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守密 以家人的生命做担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骗子英 书名:灵幻女月光
    

    倪惠的家在一条小巷子最里头,即使白天也显得有些冷清。卜月光一行人抵达时,倪李佳贞正从里头走出来,她抱着一个浴缸,里头几条小鱼悠哉悠哉的游来游去。倪李佳贞穿道袍,手里拿着几根棒香,用粗糙的纸钱裹着。急急忙忙往外走,好像时间很急迫的样子。而她后跟着两个神凝重的年轻男女,明显是一对新婚夫妇。

    在大门口处,风风火火往外走的倪李佳贞险些与倪惠装了个满怀,鱼缸脱手而出,倪李佳贞尚未惊叫出声,就见一双白净修长的大手安安稳稳接住鱼缸,使其免于摔个稀巴烂的命运。

    “谢谢,帮大忙了。”倪李佳贞连忙道谢,接过鱼缸。责怪地瞪一眼女儿,交代说:“你先带你同学玩一会儿,妈妈完事了,就回来给你们做好吃的。”

    倪惠点头说好。倪李佳贞就抱着鱼缸风风火火走出巷子。新婚夫妇赶忙跟在她后面。

    “他们怎么了?”吴芳芳好奇地问。

    “还能怎么了,刚结婚没孩子呗。”对这种事司空见惯,倪惠只消看一眼,就可判断出对方是来干嘛的了。

    “没孩子也可以找你妈妈喔,真神。”吴芳芳说。

    “神什么神,骗人的啦。”倪惠招呼三人往家里走去。

    这是一个老式的大院子。院子周围摆满了植物盆栽,其中不乏一些名贵的观赏花。与大门相对的,是一栋年代相当久远了的旧屋,比周边的偏方大许多,不用说,便是主房了。倪惠招呼卜月光三人坐在堂屋的沙发上,分别给他们倒了杯山泉水,然后从神龛抽屉里拿出一副旧扑克,提议说:“吃饭之前,我们打级级高,娱乐娱乐?”级级高是一种民间扑克游戏。

    卜月光说:“我是有听说级级高很好玩,但,抱歉得很,我只是听说过而已,不会玩的。”

    “我也不会。”杜灵恩举起手说。

    接收到倪惠的询问眼神,吴芳芳连忙摇手说:“我也不会。听都没听说过。”

    “啊,那么好玩的游戏,居然完不成说,好失望喔。”倪惠耷拉肩膀,模样很是可怜。下一秒,她又恢复了精神,“没关系,那我们斗地主好了,这个那么流行,你们如果再说不会,我就很难相信……”

    “我——不会。”卜月光说,由于带着人皮面具,没人察觉她的脸已经红透半边天了。这年头,不会斗地主貌似很OUT了,但,不会就是不会,没必要死要面子硬撑,一旦被拆穿,只会更丢脸。

    “我也不会。”杜灵恩再次举手。一直忙着练功,他哪来闲余时间娱乐玩耍,不会斗地主也有可原。可,卜月月为何也不会?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感觉有些不单纯。杜灵恩看着旁的女生,陷入沉思。

    “不是吧,会长大人、月光,你们两个把时间都拿去啃书本了吗,都不兴娱乐的吗?”倪惠和吴芳芳不可思议地看着神不自在的两人,“真不敢相信,这几年,居然还有人不会斗地主,你们可以去博物馆当文物去了。”

    卜月光本想反驳自己并没把时间全部花在书本上,只是……看一眼杜灵恩,她什么也没说,倪惠权当她默认了,恍然大悟道:“难怪你们这样聪明,原来罗马果真不是一建成的。芳芳,咱俩得学着点,别被撇下太远。”

    后来,倪惠拿出一直啤酒瓶,提议玩真心话or大冒险,全票通过。卜月光即使没玩过,也从电视上看到这种游戏的玩法,知道瓶子口对准谁,谁就要从真心话和大冒险两个选项中选择一项作为惩罚。这两项她都不想接受,虽然不齿作弊行为,她还是偷偷使用灵力将停在自己面前的瓶子口吹走。很明显,杜灵恩也这么做了。是以,游戏进行了近两小时,接受惩罚的一直是倪惠和吴芳芳两人。

    倪惠狐疑地端详卜月光和杜灵恩,“说实在的,我还真有些怀疑你们作弊咧,不然怎么老轮不到你们接受惩罚。”

    “呵呵,运气,运气。”卜月光打哈哈道。

    “可,你们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倪惠拿起啤酒瓶猛看,似乎想从上边找出点什么,“难道这瓶子害怕聪明的人,所以老选学习不怎么好的我和芳芳,让我们接受惩罚?”

    “哪有那么玄的瓶子呀,你想象力有够丰富。”杜灵恩说。

    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倪李佳贞回来了,还是风风火火的,手里提着一堆菜。倪惠连忙迎上前帮忙。

    “阿姨,家里有什么,你随便做什么就好,何必特意去买菜,我们多不好意思呀。”卜月光说,眼睛直勾勾端详倪李佳贞,独立跟也在一旁偷偷观察她。

    “客气了,同学。你们是倪惠的朋友,以后多多跟她来家里玩,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倪李佳贞说,看卜月光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生疏客

    “也许,她在槽里的那段记忆被擦掉了。”杜灵恩趁大家不注意时,凑近卜月光小声说。

    “擦掉?”卜月光还不晓得记忆橡皮擦的存在。

    “对。有一种橡皮擦,可以擦掉人的记忆。”

    可是就在卜月光接受了这个杜灵恩的说辞之后,倪李佳贞却悄悄凑近卜月光说,“灵幻女大人,你的秘密我会保密的,你可否看在我提你保守秘密的面上,收我当徒弟?”

    “咦,你的记忆没被擦掉?”

    “对呀,我求你妈妈,请她同意让我继续保留那段记忆,只是她要我用倪惠的生命保证不说出去,如果我说了的话,倪惠会立刻死掉。”倪李佳贞诚实地回答。

    “你用倪惠的命做担保,只为保留那段记忆?”卜月光难以置信地提高了音量。可以吗,真的可以这样吗,当妈妈的怎么可以拿孩子的命如此儿戏?倪李佳贞这妈妈份未免太不称职了。跟她妈妈空灵素差远了。当然,卜月光才不会告诉倪李佳贞即使她将那些事讲出去,她妈妈也不会随便取走倪惠的命,让她害怕一下也不错。

    “那,其他人呢?”卜月光问,“他们的记忆被擦掉了没?”

    “没有。虽然很痛苦,但我们所有人都选择保留那段记忆,当然,和我一样,他们都用了自己亲人的命担保绝不说出去。”倪李佳贞说。

    

重要声明:小说《灵幻女月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