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螳螂捕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骗子英 书名:灵幻女月光
    结合独特的地理区位因素,彩云斋沿用严密军事化封闭式教学管理模式,勒令全体师生必须住校,就是杜老校长也不得例外。大文学一星期也就星期六、星期天开放画舫,让师生外出购买常生活用品。

    再者,彩云斋采用排名制,每次月考结束第二天,公布栏将如实公布学生的排名况。这是关系学生声望高低的大事,学生们为了证明自己比其他人出色,即便学校没统一安排晚修,也自觉地待在宿舍或图书馆跟书本谈恋,以期在月考中取得傲人的成绩。

    至于那几个少数被称为老鼠屎的贪玩学生,他们认为人生苦短,及时寻乐才不枉此生,何必为提高声望这种俗事太过勉强自己,太愚蠢了,所以他们脑袋瓜总想着如何偷溜去城里玩儿。大文学师生之间的战争于是轰轰烈烈开打了。

    孤星岛四面环水,孤零零坐落泔水湖中央,离岸边有段不小的距离,本以为只要用粗实铁链锁死画舫,学生就没法偷溜了。不想,学生开不了画舫,居然跳入水中,游泳外逃,还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彩云斋居然因此出了几个入选国家队的游泳健将。

    为了斩断学生游泳外出的念想,彩云斋不惜砸下重金,从巴西买来大量食人鲳圈养于孤星岛近水域。众所周知,食人鲳体型虽小,却十分凶猛残暴,猎物一旦被咬得溢出血腥,它们就会用锋利的尖齿疯狂地撕咬切割,直到猎物剩下一堆骸骨为止。大文学即使在怎么贪玩,学生也没胆量轻易挑战食人鲳,只好乖乖待在宿舍翘首企盼双休到来。

    综上种种,每当夜幕降临,彩云斋校区内,户外几乎没人,冷冷清清。

    这是一个注定不安分的夜晚。泔水湖永不疲倦的泠泠作响,时不时引来夏虫的伴唱,或是远方传来的低沉车笛和鸣。天上的群星似乎也不耐寂寞,频繁眨巴眼睛,一闪一闪的,绚烂美丽,给人无限遐想。

    窸窸窣窣,掩匿聚灵阁那簇竹群自两边打开,卜月光慢慢走出来,穿着那透明的纱质睡衣,里边照样放空挡,什么也没穿,看来真的很厌恶被钢圈和蕾丝拘束的紧箍感。卜月光走出没几步,杜灵恩也跟着走出来,不忘回头交代,“离我们远点,如果看到不该看的地方,小心我挖掉你眼珠!”

    “要挖也轮不到你来挖!”卜昊坤对准杜灵恩肚子就是一拳,“这是为爸爸的正常反应,小子,竟敢如此明目张胆看我女儿**,简直找死!”说着,恶狠狠揪住他衣领,“给我死远点。”

    “爸,别那么暴力,我滚就是了。”杜灵恩嬉皮笑脸讨饶,一看就没诚意。

    什么叫做恶人自有恶人磨?瞧瞧,眼前上演的不就是。阎思明和南门裔笑倒在地,大大咧咧不给杜灵恩留面。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小子后千万别落把柄,否则……这股鸟气不追讨回来,我杜灵恩誓不为人!杜灵恩恼怒地瞪视笑的东倒西歪的南门裔,险些被吊挂他眼角的晶亮泪珠弄得气结,过分,竟敢讥讽我至此!

    孤星岛位于城郊,又孤零零浸泡泔水湖中,远离城市的纸醉金迷与喧嚣,这里的夜异常纯粹——漆黑、宁静的像无人之境。

    一行人前前后后沿石阶向码头慢慢悠悠行去,谁也没察觉卜明皓尾随他们后。他修长纤美的体包裹着一纯黑宽松休闲运动服,与黑夜连成了一体,丝毫没有不协调的感觉。而卜明皓后跟着的不是沙罗佐,还能有谁。伟岸健朗的高大躯同样裹着纯黑运动衫。

重要声明:小说《灵幻女月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