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神啊,这,这还是男人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骗子英 书名:灵幻女月光
    天色渐晚,疯了一天的三人终于拖着疲累的子踏上归途。大文学快到家的时候,韦桂香再也克制不住的脱掉外衣,嘴里嚷嚷:“死了,死了,我快昏了。”为了擦汗,她已经用掉了最后一张纸巾,此刻脸上又布满了晶莹汗珠,难受的紧。

    “所以说不听女儿言,吃亏在眼前。”王月光幸灾乐祸地说,“瞧,吃苦头了吧。出门时,让你换凉爽点的,还不听劝。”

    “我只是想把最美好的样子留在你记忆中,以妈妈的份。”

    从后视镜看见妈妈脸上的落寞与哀伤,又听闻此话,王月光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慌乱地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

    “嘎吱!”尖锐的刹车声响彻云霄,四只车轮强硬地停止了转动。巨大的惯促使王家三口人猛地朝前扑去。大文学幸运的是他们安全意识很强,都系了安全带,有惊无险。“老爸,干嘛突然踩刹车啦,心脏病都被吓出来了。”王月光惊魂未定地拍拍脯,心脏以一种超负荷频率跳动,噗通!噗通!噗通!

    王应泽没应声,韦桂香也没开口说话,呆呆的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该不会吓傻了吧?老爸、老妈的承受能力有这么差吗?”王月光自言自语嘀咕着凑上前,伸手在他们眼前摇了摇,“喂,回魂啦——看什么这么入神?”赫然发现他俩伸直了眼睛,直勾勾望着前方,纳闷地跟着望了过去。

    虽然还抓着太阳的一点点残光,天色没完全变黑,昏暗却占着绝对优势。而由于时间未到,路灯还没点亮,视野不是很好。透过宽大的挡风玻璃,王月光看见自家大门前站着两个人。他们体都很修长,但其中一个相对矮了一丁点,只及另一个耳际;材瘦削,略显单薄。大文学

    “欺人太甚!简直欺人太甚!我明明说了今天不准来打扰我们的!”王应泽怒气冲冲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俨然一头被激怒了的雄狮奔了出去。

    长这么大,何曾见爸爸如此愤怒,王月光打开车门追上去,却被抢先一步下了车的韦桂香紧紧抱住。被妈妈如此用力抱住,王月光险些呼吸不过来,痛苦的想挣脱,但她察觉妈妈正在颤抖,关心地问道:“老妈,老妈,你怎么啦?”

    韦桂香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紧紧抱住她,泪流满面。老天,你何其残忍,为何要这样对待我?我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为何不能让我永远拥有这个女儿?

    似乎感受到了她异于往常的激动,王月光乖巧地呆在母亲怀里,静静等待她平静下来。

    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啪!啪!啪!路灯逐一点亮,昏暗的街道顿时亮堂了许多。韦桂香终于恢复平静,放开女儿,见她脸蛋涨得通红,自责的说:“对不起,妈妈抱太紧了。”

    “没事。”王月光贪婪地大口大口呼吸,“老妈,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叹口气,韦桂香轻柔地理顺王月光凌乱的发丝,慈地牵起她的手说:“走吧,我们回家说。”

    待两母女手牵手来到家门前,王应泽的愤怒已经稀释了许多,尽管眼睛还在迸怒光,可至少已经能够心平气和说话了。他似乎和对方达成了某个协议,不晓得为什么,王月光就是这么觉得。

    趁韦桂香用钥匙开门的空挡,王月光不加掩饰地打量引得她双亲不快的陌生男子。适才,还没看见脸的时候,借由这头沁凉黑夜的长发,她已经认出了高个子男人是上午在小区前门与爸爸发生争执的人,好像是叫做卜昊坤。

    上午,他让她惊为天人,当然那只是一种纯粹的对美丽事物的欣赏,并不带一丝一毫暧昧绪(她没恋父结)。现下,如此近距离端详,更觉他美的不似人类,忍不住猜测他是不是迷路了的妖精。

    视线移向另一位,看上去与她年纪相仿,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和卜昊坤一样,他长着一张令女人疯狂尖叫,令男人想狠狠扁死他的风华绝代的俊脸。

    他的皮肤很白,五官俊美鲜明,嘴唇红润,如若涂了红唇膏。发型相当帅气,许是请名家专门设计,物超所值的结果。一高档黑衣成功勾勒出他完美柔和的材曲线。

    如此美艳,只怕连花店里的美丽花朵也羞得无地自容。

    神啊,这,这还是男人吗?她想不自惭形秽都难。

重要声明:小说《灵幻女月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