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两个灵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骗子英 书名:灵幻女月光
    突围成功,汪尚鹏没减速,继续全速前进,一口气远远抛离不甘心追来的鬼公仆。眼睛穿过玻璃窗,外边的景物严重扭曲,眼花缭乱,卜月光胃部一阵痉挛,口腔分泌出大量清口水,下巴像挂了几千斤物品沉甸甸的,不舒服极了。这是晕车的征兆,为了缓解不适,她索闭上双眼,什么都不看。

    咻~道路两旁响起口哨声,察觉车速似乎放慢了些,卜月光好奇地张开眼,最先闯入眼帘的是杜灵恩放大的脸,满怀担心,“你还好吗?脸色这么苍白,是不是病了?”

    “不,我只是有点晕车而已,不用担心。”卜月光窝心地说。

    “晕车?据我观察,你不会晕车的呀——在其他城市的时候,你另外一个爸爸不是经常开车送你去学校吗,我一次也没看见你晕车过。”杜灵恩狐疑地看着她,不放心的用手摸摸她额头,“不烫呀。”

    “我真的只是晕车而已。”偏头避开他的手,卜月光哀怨地看着他,他永远不可能知道没回琉璃市之前,他跟踪、偷觑那个幸运得教人讨厌、嫉恨的女人的行为,让她多么受伤。而这些,她统统会加倍追讨回来,绝对!“呵呵,你还是没变啊,就这么喜欢我啊。”说这话的时候,她心里正在淌血,很痛,但她不得不这样说。难怪,以前常常听见人类说人难做,那时她还不明白其中奥义,这会儿总算知道了。

    “我真的只是晕车而已。”偏头避开他的手,卜月光一脸恍然大悟,难怪没回琉璃市之前,她总觉得被窥视了,原来是被这家伙跟踪了。“呵呵,你还是没变啊,就这么喜欢我啊。”卜月光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无厘头的话,知人——琉璃市奇灵分社两届成员皆一脸震惊地望着她。她的记忆解封了?

    然而,卜月光已将视线移向窗外。恶心巴拉直掉腐的鬼居民像一块块挂在竹竿上等待风干的腊似的倒吊在骨塔上,脏兮兮的食指曲卷成C字,塞在同样脏兮兮的嘴巴里猛吹口哨;不会吹的,则用脚勾住骨架,稳住子,双手啪啪拍不停,嘴唇高高撅起,自喉管里发出类似于猩猩兴奋时才会发出的那种欢呼声。

    是什么使得它们如此兴奋?

    汪尚鹏得意地说:“呵呵,别看我这样,在鬼界其实还蛮有名的。因为专门以帮忙偷渡客逃脱鬼公仆追捕赚佣金为生,我——汪尚鹏很荣幸的成为了整个鬼界的通缉犯。不过呢,由于鬼公仆狂肆暴虐,没有‘人’愿意向它们告密让它们非常头痛的我的行踪,所以即使通缉令贴遍了整个鬼界,我还是没被抓到,依然过的逍遥自在呢。然后,我莫名其妙的得到了大家的尊敬与崇拜,这些‘人’大概是我的粉丝吧。”说着,竟将子够出窗外,一手离开方向盘,像首长阅兵一样向两边的鬼居民招手,脸上挂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用鬼语大声嘶嘶说道:“谢谢,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心与照顾,往后还请大家继续多多支持,谢谢,谢谢啦。”

    口哨声、掌声、依依呀呀吼叫声更响亮,可见汪尚鹏这话多么深得鬼心。

    为了让粉丝们见识自己高超的驾驶技术,汪尚鹏缩回车里,马力全开,再次高速前行。卜月光大力咽口水,把喉咙处的异物压回肚子里,她感觉下巴酸的要命,随时可能掉落。为了让自己好受些,她再次闭上眼睛,不舒服的感觉似乎缓解了少许。现在,她总算切体会到了晕车的真实感觉,这还真是托了汪尚鹏的福。卜月光在心里恨恨地暗骂:混蛋,车开那么快,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赶着去投胎咧。

    轿车像游轮一样平稳地在没障碍的街道上高速前行,血水受车轮辗压,往两旁飞溅,远远看上去,车子好像乘着红色的祥云一般梦幻。

    突然,车子左右剧烈摇晃,像轮船不小心驶进长满暗礁的海域似的,颠簸不停。喉咙处,异物感越来越强,口腔中盈满胃酸的味道。头痛的钥匙,卜月光伸长脖子,用手刮刮喉管,总感觉哪里不对劲,貌似逻辑不通。

    咦,由颠动力度看,车子应该是在不好走的实地上行驶,好像还是上坡。为了寻求答案,卜月光强忍住不适感觉,张开酸胀得发疼的眼睛,愕然发现自己搭乘的这辆加长版豪华轿车正以90°直角垂直攀爬一座骨头堆码而成的巨大高山。

    车子在半山腰的一个山洞前停了下来。汪尚鹏打开车门,示意大家下车。汪尚鹏锁上车门,打开车盖,埋头一阵鼓弄,整辆车像变色龙似的变的跟周边的环境一个色调,就连隙缝,裂痕之类的瑕疵线条,都模仿的惟妙惟肖。如果没亲眼目睹它变幻的过程,打死卜月光也不相信那儿居然停了一辆车。

    汪尚鹏指着骨山对面,一幢比其他骨塔更高大,占地面积更宽阔的骨头搭建物说:“俗话说得好,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任鬼公仆想破它们的猪头脑袋,也想不到我们居然藏在它们总部对面。”

    ……………………………

    一行人走进洞里,黑暗迅速吞噬了他们。

    洞内乌漆抹黑,伸手不见五指,只能依靠听觉听声辩位,尾随领路“人”汪尚鹏慢慢往黑暗更深处走去。

    越深入其中,空气越凉,越潮湿,给人一种在真的山洞行走的错觉。卜月光拢拢领子口,想让自己暖和些,奈何功效不大。神族的虹裳美则美矣,就是没啥保暖功能,冷空气钻进衣服肆意冰吻肌肤,她冻得直哆嗦,鼻水仿若水库开闸,稀里哗啦直淌。没带纸巾,更没别的什么擦拭(不想用衣袖擦拭,卜月光本人相当排斥这种行为,认为不雅相),只好用力吸气,将鼻水吸回鼻腔,使之转站咽喉,然后咽回肚子里,很脏,很恶心,而且声音也很不雅,可,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无计可施之下的无奈选择。

    用力吸回鼻水这个动作发一股强劲刺痛沿着神经传达脑部,后脑勺仿佛被某人强行锤入一根钉子,刺陵刺陵的,疼得她眼泪花花直冒。

    “很冷吗?”黑暗中,杜灵恩寻着吸鼻水的声音摸索到卜月光旁,声音发抖,卜月光猜测他健美的上肯定爬满了可的小鸡皮疙瘩,在这么冷的地方,上不着片缕,滋味确实相当不好受。

    她拉住他的手继续摸索着前进,窝心地说:“凡事以我为优先,武辉,你这点没变,月光好高兴,还是你对我最真心。”卜月光延用了前世的名字,而武辉则是杜灵恩前世的名字。

    万万没料到在这种况下,能够从她口中听到“武辉”这个名字,杜灵恩泪盈眶,激动的难以言语。他嘴唇抖动,想说点什么,却猛然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他仿佛失去了言语能力。

    感觉到抓握着的大掌紧了紧,卜月光感受到了他的激动,“怎么啦?”

    “你……月光,你记起我了,对不对?”黑暗中,卜月光看不见杜灵恩的表,却也能从他小心翼翼的提问中感觉到他此时相当激动。是的,杜灵恩此时相当激动,他高兴的简直快要疯狂。此时此刻,他多么想紧紧抱住她,尽倾诉对她的思念与恋,可,他的体冰冷的像冰块,他不能自私的为了满足自己而用这副冰冷的体冰她。忍耐,忍耐,杜灵恩你一定得给我忍耐住!

    “恭喜你,灵恩,思夜想的月光总算记起你了,以后,你再也不用为这事烦愁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对两人转生前那段韵事知之甚详,南门裔由衷替杜灵恩感到高兴。只是不知为何,他的心狠狠揪痛着,就好像被什么硬物狠狠捶打了一样。

    “哼,我就说,我那贴心的女儿咋变样了,原来是你个丫头片子回来啦。”卜昊坤幽幽说道,脸上洋溢着的分明是笑容,却被黑暗掩蔽的很好。

    “怎么,我回来你不高兴吗,醋桶老爸?”“卜月光”语气相当冲。这是当然啦,在她还没转生前,曾数次伪装成碧影月光(女妖精一旦结婚,按照惯例,必须改姓夫姓)的模样,靠近他们,找寻机会想取而代之,不想,却三番两次被卜昊坤这超级大醋桶给破坏了——他嫌她太黏空灵素,动不动无的踢飞她。被那样对待过,她对他拿得出好脸色才怪。

    然而,黑暗不但隐蔽了卜昊坤的好脸色,同时也匿藏了“卜月光”的臭神,双方都看不到彼此的表,这算不算得上是一件憾事?

    “说啥蠢话,傻丫头,在怎么说你是我女儿,你能寻回那段被封印的记忆,爸爸真心替你感到高兴。”

    “哼,我想我得声明一件事,”黑暗中,“卜月光”唇边绽开一朵狐狸式笑花,这个机会不错,看她不好好诋毁碧影月光一番,当然,首先得引出空灵素的罪恶感才行,“当年,妈妈的术失败……不,也算不上失败,只是妈妈封印了的不是灵力和记忆,而是我,因为妈妈的失误,我被封印在黑暗中近十六年。”碧影月光啊碧影月光,你今天的失误将会让你失去一切,包括这副我觊觎多年的体,它们统统是我的了,你蹲一边哭去吧。

    听闻此言,空灵素骇然,捂嘴惊呼:“怎么可能!”空灵素的脸严重焚伤,如此大力按压上去,怎生一个疼字了得。漆黑洞里,女子倒抽气的声音异常响亮,深深刺痛了卜昊坤的心——

    “老婆,老婆,你怎么了?”

    “压到伤口了。”

    卜月光不依不饶尖声质问:“怎么不可能了,难道我这十几年的痛苦是假的吗?妈妈知道吗,我一个人被关在黑房子里,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我有多痛苦,你知道吗。告诉你,妈妈,我的痛苦是你一手造成了,休想逃避责任。”

    “怎么会这样?”空灵素颓丧地耷拉肩膀,这打击实在太大了,她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自己居然……卜昊坤拥紧她,柔声安慰:“老婆,别难过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当时会使用术,也是为了月光着想啊,只是结果不是我们想要的而已。乖,听话,别难过了,看见你难过,我的心就像被刀子分割一样,好痛好痛喔。”

    “可是,月光,如果你被封印了的话,那么你的体为何可以继续长大?没有灵魂,人就死了呀。”杜灵恩提出疑问,一语问中要害。

    黑暗中,卜月光的声音冰冷,有如从地狱传出一般飘渺,“如果我说,我的体里有两个灵魂,你们怎么想?”

重要声明:小说《灵幻女月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