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彩云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骗子英 书名:灵幻女月光
    “你不是很讨厌彩云斋吗?”空灵素直视板起脸蹲在一旁戏水的儿子,美瞳疑惑深深。大文学两年前,他嫌恶的把人家寄来的入学通知书扔进垃圾桶的景依然历历在目,现在却……

    随手拾起一块光滑石头扔入波光粼粼的泔水湖,卜明皓冷哼一声,遥指孤星岛说:“不怕告诉你,老妈,即使现在我也不喜欢那所肤浅学校。之所以转进去,是因为放心不下月光。”她边存在那么一个虎视眈眈的觊觎者,他能不看紧点吗。

    “明皓,你怎么可以直呼姐姐名字,虽然她只大你五分钟,大一秒也是大,要喊‘姐姐’才行!”卜明皓板脸纠正儿子。

    “谁鸟你!”丢给父亲一个白眼,卜明皓心里呕的个半死。明明是他年岁比较大好不好,可不知为何,到人间界却莫名其妙小了整整五分钟,也不晓得哪里出了错。大文学纠结,郁闷。

    一阵清风扫过,泔水湖更加闪亮,好像湖底洒满了亮晶晶的钻石,晃的眼睛睁不开。波浪一层紧接一层击打岸堤,泠泠作响。扎根孤星岛上的茂盛绿树随风摇曳桠枝,翩然舞蹈,却让终年被隐藏葱郁里的彩云斋有了可乘之机,偷偷展露一角供外人窥视——青瓦红墙,结合了现代与古代的建筑风格,别有一番风

    “一定得坐船吗?”望着慢慢朝这边驶来的精美画舫,卜月光嘴唇轻声问道,四岁那年的夏季,她不小心跌落游泳池深水区,对水有着可怕记忆。

    一直与韦桂香保持联系,空灵素知悉女儿怕水,特别是像泔水湖这样大的一滩水更为畏惧。大文学心疼地包住她冷冰冰的小手,说:“你也看到了,孤星岛四面环水。”

    “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卜明皓拥住她肩膀。卜月光后退一步,避开他,眼里的陌生如一把利刃狠狠刺痛他心脏。

    孟婆,你这卑鄙又丑陋的死老太婆,如果不是你花言巧语哄骗月光喝下忘魂汤,她怎会用这种陌生的眼神看我,你给我等着,这笔账如果不追讨回来,我誓不为妖精王。锐眸出阵阵寒光,卜明皓紧握拳头。

    小型画舫像一只针尾鸭悠闲自得遨游于泔水湖之上,后面拖了一条长长的白色水纹,却很快被波浪抹平了。画舫的楼阁屋檐挂着金色铃铛,叮叮当当粉碎了泔水湖的静谧。

    画舫轻轻抵达码头,一块宽厚结实的踏板放下,走出一个穿着体面的中年美男。“你们好,我是画舫管理员邹文焕。”

    “你好。”卜昊坤跨向前与他握手,“那就麻烦你了。”

    “谈不上麻烦,这是我的工作。”邹文焕率先走回画舫,其次是空灵素,再次是双胞胎,卜昊坤垫后。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画舫终于来到码头,为了让晕船的卜月光舒缓不适,一行人在供学生候船的小凉亭停留片刻,直到她脸色好些,才顺着郁林间小路拾阶而上。这里的空气异常新鲜,而且还很潮湿,呼吸简直变成了一种享受。

    约莫走了十分钟,便来到山顶。这是一块面积不小的平坦空地,边缘栽满了高大的绿树,苍翠茂密,形成一道天然屏障,掩匿整个彩云斋。

    这群被绿树吞藏的古、今建筑风格完美结合的建筑群远离了城市喧嚣,给人一种时光交汇的错觉,同时也给人一种深山藏古寺的恬然神秘感觉。

    “彩云斋欢迎你们。”邹文焕压弯腰做出欢迎姿势。

    彩云斋没筑围墙,自然也就没所谓的大门。站在最后一阶石梯——直接与场衔接的平地上,外人看来极为神秘的彩云斋尽显眼帘,一览无遗。

    距离石阶大概十步左右的地方,横陈一个镶着墨绿色平滑大理石的棱台,上表面呈45°角倾斜,“彩云斋”三个巨大的金色潦草字龙飞凤舞镶嵌其中。棱台四周摆放着许多美丽盆栽,心思细腻的园丁利用花的不同色,巧妙的摆设出象征彩云斋的图案——一个线条颇为复杂的美丽图腾。

    此时是上课时间,学生都在教室里上课,不时传来朗朗读书声。偌大个场只站了两人,格外冷清,格外空旷。

重要声明:小说《灵幻女月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