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地狱看门兽 本姑奶奶还当定了你主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骗子英 书名:灵幻女月光
    “地狱看门兽?很厉害吗?”供职琉璃市奇灵分社多年,空灵素还真没听过这种魔怪,她一边问,一边猫腰尾随汪尚鹏钻入又矮又窄的暗道,里头黑魆魆的。

    南门裔实在讨厌透了这种眼前一片漆黑的感觉,征询汪尚鹏可点灯否。后者回答说可以,于是伙同阎思明各拿出一盏油灯,以尸油为燃料那种。划着火柴,点亮灯芯,森而极具恐怖意境的蓝盈盈的火焰在透明灯罩里跳动。南门裔和阎思明嫌提灯麻烦,于是不约而同拿出可移动灯架,将灯挂在上边,令它们走在前边给大家照明。

    “是的。”汪尚鹏似乎不太喜欢油灯的颜色,皱了皱鼻子,继续回答空灵素说,“地狱看门兽类似于人间界的看门狗,它拥有一对尖锐锋利的獠牙,獠牙的顶端暗藏着毒腺,被它轻轻咬上一口,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没命可活,因为地狱看门兽的毒是七界最毒的。附加一点,地狱看门兽喜欢食,特别酷人类的,一闻到香就会猛扑上去,一口咬死猎物,然后拖走躲到隐秘之地慢慢享用美食。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我猜,月光他们可能已经和地狱看门兽杠上了。”

    汪尚鹏没猜错,此时此刻,出现在“卜月光”和杜灵恩面前的正是地狱守门兽。它长九尺有余,头似狼,似虎,爪牙尖锐如鹰。它用掠食的雄豹子一样锐利的眼神贪婪地望着他们,尖锐獠牙闪烁残忍狠鸷的冷光,想蚕食鲸吞眼前猎物的贪婪念如此明显。被其视为猎物的两个青少年忍不住一阵恶寒,头皮发麻。

    “卜月光”偎进杜灵恩怀中,子不受控制的像秋风中的落叶瑟瑟发抖,“它是什么?”好强的压感。

    “不知道。”杜灵恩说,“我也没见过。”

    杜灵恩虽然狂暴自负,终归是个未满十六岁的少年,面对长的如此恐怖邪恶的不知名怪物,强悍如杜灵恩,也不免心生惧意,但他为了不造成心女孩恐慌,硬是强忍惧怕,表现出处之泰然的沉稳神态。他搂紧怀中抖个不停的女孩,眼中闪过一丝疑虑,“月光,我记得转生前,你是个魔兽偏执狂,对七界妖兽魔怪相当熟悉,为何……你真的寻回被岳母大人封印了的记忆了吗?”

    “你不相信我?”“卜月光”表现的异常激动。见他还真摆出一副“我的确不相信你”的表,恼羞成怒地抡起拳头捶打他,嗔嘟嘴怒骂道:“可恶,你真是太可恶了,怎么可以怀疑我呢,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我,你也应该无条件相信我才对啊——你真的好可恶,我不要跟你好了,咱们一拍两散,那个约定就当没发生过吧!”话方脱口,她就后悔了,紧闭嘴巴,独自生闷气。

    什么,当没发生过!?这像话吗!狂狮杜灵恩绝非浪得虚名,火爆脾气立马就爆炸了,倏地伸出一只大手抓住她,铁着脸,已然控制不了自己的绪,他咆哮怒吼道:“约定就是约定,就算在怎么生气也不能这样说啊,你太过分了。”

    第一次见他这副表,而且怒斥的对象还是自己,“卜月光”瑟缩了一下,怯怯懦懦地嘀咕:“谁,谁叫你不相信我来着,我气不过才,才……”

    “就算气不过也不能这么说呀,太伤人了,你知不知道!”杜灵恩火大地说。

    “我,我,对不起嘛,顶多以后我不……”

    “嗷!”一声巨吼乍然打断“卜月光”未完的话,“该死,区区人类竟敢藐视我至此,我饶不了你们!我饶不了你们!就拿你们的祭祀我五脏庙吧!”

    地狱看门兽话语方完,刨动前肢数下,后腿一蹬,跃跳猛扑而来。糟了,剑在南门那里!杜灵恩大惊,抱住“卜月光”犀利地避开迎面而来的攻击。地狱守门兽收刹不及,掠过他俩朝后边冲了过去。这显然惹怒了它,张开嘴巴嗷嗷吼叫。

    那叫声充斥着主人满腔怒火,在这漆黑的空间里竟是那么突兀,那么响亮,一直往上蔓延,传到了离这里还有很远一段距离,仍在暗道里继续赶路的一行人耳中,赶忙加快速度前进。空灵素甚至要求大伙跑步前进。

    手紧紧抱住“卜月光”,杜灵恩抹了抹冷汗,强迫自己冷静,从容且冷静地端详境况,看看能否找到安全退之法。十秒钟后,他汗然发现离开剑,自己一技艺毫无用武之地。

    嗷……嗷……地狱看门兽结束仰天长啸,猛刨前肢,劲道非常大,好似卯足了全力气一样,卜月光仿佛看见它刨起团团尘雾,地狱看门兽用力蹬后腿,子犹如离弓弩箭疾飞过来——

    它的速度非常快,远远超过了第一宇宙速度,杜灵恩躲闪不及,有那么一秒,几乎以为会被它顶得肚破肠流。然而,地狱看门兽却失了准头,再次扑空——以一只魔兽的脑袋,确实拿捏不好攻击对象下降的速度,攻击失准也算常有之事,没什么奇怪的。

    即便这样,杜灵恩还是受伤了,幸运的是伤了他的不是獠牙而是爪子。像鹰一样弯钩的趾甲擦过他肌结实的臂膀,唰,什么东西被割破了。借助魔怪散发出的蓝光,“卜月光”瞧见他臂膀上有一条弯弯曲曲的伤痕,血淋淋刺痛了她的眼,泪水迅速决堤。

    心,很痛很痛,她感同受,伸手轻轻触碰伤口。杜灵恩倒抽口气,锁紧搂抱她的力道,却没吭一声。男生怎么都这样倔强,自尊超强?叫出来不是能够减缓些疼痛吗?“卜月光”有些生气,加重力道按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哎哟,你干嘛,很疼的!”杜灵恩说。

    “哦?原来还是会痛的嘛,我还以为你没痛感神经呢。”忽然,赤瞳微眯,“不好,血变黑了!它爪子有毒——竟然使招,真卑鄙!”

    脑袋晕晕叨叨,杜灵恩用力甩了甩,“预料之中,魔怪嘛,你能指望它品行多高尚?都比它们有节多了。”

    “月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怎么感觉下沉停止了,我们着陆了吗?”脚尖点了点,空落落的,不像呀。

    “没有。”“卜月光”盯住再一次怒吼不停的怪物,该死,它脑袋居然长出两只犄角,被撞到肯定很痛很痛,“应该是魔怪搞的鬼,我们此时悬在空中,没下沉。”

    “哦,它居然有这等本事,如果可以驯服的话,拿来当宠物也不啻为一个好主意。”杜灵恩异想天开道。

    “该死的人类,大限已到,还敢妄想当本兽主人,不把你等撕个粉碎,就太对不起我自己了。”地狱守门兽嗷嗷咆哮。

    它把尾巴缩放腹部,紧紧贴着肚子;前肢离地抬高子,模仿人类站姿,却不伦不类;脑袋勾着,将犄角对准“卜月光”二人,后脚用力一蹬,迅猛冲击过来。

    “哈哈,就冲这句话,本姑娘还真当定了你主子。”人类本就是一种不经激的物种,地狱守门兽的狂妄激起了深埋“卜月光”血液中的劣根。红瞳晶亮闪烁。自掉落这片莫名其妙的黑暗空间那一刻起,已然不知逃到哪儿的冷静沉稳归位,她这才想到自己只需释放些许灵力,便可停止往黑暗更深处坠落。人,果然凡事不能惊惶失措,否则做事就会失去理智。

    凝神集气,赫然察觉竟无法顺利释放灵力——

    地狱看门兽见状,得意地咧嘴大笑,獠牙又尖又长,笑容显得异常狰狞邪恶。“怎么,是不是没法放出灵力呀?省省吧,你,哈哈哈……”

    “去你的!”“卜月光”不雅地骂出一句,看一眼脸色已然变得酱紫的杜灵恩一眼,他似乎已经出现晕眩现象,子歪歪斜斜,好似软骨人随时倒地。连忙抱住他精壮的腰,支撑着他。暗忖如何脱困,嘴上却强硬地说:“笑笑笑,笑啊,妖怪,本姑还真就当定了你主人!”

    什么!都被至这厮境地了,这人类小姑娘还敢撅着可的红唇大放厥词!如此大言不惭,真是七月半的鸭子,不知死活。地狱看门兽怒火冲天,交替踢踏后肢,圆鼓鼓大眼迸狠绝,誓要让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小孩好瞧。

    然而,事往往不按照人预想的方向发展,何况地狱看门兽不是人,只是一只脑袋简单的魔兽——地狱看门兽又一次扑空了。

    失败一次是意外,失败两次是不小心,接连失败三次……不可原谅!地狱看门兽恼羞成怒,眼中怒火燃炽更甚,怒吼响彻云霄,天地为之震动。

    它甩动尾巴,旋风顿起,被藐视为小孩的“卜月光”和杜灵恩上湿渌渌的衣物居然被强风吹干了,然而风实在太大了,“卜月光”还是冷的牙齿打架。

    这一波非同小可,不容小觑。“卜月光”吃力地支撑着已然昏迷,子瘫软如泥的杜灵恩,暗叫糟糕。怎么办,她脑袋空空,什么计策也没法想。扒开眼前被风吹得散乱的发丝,避灾耳后,她告诫自己,不要慌,冷静,否则想不出有建树的脱计谋。

    “快使用钥匙!”这时,“卜月光”听见一个相当熟悉的声音如是说。

    钥匙?什么钥匙?哪里有钥匙?

    “卜月光”纳闷,赤瞳左瞅右瞄,上看下觑,没瞧见其他人,在这仿佛无边无垠的黑暗空间里,就只有她、杜灵恩和妖兽,再没其他人和别的什么怪物,误以为自己幻听了。

    “卜月光”将杜灵恩的臂膀搭在肩上,没有放开他的打算,她深吸一口气,鬼使神差伸手去抓像苍蝇一样大,在眼前飞来飞去的金色物体,触感冰凉奇特,摊开手掌一瞧——

    钥匙?刚刚听到的不是幻听,还真有一把钥匙!

    “卜月光”欢喜不得了,咧嘴笑道:“呵呵,天无绝人之路,天无绝人之路。”声若蚊蚋。

    下一秒,她唇边的笑弧立刻僵住了,她不知道如何使用钥匙!

    然而,凡事冥冥中自有定数。“卜月光”既然得到钥匙,也自有其道理。尽管一头雾水,不知如何使用,她惊讶的发现自己高高举起钥匙,手自动自发做了个插孔的动作,旋转……

    不无意外,那道可通往神界圣器储备司的门渐渐显形。此时,每一分钟都很宝贵,她不管不顾推开门,拿出吃的力气将杜灵恩横抱怀中,跃进门内。别看杜灵恩瘦瘦的,居然如此之重,她险些抱不动,额头青筋鼓胀,脸红脖子粗。

    房门完全闭合前,红瞳穿过门缝瞧见地狱看门兽风驰电掣猛扑过来,青绿色粘稠涎水淌出露出獠牙的尖嘴,浸湿了面前的鬃毛。眼神凶狠残暴,大有一口咬断猎物脖子,让其呜呼哀哉的气势。

    然而,结果还是那么悲催,它这次依然没能成功,子刹车不住,狠狠撞在了门板上,邦!弄出偌大一声巨响,嗷……嗷呜……嗷……地狱看门兽不甘地声声嚎叫。

重要声明:小说《灵幻女月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