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演技与真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骗子英 书名:灵幻女月光
    

    商讨好离开的计划之后,汪尚鹏和加沙罗佐来时一样偷偷离开了魔宫深处。按照计划,卜月光找来化妆品,发挥过目不忘的本领,从记忆库深处翻出曾经从某本化妆入门的书籍里看过的步骤,将倪惠妆容成病怏怏的样子,在她细滑的脸上弄出抓的皮开绽的恐怖伤口。

    别看倪惠大大咧咧的,而且子偏向阳刚,有一种男孩子特有的洒脱,可倪惠终究是个女孩,和其他女孩儿一样有着一颗美的心。倪惠的美之心,其实跟我你美丽有的一拼,只是她都闷在心里头,不没像我你美丽那样显摆张扬过,是以,擅长观察人物心理如卜月光,也没察觉她这一癖好。

    在美丽的脸上弄那么难看的伤口,倪惠的心里其实不好受,也很想拒绝,可是为了不让魔人发现她体里的毒已经解了,从而影响了出逃计划,她只好咬牙忍住。看着镜子越来越恐怖的脸,她的表越来越臭,却被敷在脸上的化妆品成功掩盖了。

    然而,卜月光的观察力非常一般,发现了她的不愉快,一面继续用化妆品毁掉她如花似玉的脸,一面问:“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只是觉得我变的好恐怖。”倪惠指着脸颊上似乎能够看见颧骨的伤口说:“弄的好真呀,虽然知道是假的,我看了都觉得好像真的有看到骨头了一样,有些怀疑会不会有虫子往里边爬出来。”

    “对喔,伤口溃烂那么多天,确实会长蛆。”卜月光迅速在倪惠脸颊的伤口上弄了几只蛆虫,非常真,即使仔细看了,还是有种“它们是真实的”的感觉。倪惠自个看了感觉胃部一阵抽搐,想吐了都。

    “拿掉吧,太恐怖了。”倪惠嫌恶的推开镜子,不敢在看自己面目全非的脸,好半天才晃过气来。“专业的,月光你绝对是专业的。”

    “不,我没学过喔。”卜月光说,继续鼓捣倪惠的脸。弄好了脸,又将目标移向脖子,只要露衣服外边的部位,都得弄出可怕的伤口来,决不能让魔人发现不对劲之处。“我甚至是第一次抹化妆品。”

    “第一次就能做的比专业的还要真,我只能说月光你真的是个天才。”倪惠有些抱歉的对卜月光说,“怎么办,我好像又开始嫉妒你了。”

    “还能怎么办,凉拌呗。”卜月光抬起她的手,继续鼓捣,“之前以为你快要死了,没救了的时候,我有祈愿如果你能够活下来,不管你对我做什么事,我都不会生你气,何况嫉妒只是绪而已,又不直接作用在我上,安啦,我不会介意的。”

    “月光,你真好。”倪惠眼里尽是感激。

    “咱俩谁跟谁呀。”卜月光说,“这次你是受我牵连,才遭这罪的,我觉得很对不起你呢。”

    “快别这么说,这是意外,怨不得谁的。”

    事实证明,卜月光真的是个天才,一连过了好些天,倪惠上皮开绽的伤,竟没被发现是假的。而且倪惠也展现了高超的演技,让进出她房里的魔人宫女以为她真的命悬一线,死期不远了。

    加斯阿达听宫女们说,魔妃因为好友即将死去,绪低落的很,便扔下正事,赶往魔妃寝宫,盘算带卜月光出宫走走,散散心。加斯阿达扑了空,魔妃寝宫空空如也,连个宫女也没有,于是折走出魔妃寝宫,朝倪惠暂时居住的偏而去。

    还没走到倪惠房间,就听见一阵悲嚎,竖起耳朵仔细一听,竟是卜月光在哭,那个小姑娘终于死了。加斯阿达的心异常雀跃,她占用月光的心思太多了,早盼她快快死掉了。

    如愿以偿,加斯阿达心大好,加快脚步朝倪惠房间走去。一推开门,就见卜月光抱着倪惠的体痛苦失神,倪惠已经没有一丝呼吸,手僵硬的垂在空中,卜月光用力摇晃倪惠的体,悬在空中的臂膀晃动的频率显得异常僵硬,一点不正常。

    据说,人类死翘翘,体会变得异常僵硬,加斯阿达以前还会感到怀疑,可这会儿亲眼目睹了死了的人类,他就相信了——

    人类死了,体果然会僵硬的像石块一样啊。

    “月光,人死不能复生,你别难过了,节哀吧。”加斯阿达走进门,妖娆绝美的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笑意。卜月光看了刺眼,一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眼前消逝,在怎么讨厌对方,也不能面露笑容吧,真不愧是魔王,他的血根本就是冷的,不,他根本就没有血。

    是以,卜月光根本不需发挥演技,用真实的怨恨目光看加斯阿达,责怪地嚷嚷道:“节哀,你说的真轻松,倪惠会这样还不是你害的。是你,她是你害死的,你把她还给我。”小心翼翼的放开倪惠,将她摆放在上,用被子盖好,卜月光绪激动的冲下,对加斯阿达一阵拳打脚踢,“你为什么要灌她毒酒,如果你没那么做,她也不会死,还我,还我,你把她还我,把我唯一的朋友还给我……”

    卜月光的指控是真的,加斯阿达不还手的让她发泄,心里却没一丝后悔,还有些庆幸,不容易呀,熬了那么久,电灯泡总算要消失了呢。

    而卜月光只要一想到倪惠连来承受的痛苦,对加斯阿达的怨恨越发浓烈,越是用力捶打他,往死里打。也是因为她的怨恨如此真实,加斯阿达对倪惠香消玉殒一事深信不疑,也就没上前去求证了。而这正是卜月光要的。

    对着加斯阿达拳打脚踢好一会儿,卜月光累的直喘粗气,一手按着口努力平息紊乱气息,一手指着加斯阿达哀怨地说:“你害死了倪惠,我暂时不想看见你,你走,你走啊。”

    加斯阿达见她绪如此激动,心想暂时不让她见到他也好,过些时,她绪平复了,他再来看她,跟她培养感。“妖精王的一品护卫在我魔界失踪了,妖精王向我要人,我可能得去妖精界走一趟,这段时间,你就好好沉淀一下感,不要试图逃跑,你逃不掉的,因为我会令卫兵们好好看着你。”

    语毕,加斯阿达就转走出了倪惠的房间,没看见后,卜月光对他做了个鬼脸,“逃不逃得掉,咱们走着瞧。”卜月光眼中有着剧烈的挑衅……

    

重要声明:小说《灵幻女月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