暂,可我对琉璃市奇灵分社多少有些感,不能眼睁睁看着它就这样瓦解,分崩离析。”说着,卜月光再次奔跑起来,一步两台阶,快速赶往码头,“事有轻重缓急,加斯阿达那边,可以稍后想办法,可直觉告诉我,南门这次一旦离开彩云斋,就不可能回来了。”

    卜月光来到码头,南门裔傲立于码头那边,看着叮咚响的泔水湖,陷入沉思,似乎在犹豫这样离开真没关系吗。脚边,行李箱安静的躺在码头站台上,默默的陪伴着它的主人。

    “南门。”卜月光快步跑过去,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虽然运动神经一流,她总归是人类,进行长时间奔跑这种剧烈体育运动,体还是会疲累。卜月光弯曲小蛮腰,双手杵在膝盖上,呼哧呼哧喘粗气,待紊乱气息平缓些许,她直起腰,看着南门裔眼睛说:“不要走,好不好,我想要你留下来。”

    “抱歉,跟那女人一起工作,我真的忍受不了。”南门裔说,“昨晚……”

    “我知道。”卜月光指着凉亭旁边的一棵大树说,“我都看到了,昨晚我就在那儿,你们发生的事,我都看见了。卢蜜丽是很过分,可是我不希望你离开,社里离不开你,你不要走好不好。”

    “听你这么说,我很高兴,可是,那女人不知道没有了我,他们的工作会受到何等影响,她既然那么看轻我,我就让她深深刻刻体会一下没有我,会产生什么后果。月光,你也别劝我了,我真不想跟那个白痴女人一起共事。”

    “可是……”卜月光还想说什么挽留南门裔,却教他扬手阻断了——

    “其实要我别走也行,只要那白痴女人离开社里就行,月光,我想继续跟你共事,因为你会尊重我,从来没把我当奴隶看待,对你,我可是感激得很……”

    然而,事实证明,阻断他人说话的家伙是会遭受报应的,南门裔也没能说完话,因为卜月光猛然看见卜昊坤和阎思明用最快的速度冲下石阶,往码头赶来。瞧他们一脸焦急,卜月光转向他们,大声说道:“爸,阎叔,你们怎么来了?”

    “月光,你妈妈出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灵幻女月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