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脱衣服 并非为了妖精打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骗子英 书名:灵幻女月光
    “我说,真要这样做么,会不会太冒险了些?”瞄一眼汪尚鹏,南门裔刻意压低嗓音说,“带着它真的好吗,虽然是通缉要犯,可它归根结底是鬼,能眼睁睁看着并帮助我们肆意屠戮自己的同胞?”

    “正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相信它。”“卜月光”注意到杜灵恩说这话时,汪尚鹏握住方向盘的手冒出了青筋,仿若没瞧见一样,将视线移向窗外,看着蒙蒙的红色雨丝陷入沉思。

    雨滴砸响玻璃窗,叮呤当啷,加长版豪华轿车里氛围沉闷,二氧化碳气体受冷,凝成一层水雾覆盖玻璃窗表面,外边的雨景仿佛打上马赛克,看不清晰了。

    雨刷只能刷去外面的雨水,却无法擦掉凝结内部的水雾,纵然驾车技术高超,汪尚鹏也不敢大意,抽出纸抽盒里的纸巾,手动擦掉雾珠,挡风玻璃外的景象再次变清晰,奈何雨越下越大,又是红色,视野受阻,汪尚鹏减缓车速,驾着轿车缓慢地朝这座鬼城的行政机关——鬼政平稳地驶去。

    也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这辆载着通缉要犯和数名偷渡者的轿车如此明目张胆在街上行驶,居然没遭到任何拦截。在一个T字形三岔路口,一只骷髅鬼认出了这辆极具标志的轿车,冲他们猛吹口哨。它站在花坛里,手中持握一古怪器械,淋着大雨,将一块块加工打磨过的骨头粘成漂亮的观赏物——鬼,也懂得欣赏的。

    “转过弯就到鬼政了,你们准备准备。”汪尚鹏说,车速越发慢了。

    轿车在鬼政门前停下,四名武士持握佩剑拥护着两灵幻女拾阶而上。豆大雨滴砸在上,又痛又冷。卜昊坤脱下衣服,撑在空灵素头顶,小心地护住她严重焚伤的脸,不让雨水浸湿伤口。杜灵恩没穿上衣,自然没衣服可脱,稍微犹豫片刻,用手肘撞南门裔,用不容违抗的命令式语气说:“脱衣服。”

    南门裔愣了愣,立刻反应过来,快速脱下衣服递给杜灵恩。老实不客气接过来,杜灵恩将衣服展开,温柔地撑在“卜月光”头顶,不让雨水将她淋湿染成红人。“卜月光”心中充满了怨念,然而此时此刻,那股怨念却被杜灵恩的温柔体贴冲淡了许多。她斜眼偷瞄他。红艳艳的雨水如一条条河流滑落细腻白皙的俊庞,他伟岸俊美,有如自血泊中钻出的嗜血妖精,既美丽又冷酷。

    曾经那么美丽弱的灵魂如今已长成了伟岸,富有吸引力的男子。而这个迷人的男子是她的,是即将与她一同生儿育女的人生伴侣,此生,她夫复何求。“卜月光”美滋滋的在脑海里勾画了一幅美丽的未来蓝图,心田刮起了一股暖风,尽享受杜灵恩细心呵护的感觉,感动的想流眼泪了。

    楼梯不高,二十多踩台阶很快便走完。

    鬼域里的骨塔说白了,也就一个空落落的骨塔架子,顶部没铺盖一砖一瓦,如此倾盆大雨却一滴也没落入骨塔,你说奇怪不奇怪。台阶之上,雄伟的鬼政高耸入云,威严,肃穆,却多了几分鬼界特有的森,无形中,给人一种压抑感觉。大门两边,摆放着两只骨制花盆,各栽一枚骷髅头,眼眶忽明忽暗,却是森的蓝盈盈光亮;嘴巴发出“吼吼吼”惨惨的叫声——鬼觉得这种叫声够气派,容易让人退避三舍。

    走进大门,气特重,似有风扑面,卜月光拉紧衣服裹住自己体。衣服被雨淋湿,贴在上更冷。为了转移注意力,她将视线调往四周,惊讶的合不拢嘴,啊啊惊叹道:“简直叫人大开眼界,叹为观止。”

    摆在她面前的居然是一个大厅,有天花板,有窗户,有门,有……地板黑魆魆的,不知存在不存在。这间屋子仿佛把整个暗夜锁困屋底一样。屋子中央,整整齐齐码放着一堆骷髅头,上边用红染料写有“鬼政”四个威严大字,细看之下,这四个字里居然有液体在缓缓流动,仿佛血液在血管里流动一般。这些骷髅头的嘴巴里,都发出了门前那两盆骷髅头盆栽发出的那种叫声,惨惨的,在大厅萦绕不停,听得“卜月光”脑袋发疼,很想用铁锤敲碎它们,让它们住嘴,安静。

    “鬼,真是一种极具创造力,又难以理解的存在啊。”“卜月光”感叹,鼓起勇气伸出一只脚,试探地往像无底洞一般黑魆魆的地板轻点一下,确定为实地,这才大胆的迈入第二只脚,岂料……

    “卜月光”感觉脚下一空,还来不及做出应对动作,整个人便急速下沉……

    “卜月光”发出惊惶失措的尖叫,众人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便见她倒栽葱一样往黑魆魆的屋底掉落下去。杜灵恩大惊,体自动自发伸手去拉她,脚下一滑,也掉了下去,两人迅速被黑暗吞噬,失去了影踪。

    “月光!”卜昊坤夫妇大惊,跟着往下跳。

    “冷静,冷静,冲动只会坏事,让况变得更糟糕。”汪尚鹏拉回两人。南门裔盯住他的手,狐疑地说:“咦,你抓得到他们?”

    汪尚鹏神僵了僵,凑近南门裔耳朵说:“我认识一个小贩,专卖一些忌品。”意思不言而明。

    “如果我没猜错,你向那个小贩买了属转换粉?”

    “咦,不错嘛,你居然知道这个喔。”汪尚鹏嘻嘻笑道。

    “放开我,我女儿掉下去了。”空灵素满脸担忧,不管不顾地用脚踢汪尚鹏。

    汪尚鹏瞧瞧空灵素,又望望一脸郁狂躁的卜昊坤,吐了吐舌头,说:“下面是地狱的缩影,是至至邪之地,里头关着这个城镇最凶猛、最邪恶的妖兽魔怪,还有一些秉顽劣残暴的通缉要犯,非常危险。月光不小心掉下去,需要我们援助。这里的四人一鬼……咦?南门裔呢?他也跟着跳下去了?”

    空灵素这才发现南门裔居然也不见了影踪,纳闷地询问丈夫,“我没见他跳,你看见了吗?”

    “没。”卜昊坤用手拍了拍脸,冷静下来。汪尚鹏的话虽没说完,他也听出了其中的厉害关系。他这会儿哪有时间去理会南门裔跑哪儿去了,一心只想着怎样救回女儿,于是放低姿态问道:“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卜昊坤深信汪尚鹏为通缉要犯,或多或少了解一些鬼政内部设置。

    果然,汪尚鹏狡黠一笑,故作神秘地说:“跟我来,我这就带你们抄近路去地狱。妖兽魔怪的耳朵和鼻子非常灵,我要求你们不要说话,还有控制呼吸频率,越缓越好,这样才不容易泄露行踪。”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卜月光”渐渐习惯了这种从空中坠落的感觉,不在歇斯底里地拉开喉咙高声尖叫,心境变得异常镇定,好像正往黑暗深处坠落的不是自己一般。

    “月光,月光,你在哪里?”头顶上,传来杜灵恩那正在变音显得特别沙哑的声音,她昂头往上瞧,黑洞洞的,什么也没见着。

    “武辉,你怎么也……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做啊。”

    “不,月光,今生今世我赖定你了,不管上天下地,还是龙潭虎,只要有你的地方,一定有我。”虽未满十六岁,杜灵恩长的比同龄人高大,硬生生高了卜月光一个头,做自由落体运动自然更快一些。他很快来到“卜月光”侧,大有赶超她先行一步往更深处坠去的趋势。杜灵恩健臂一伸,快狠准搂住小蛮腰,将她拉入怀中。

    两人的体重加合一起,下坠速度似乎越发快了,黑暗中,风声呼呼狂啸,如同受伤了的怪兽躲在暗处悲鸣。“卜月光”紧紧抱住杜灵恩,诚心祈祷上苍让这一刻能够持续的时间长久些,一直这样下去最好。能够像这样依偎在武辉怀里,是她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如今真的实现了,感觉果真和想象的一般幸福。

    这一刻,“卜月光”竟然觉得一直以来为得到杜灵恩所受的那些痛苦,都是值得的。如果没经过那些努力,她此刻怎么可能如此幸福的依偎在他宽阔舒坦的怀中?

    碧影月光,等着瞧好了,我一定会将你完全抹灭,让杜灵恩成为专属于我的男人,哈哈哈……“卜月光”食髓知味,发誓一定要真真正正拥占这具让她感到幸福的像个真正的人类小女人的怀。前世,她无法得到武辉,那么这一生,怎么也该轮到她拥有杜灵恩了。

    越深入,温度越低,两人上的衣物本来就湿透了,冻得嘴唇发紫,子因寒冷颤抖不停。“卜月光”甚至可以听见自己呼出来的二氧化碳结冰的声音。

    健臂稍稍使力,让她冰冷的体与自己之间拉开一点距离,杜灵恩一手环住她胳肢窝,一手绕到前方拉扯她的衣服,弄了半天不得法解,不有些心浮气躁。

    都什么时候了,他,他居然起色心,这个好色男……她喜欢!做梦都想着跟杜灵恩妖精打架的“卜月光”多想恢复本回应他的索取啊,然而她耳边突然响起偶然间听见某个人类女人说过的话:男人都是种,越容易得到越容易弃之如履,女人要懂得矜持,才能让男人的心一直记挂在自己上。

    滴溜溜的红瞳转了转,她故作矜持地伸手拍开他作恶的大掌,假意赧然地拉紧领口,佯装羞窘地涨红一张俏脸(其实是憋气憋的),“啊——你干嘛?”

    “干嘛?脱你衣服呀!”杜灵恩理所当然地说,狼手又一次伸向她,不气馁地继续与布制纽扣对战,表现出非要解开它们的气势。

    哎哟,男人都好猴急喔。“卜月光”半推半就地任凭他一颗一颗解开纽扣,嘴上却表里不一地说:“脱我衣服干嘛啦,不兴这样啦。人家,人家会害羞了啦。要不然,要不然,你真想要的话,我们可以先接吻,直接上本垒,太劲爆了,人家承受不住。”说道最后,语气中竟有了浓浓的撒意味。

    “别思想不纯洁好不好,”杜灵恩哭笑不得地说,“脱衣服是为了方便你我互相依偎取暖,又不是为了妖精打架——在你心里,我究竟是个什么形象啊。”

    卜月光羞红了俏脸,“哎哟,人家到底是女孩子嘛,会害羞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呀。”说着,主动动手解开虹裳侧边的布扣。

    然而,她没能成功解开布扣,因为黑暗中,蹦出了一只巨怪,口淌涎水,贪婪地盯住两人,“味,好香的味,我闻到了人的香味!”

重要声明:小说《灵幻女月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