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挽救杜灵恩 自断手腕动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骗子英 书名:灵幻女月光
    “说吧,你要怎么救他。”对某只懊恼不已的表视而不见,卜月光拍拍他肩膀,嬉皮笑脸地问。

    玺永龙双手握拳,牙关紧咬,额头青筋鼓胀,从一默数到二十,总算成功压抑住了喧嚷爆发的火山。

    见他别开脸不看自己,卜月光知道他正在生气中,可杜灵恩病危急,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似笑非笑睨着他,嘴角斜歪,让眼神看起来富含轻蔑意味,语调讥讽地说:“怎么,你该不会想反悔了吧。我就说,曾几何时神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眼神一黯,似乎陷入了回忆,“虽然过了很久,但那时的景,我依然记忆犹新:当时,那位婆婆站在手术室外虔诚祈祷,希望神保佑她孙子手术顺利。她那么有诚意,已经八十好几将近九十岁的老人家整整在手术室外跪了十多个小时,快晕倒过去了,可神根本没理睬她,婆婆的孙子没能活着离开手术室,在冷冰冰的手术台上失去了幼小的生命。那位婆婆后来怎么样了,我不知道,唯一确定的是神是一种铁石心肠、没肝没肺的存在!”苦笑一声,“我明明知道神是这样缺乏怜悯之心,却……愚蠢,我真愚蠢,居然相信为神祇的你会帮我挽救杜灵恩的生命,我真是太愚蠢了,活该被骗。”

    听闻此言,玺永龙哪里还顾得上生气,她对神有那么大误会,对他即将发起的追求极为不利,得尽快扭正才是。他露出着急的表,说:“月光,不是你想的那样,神很忙的,没办法时时刻刻一直看着某个人……”视线运气极佳地捕捉到她唇边一闪而逝的得意,不为之气绝,真是一点不消停啊,就这么喜欢讹诈他?

    玺永龙撤掉急切的表,冷淡地说:“俗话说得好,求神不如求自己,把希望全都寄托于神,婆婆本就有错,那是她傻,其实神根本没有起死回生之能,说穿了,信奉神明,对人类而言,只能算是一种精神寄托,并没有什么真实意义。”

    “真的假的?”卜月光惊讶的下巴快掉了,“不是号称无所不能吗,神怎么可以没有起死回生能力?”太不可思议了。“要是传出去,你们神不晓得该失去多少信徒。”

    “那样最好。”玺永龙挑高眉,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我们一点儿不稀罕被人类供奉,每天烧那么多香烛熏我们,还大堆大堆烧冥币给我们,也不想想我们是神,不是鬼,这些东西之于我们一点用处都没有,反而需要成立一个部门专门清理,真的很麻烦。”

    “有一点,我必须先声明,免得你一直误会下去——无所不能,并非我们自个宣传,是人类一厢愿强行冠扣我们头上的,我们之所以没出面澄清,是因为这对树立我神人一族尊贵、不容亵渎的伟大形象极为有利,所以,误会的是人类自己,并非我族人刻意蒙骗。”

    听的一个头快变两个大,卜月光望着他,正经八百问他,“那么,你告诉我你到底能不能救他?”食指指向杜灵恩,他的子还是酱紫色,可脸已经转变成了纯黑色,不止吓人而已了。

    心,狠狠刺痛,她只想知道他到底还有没有救。莫名的,她发现自己不愿意听到否定答案,想捂住耳朵拒绝收听,可……她又强烈的想知道答案……

    就在卜月光陷入天人交战的痛苦择抉的时候,紧锁眉头,一瞬不瞬睨着她端详的玺永龙总算轻启薄唇,回答她说:“不能。”

    什么!不能!?

    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卜月光顿感晕眩,子摇晃数下,险些晕倒。该死,就这么在乎杜灵恩?玺永龙皱起脸,拳头握得紧紧的。

    “虽然我不能救他,但我知道一个方法可以救他。”

    “什么办法?”天丹医神双眼闪烁亮光。真不愧是永龙王子,居然有办法解地狱看门兽之毒,她好想知道那个方法喔,好想好想。为医者,天丹医神无时不刻都想着精进自医术。

    相较于天丹医神的兴奋,卜月光压根没一点绪波动。知道方法,却不能救,说明他那个办法很难执行,她不敢抱太大希望,因为希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平常心,平常心,平静表相下,她如此自我告诫。

    不喜欢她如此不信任自己的感觉,玺永龙微眯充满侵略的双眸,恶声恶气屏退伊洛和天丹医神。房门闭合前,天丹医神不死心地再次恳求永龙王子让她留下来学习解地狱看门兽的毒。

    “滚!别让我再说第三遍!”玺永龙大声怒吼。

    嗨!门终于关上了,玺永龙走过去,落锁自里边锁上门,仍觉得哪里还存有不妥之处,挥下巴思索了一会儿,他放下手,设置结界笼罩了病房,这样就不怕隔墙有耳了。门外,始终没办法死心的天丹医神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专注的听了半晌,什么也没听到,纳闷不已:奇怪,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那两个人该不会在玩眉目传那一吧,拜托,赶快说话好吗,永龙王子,人家小帅哥还等着你救命呐。伊洛见天丹医神听得如此专注,以为她偷听到了些什么了不得的事,左右看看走廊,神来神往,皆奇怪的望着她俩。犹豫一下,也把耳朵贴到门板上。

    “我的确不能救他,”玺永龙行至卜月光旁,“但我敢向你保证,姓杜的臭家伙死不了。”

    “说明白点,我脑袋转不过来,跟不上你的思维逻辑。”杜灵恩脸色如此恐怖,卜月光心乱如麻,不想用脑筋。他一会儿有方法,一会儿不能救,一会儿又保证杜灵恩死不了,她被绕得头昏脑胀,不晓得他究竟想说什么了。

    叹一口气,终究舍不得她难过,玺永龙说:“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只要你在,杜灵恩就不可能有事。”

    “什么意思?”红瞳一转,猛然想到什么,“血龙,是不是血龙?”

    “就是血龙。”玺永龙不甚乐意地说,“老实说我不太想说出来的,可,我心疼你,不忍心看你难过,才……

    明明不想说,却……玺永龙觉得当神当成这个样子真够悲哀的。不但得提供方法救敌,药引还是他心之人的……总之,他真的很悲催,活脱脱一个杯具角色,还顶着神的份,唉。

    不懂他自怨自艾啥,卜月光拿起一旁的水果刀,放在腕上,摆出切割姿势,“是要把血龙拿出来吗?”除了割断血管,她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拿出血龙。

    此时,她一点儿不想思考为何为杜灵恩这样做,她只知道自己不想让他死去。杜灵恩还那么年轻,不能就这样死去,他应该得到救赎,让年轻的生命绽放出灿烂的花朵。

    “住手,你不能割那个地方,快住手!”玺永龙骇然看着搁在她动脉上方的刀子,心惊跳,深怕她一不小心,割断自己的动脉,“动脉一旦割断,你就活不成了。”不是自然死亡的死灵无一例外将会自动前往冤死城,一直待到被那儿强腐蚀气体腐蚀掉魂魄,灰飞烟灭为止。一旦进入冤死城,即使份高贵如他,也不能将其带出,是以正计划掠夺人家的某只,自然很害怕自己锁定的对象被送到那个地方了。

    “可是……如果不割断血管,我要如何取出血龙?”卜月光表示很不解。

    “笨蛋,杜灵恩的命有你的宝贵吗!”玺永龙再也压抑不住心里孕藏着的火山,爆发了,指着她鼻尖大声质问,“你就那么喜欢他吗,喜欢到为了他可以牺牲自己?”

    “谁……谁说我喜欢他来着!”卜月光羞红了俏脸,右手一软,水果刀掉到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我,我只是不忍心看这么年轻的他就这样失去生命而已,太悲惨了。”

    “是吗。”玺永龙一脸不信,却也不想在争辩这个让他妒火中烧的话题,转移话题说,“取血龙未必得割断血管,过来,我取给你看。”

    卜月光连忙走过去。

    “手,给我。”卜月光伸手给他,赤瞳睁得老大,想仔细看清楚他怎样不割断血管取出血龙,以便后自己取。

    “看清楚了,别眨眼喔,”此时,卜月光纯真的就像一个天真的小孩童,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玺永龙一手拿起卜月光一个指头,让指腹朝上,捏在食指和拇指之间。另一只手伸出,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枚尖针。针的尖端比普通的缝衣针尖细许多,在金黄色的阳光照耀下,泛着刺目的白光。

    这个动作如此熟悉,他该不会是要……

    “来了。”玺永龙说:“忍着点。”突然起作弄她的念头,玺永龙说:“来了,忍着点。”他扬高针,猛力戳向卜月光指腹,肯定很疼。卜月光有些害怕,反的闭上眼睛,不看。玺永龙呵呵笑出声来,针快接近她指尖时,放缓速度,让针尖温柔的没入其中,不让她感到多余的痛楚。不会吧。卜月光睁开眼,愕然看着玺永龙温柔地抽出针尖,还真是戳血检测血型的方法。太简单了。感觉指腹有异物钻出,她将视线移向仍被他捏着的指头,却见一只血龙钻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灵幻女月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