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血龙!杂就忘了它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骗子英 书名:灵幻女月光
    

    继倪惠告诉卜月光曾经嫉妒过她之后,卜月光也坦言说出一开始,倪惠缠着她嚷嚷要当她朋友那会儿,自己有多恼她,觉得她像苍蝇和蚊子,嗡嗡嗡,烦得她脑袋发疼。

    以这个为契机,两人竟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重温认识以来的美好记忆。说到开心处,倪惠会调皮的吐出可的小粉舌,用乏力的双手拍打铺。而卜月光会笑的东倒西歪。然而,状似快乐的两人眼角都挂上了亮晶晶的泪珠,两人眼里都有着浓浓的哀伤,却谁也没捅破对方。

    回光返照的时间持续不是很长,很快,倪惠再次变得虚弱,就连坐着这个简单的动作之于她也变得极为困难了。卜月光爬到上,坐在她后,调整她的姿势,让她卧躺在自己怀里,紧紧抱住她,哀伤的看着她的头顶,默默祈祷:神啊,请不要带走她,不要带走她。

    “月光。”倪惠已经虚弱的发不出声音来了,声音沙哑的可怕,好像是十岁的老在费力的说话一样。

    “嗯。”卜月光用下巴抵住她的头顶,“你说,我听着。”

    “下辈子,你还会选择这样的人生吗?我是说灵幻女的人生。”

    “我不知道。”卜月光说,“老实说,我是在一无所知的况下被告诉一直陪伴我长大的爸爸妈妈居然不是我的亲生父母,被带回琉璃市的初初那些天,也是在意识不明的况下与鬼怪战斗,直到现在,我只要一想起这些,都觉得像做梦一样。”

    忽然,卜月光的子猛地僵住,旋即猛地拍脑门,责骂自己说:“瞧我这猪脑袋,居然……那么大的事,我居然忘记了,我猪头呀我!”

    “怎么啦?”倪惠已经快要没气了,却撑着最后一口气问道。

    “倪惠,我想到了一个方法可以救你了,你可以不用死了,不,不是不用,而是你死不了了,想死也死不了。”卜月光说,“天啊,我居然会忘记了血龙,它可以解百毒,我居然忘了它,真不敢相信,我居然……倪惠,对不起,因为我的疏忽,居然让你白啦啦的遭罪那么长时间,我真是太对不起你了。”

    “你在说什么呀,什么血龙的,我听不太懂。”眼皮越来越沉重,仿佛灌了铅似的,倪惠拼命睁大眼睛,不想太快陷入黑暗,她知道一旦陷入黑暗,她就永远看不到光明了,她不要,她舍不得这个世界,她还这么年轻,为什么要……太多的不甘,让倪惠终于战胜了眼皮的沉重,张大眼睛看卜月光。

    却见她咬破自己指头,她要干嘛?该不会是想要用自己的血喂她吧?“月光。”

    “嗯。”卜月光眼睛一瞬不瞬盯着指头,等待血龙钻出来。

    “你是不是贫血呀。皮都咬破了,居然没流一滴血。”这况不正常。难道跟她适才说的血龙有关?可这个血龙是什么东东?她听都没听过,血液里头有龙?还是血细胞里头藏了一条龙?越想脑袋越混乱,倪惠摇摇脑袋,企图让自己清醒些。

    “我不是贫血,而是根本没有血。”早在用血龙驱走碧影皇天那天,卜月光就发现她的体已经没有一滴血液了。不难想象,她铁定是历史上第一个血管里头没有血液,而是寄生了一大堆小龙的人类。

    如果传出去,不晓得会不会被科学家们当成外星人送到解剖台研究?

    “没有血?”撑着沉重的眼睨觑她,“你是不是被我吓坏了,异想天开啦?人类,没有血,是活不成的。”

    “虽然是人类,但你认为供职神界的我能算普通人类吗?”卜月光嘴角弯出连来的第一个笑弧。

    “不算。但你总归还是人类呀。没有血液还能活,我表示很不可思议,难以想象。”倪惠说完这话,神智竟开始恍惚起来。

    听着她嘀嘀咕咕不知说些什么。卜月光对钻出来的百泉长老说:“百泉长老,我朋友被魔王灌了毒酒。你快给她解毒。”

    寄居卜月光体十多年,百泉长老未曾见过她如此焦急的表,也不敢怠慢,飞到倪惠面前翻眼皮看看,号了号脉搏,“别担心,没事的,这种毒我能解,小菜一碟。”

    百泉长老用嘴里尖锐的獠牙刺穿前肢,粉红色液体流淌出来。百泉长老将前肢凑到倪惠嘴边,让粉红色液体流进她嘴里,顺道滋润滋润干裂的跳皮了的苍白嘴唇。别看百泉长老长的小巧玲珑,那汩汩从它前肢流淌出来的粉红色液体仿佛自来水一样哗哗流不停,倪惠一口气喝了二十多分钟,仍不见停歇。

    随着时间往后推移,倪惠的脸色越来越好,就连抓伤都在慢慢痊愈。卜月光高兴的险些哼起小曲。

    “……妖精界跟我魔界对峙那么多年,他们一直没法攻下我们,碧影皇天对魔界多少心怀顾虑,我可不担心他挑起战争。事实上,我也正希望他挑起事端呢,这样我们就有借口出兵攻打他们。”这时,外边传来加斯阿达的声音,他正往这边走来。

    赤瞳睿智精光闪烁,卜月光压低声音说:“百泉长老,我朋友暂时交给你照顾,我去把魔王引开,不能让他知道你的存在,也不能让他看见倪惠恢复的样子。

    “行,你去吧。”百泉长老自恋地说,“哎,太过珍贵也不是什么好事,老是躲躲藏藏,我血龙一族何时才能堂堂正正活在白之下呀。”

    卜月光嘴角歪了歪,受不了的关上门离开房间,计谋地截住了加斯阿达。他一边往这边走来,一边与旁一个略微上了年纪的男魔讨论着目前魔界与妖精界的政治格局。见到平时寸步不离守着倪惠的卜月光居然走出那个房间,加斯阿达举手示意男魔先别说话,疑惑地问卜月光说:“你不看你朋友了?”

    “倪惠睡着了,我有些闷的慌,所以出来透透气。”卜月光佯装忧心忡忡的锁紧眉头说,“她的况越来越糟糕了,阿达,你有没有什么灵丹妙药可以救她一命?”阿达,是卜月光为了嘲讽加斯阿达而替他取的小名。

    卜月光告诉加斯阿达说,人类喜欢用昵称称呼另一个人,以拉近彼此间的关系。她说两人都要结婚了,不能太生疏,所以给他取了个昵称叫阿达。加斯阿达不晓得在人间界“阿达”这个词带有贬义,暗自高兴了许久咧。

    “没有。”加斯阿达说,不想她老想着别人,转移话题说,“想去哪里,我陪你。”

    就等你这句话,卜月光将手放在他臂弯中,开心的说:“我们去那边走走。”

    

重要声明:小说《灵幻女月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