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人生 播放出来的画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骗子英 书名:灵幻女月光
    “月光,泔水湖那座灵桥是你召唤出来的?”

    “对啊,怎么了吗?”“卜月光”将视线移向空灵素。她将绪隐藏的很好,任谁也看不出她还在为适才的对话耿耿于怀,更没人想得到她此时心里正暗自发誓不管使用何种手段,定要狠狠整治碧影月光。

    前世,她已经拥有太多太多了,没道理这一世还能舒舒服服坐享其成,武辉是她的,是她的,不准她来抢。

    “没事,就只是想问一下……”空灵素顿了一下,“其实妈妈主要想知道你为什么来这里?”

    幽魂窦梦英、陆思雨、吕敬宏开始张大嘴巴打呵欠。“卜月光”微微皱了皱眉,真是的,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感觉才醒没几分钟啊。如果可以,她好想冲到地平线或是海平线那里将刚露半边脸的太阳一脚踹下去,如此一来,天亮不了,碧影月光就不会醒来,她也就可以一直控这具体了。

    这种事不用想也知道只能想了玩玩,卜月光内心愤恨交加,愤愤地胡编乱造说:“月月快醒了,我长话短说——我的目的只有一个,不为别的,正是为了彻底铲除这个槽。直觉告诉我,如果再让它继续……”

    “卜月光”忽然闭上嘴巴不说话了。过了约莫4秒钟,赤瞳扑棱眨动,她环视四周一圈,茫然无知的双眸落在空灵素方向,“妈,我们这是在哪儿呀?”妈妈脸上的伤口开始变成黑色,她看着心里很难过,恨不得这些伤长在自己脸上,她长的不漂亮,脸毁了也不可惜。

    神游太虚一圈回来,汪尚鹏恰巧听见卜月光的提问,知道空灵素没法回答(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空灵素如果回答得出来,反倒奇怪了),主动开口说:“这里是骨材站一座骨材堆洞深处,我暂住的地方。这里很安全,请放心休息吧。”

    仿佛被传染一般,汪尚鹏也张大嘴巴猛打呵欠,“困死了,你们自便哈,我先休息会儿。”半透明的子缓缓飘离地面,横陈空中沉沉睡去,睡着前一秒,使劲抬起沉重的眼皮看卜月光,瞳孔深处有着坚不可摧的决意。虽然她已经说了不喜欢它,可它不想轻易放弃这名难得让它的心脏产生激动的姣好女子。它想要她,要她只属于它,不为他人所属。

    汪尚鹏释放蓝盈盈的荧光包裹住自己的体,沉沉睡了过去,如梦似幻的美景深深吸引住了当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察觉另外三缕幽魂学汪尚鹏悬空入眠,卜月光趁大家没留意自己之机,从储物柜取出秃鹫的眼泪,迅速涂抹手上,然后粗暴地拉回它们。“还不能睡,这儿有个东西可以让你们看到生前的记忆。”

    “人生”果真不愧名列圣器储备司冷门器械之最,具奴阎思明和南门裔都认不得,一脸好奇的端详了半天,不耻下问道:“这家伙长的真古怪,是什么呀?”

    卜月光神秘一笑,按照只看过一遍的说明书将三台“人生”摆弄好,然后将窦梦英的食指和小拇指插入其中一台的显示屏左侧的槽位。显示屏闪了闪,最先出现一大片雪花,发出嗡嗡嗡的异响,像打开了一台坏了的老式电视机。接着显示画面,越来越清晰。

    画面显示的是一个装修素雅的小型医院的住院部。一名长的很帅(以人类相貌而言)的男子抱着一名脸蛋粉扑粉扑的小婴孩站在病前,泪盈眶地看着躺在病上异常憔悴的妇女,显然是一家三口……

    “呀,这是梦英刚出生的那天,我记得的,真是梦英出生那天。”窦太太惊讶的指着屏幕大叫,舍不得眨一下眼睛。

    卜月光说:“伯母,这台机器可以重现你女儿的人生,复习这些已成历史的点点滴滴,我想她兴许不会再像对待陌生人一样排斥你了。喏,这是遥控器,可以调控进退。”

    “真是太感谢你了,月……月同学。”窦太太感激地接过遥控器。

    奇怪,她怎么叫她月月同学,她的名字是月光吧。纳闷归纳闷,卜月光什么话也没说,轻轻点头,走到另一台“人生”前,耐心地教陆妈妈如何使用。往后的子,她将发现称呼她月月的不止窦太太一人,而且她还难过的发现杜灵恩对她的态度变了,冷漠,无视,之前的温柔仿若昙花一现。

    视线从汪尚鹏转移到正在借助“人生”复习活着的时候的点点滴滴的三缕幽魂,崇太太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想了想,问道:“汪尚鹏死的时间应该更早一些,为什么他就记得自己怎么死的?”

    然而,空灵素的注意力全投资在了无故多出来的女儿上,哪里顾得上她。而奇灵分社旗下的武士先生为了能够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晚上的战斗,已安分的爬上呼呼入睡,也没搭理她。

    寂寞,孤独,一时间竟成为了崇太太最佳的心写照。

    傍晚时分,东方破晓,鬼域的天空浓云低垂,异常霾。几条龙形闪电划破长空,雷声轰鸣,摄人心魂。卜月光一行沿着来时的路摸索着往外走,在距离洞口一段距离的地方,便听见了沙沙水响声。

    下雨有啥好稀奇的,又不是没见过。卜月光不以为然,慢慢悠悠像洞口移动,当她走出洞口,眼前的景象深深震撼了她。只见她呆若木鸡站在那儿,嘴巴张的很大,下颚快掉地上了。

    究竟是什么让她如此深受震撼?无需怀疑,答案是雨。

    红色的雨丝密密麻麻自高空降落同样鲜红的血池中,凿砸出圈圈涟漪,而跌在固态物上的雨滴则摔碎成无数细碎水珠,溅落红池,制造出几不可见的圈圈。

    鲜红的浓云、鲜红的雨丝、鲜红的池水、红斑点点的白森骨塔……天地间好像被鲜血染红了一样,全是红,惊心动魄。

    恍惚中,卜月光拉回已然飘远的神志,故作镇定地对以倪李佳贞为代表的六人说:“对不起,因为此行实在太危险了,不方便带你们一同前往——汪尚鹏为鬼界通缉要犯,藏这里这么长时间没被鬼公仆捉到,充分证明这里很安全,请安心呆在里头,我们办完事就来接你们。”

    “别担心我们,你们尽管放心去吧。”倪李佳贞说,“我们看你们走远了,就折回汪尚鹏家,不会在外边招摇的,放心吧。”

    “梦英,你妈妈他们就交给你了。”经由“人生”播放的记忆景象,大家都知道了窦梦英怎么死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她是受陆思雨拖累而死,难怪知道真相后,窦太太一直拿怨恨的眼神睖陆太太。

    那晚,皎洁月光如流水一般从天空高处倾泻而下,洒在市一中场中央的三座石灰质塑像上面,折出诡异的光辉。陆思雨被膨胀的膀胱折腾醒了,她是学校有名的胆小美女,不敢一个人穿过阒寂的场去厕所,于是摇醒窦梦英,要她陪她走一趟。窦梦英迷迷糊糊张开惺忪睡眼,嘀咕了几声,翻过,继续梦周公。不堪忍受强烈的尿意,陆思雨用力,又摇了她几下,可怜巴巴的语气让窦梦英心生不忍,心不甘不愿坐起,一边打呵欠,一边摸出枕头底下的手电,说:“走吧。”

    夜半三更,宿舍走廊显得异常森恐怖,陆思雨紧紧贴着窦梦英,从她上吸取安全感。两人穿过场时,一阵风袭来,树影摇曳,如同鬼魅一般龇牙舞爪飞扑过来,陆思雨害怕的死死抱紧窦梦英胳膊,眼睛不敢看场中央的塑像——学校接连不断有学生失踪,有流言说,是它们作祟。

    手臂被抓得生疼,窦梦英蹙了蹙眉,冷嗤:“哼,如果看到你这副惊颤模样,那些散布谣言的家伙肯定很得意。”

    窦梦英是个无神论者,压根不相信鬼神之说,即便学生失踪其实是鬼魅作祟一说在学校传得沸沸扬扬,她也不相信,认为那只是某个(或许多个也指不定)顽劣学生臆造出来作弄人的恶作剧罢了,当真不得。

    两人跨进二楼女厕瞬间,诡异的事发生了——

    场中央,三座塑像的眼睛绽迸红光,妖异而诡谲。浓浓的红色烟雾从嘴巴里边流淌出来,不一会儿功夫,偌大个场竟完全被淹没了。“哈哈……”邪恶而森冷的笑声响彻校园,诡异的是,窦梦英二人居然没听见。

    “世界上其实没有鬼怪,它们只是人主观想象下的产物,只要你不相信它存在,它就……”不存在。窦梦英没把话说完,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手电“啪嗒”摔落地上,陆思雨整个缩到窦梦英后面,子筛糠一样哆嗦哆嗦。

    “跑!”窦梦英当机立断,拉陆思雨快速向宿舍楼直奔而去。直觉告诉她,只要跑到那儿,她们就安全了。

    “逃吧,逃吧,你们已经是我囊中之物了,跑不掉了,哈哈哈……”塑像这次发出的邪佞笑声,窦梦英二人居然听到了。难道真的在劫难逃了吗?有那么一秒,窦梦英绝望了。而陆思雨则很干脆的瘫坐地上。

    不!这种况,唯有坚强和勇敢才能创造奇迹。窦梦英甩甩头,重新振作精神,拉起陆思雨继续往宿舍楼冲。那时候,窦梦英非常清楚一个人逃生,成功几率高些,但她没办法松开掌中的手——危难之际,撇开同伴独自逃生这种小人行径,她窦梦英无论如何做不出,太没品了。

    窦梦英一边跑,一边祈祷着奇迹发生。然而,奇迹并没发生——在鬼魅那令人鸡皮疙瘩掉满地的邪佞笑声中,她俩被聚拢过来的诡秘红光密密实实包裹住了,动惮不得,不一会儿,双双坠入无边的黑暗,意识很快抽离体……

    分别吸咬着窦梦英和陆思雨手指的两台“人生”显示屏上的画面同时定格在这里,可见它们那会儿就已经死了。死了,自然也就没有人生,“人生”自然也就没题材播放了。在这件事中,窦梦英表现出来的睿智、勇气及义气深深令卜月光折服,将六条鲜活的生命交给它看管,她放心得很。

    透明的窦梦英的魂魄一瞬不瞬看着卜月光,郑重地点点头,说:“恩,交给我就是了,我绝不会辜负你对我的信任,一定好好保护他们,直到你们凯旋归来。”

    “很好,那么,我们出发吧。”语毕,卜月光率先钻入汪尚鹏的加长版豪华轿车。待奇灵分社的所有人都上了车,汪尚鹏一踩油门,众人只觉一阵强风扫过,就见那辆显然被当成赛车驾驶的加长版豪华轿车向骨山下边俯冲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灵幻女月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