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撩人夜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与子成双 书名:团长,别碰我
    范晓晨上了出租车之后,突然觉得浑不对劲,周得厉害,呼吸急促,心跳比平时快了好几倍,更重要的是意识居然开始变得迷迷蒙蒙昏昏沉沉的。

    怎么回事?生病了?范晓晨有些心慌,胡思乱想道。她此时脸颊又红又烫,艳得就快滴出水来。

    开车的司机是个中年谢顶男人,长得非常猥琐,一看后座上范晓晨的反应,若有所思,假装关心道:“小姑娘,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我……我好!”范晓晨喘着粗气,说着居然开始胡乱撕扯上的t恤。

    “小姑娘,你好好在后面睡一会儿,等到了我叫醒你!”

    猥琐男怪笑一声,开始把车往偏僻一点的岔道上开,后座上的女孩看形明显是被下了药了,他是个老光棍,早年妻子跟人跑了,这憋了大半辈子了,不曾想今天出门撞了大运居然遇到这么一位如花似玉的漂亮小姑娘,这可真是瞌睡时候恰好有人递枕头,要什么来什么。

    司机往岔道上开了一段,发现周围都没人了,这才停了下来,这里路灯也坏了,树影刚好遮住淡淡的月光。

    司机急忙下了车,打开后车门,假意试探着唤道:“小姑娘,小姑娘,到了!”

    “唔!”范晓晨此时已经彻底糊涂,一时根本不清楚,随口应了一声,闭着眼睛,好像昏睡着,只是脸颊很红,双腿难耐地绞这。

    司机脸上一喜,看样子这药效还厉害,他咽了口吐沫,暗暗给自己壮了壮胆,便扑了进去。

    “别动!”猥琐司机正要在范晓晨上为所为一番,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冰冷的声音,接着后脖根触到了尖尖的凉凉的东西,他刚要回头,后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千万别回头,不然小心撞到刀子,你也不想脖子被扎个窟窿吧?”

    猥琐司机浑一僵,不敢再动。

    “我的女人你也敢动?!”猥琐司机刚听到这里,突然感觉双脚被人抓住,接着直接被拖出了车门,一把摔在了地上。

    他的下巴跟车体和地面来了两次亲密接触,磕出了血。

    他急忙抬头往对方瞧去,只见车跟前站着一个高个子男人,只是对方脸上带着一个奇怪的面具,面具是一个深眼窝高鼻梁的西方人样子。

    “大哥大哥,饶命啊!那姑娘我还没动,让给你了,只求你饶我一命吧!”

    “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面具男声音清冷但很有磁,他几步走到猥琐司机跟前,在他惊恐的眼神中,飞快地出手嘎巴几下拧断了对方的两只手腕,接着冷声道:“以后不是自己的东西千万不要碰!”他说完直接伸出右手,用大拇指在司机脖子上颈动脉上按了一下,对方便晕了过去。

    面具男这才撕掉脸上的面具,这面具居然是软的,跟一层薄薄的橡胶皮一样,他把面具塞进口袋,然后体前倾探到车里,将范晓晨抱了出来。

    这男人剑眉星目,脸颊棱角分明犹若刀削笔雕,英气十足,原来正是莫云泽。

    “小老鼠,醒醒!”莫云泽见范晓晨脸颊通红,嘴里还发出喘,昏昏沉沉的,体也软的没有一丝力气,不由叹了口气,柔声道:“早告诉你你那个男同学不是好人,你偏偏不听我的!”

    “大老虎!”范晓晨迷迷糊糊地睁开迷离的双眼,看着莫云泽轻声嘟囔了一句,接着委屈地断断续续道:“……好……好难受!”

    一边说着,她手脚并用像八爪鱼似的直接缠在了莫云泽上。

    莫云泽哭笑不得,看着老树盘根一样缠在自己怀里的小人儿,似怒似怨地轻声喃喃道:“你也不嫌不好意思,平里防我跟防贼一样,下午不是还骂了我吗?怎么现在倒窝在我怀里,倒真脸皮厚!”

    他说到这里,也不轻笑起来,真是的,自己怎么就跟个小孩子斤斤计较了!

    莫云泽打横抱起范晓晨顺着大马路往前走去,皎洁的月光下他步伐坚定,似乎在一直走,走到地老天荒。

    后留下无奈地嘀咕声:“可真重!死丫头,别瞎动,哎呀,别遮住我眼睛啊!要撞树了!”

    就这样,莫云泽一路将范晓晨抱回了蓝月亮花园,打开房门将小人儿轻轻放在上,他这才长长出了口气,抬起手背抹了抹额头上冒出的汗珠。

    虽然他由于早年受过非人的训练,体素质非常好,但是抱着一个大活人走了十几里的路,还是累得要死,再加上范晓晨在怀里也不安静,老是乱动,迷迷糊糊中碰碰莫云泽这里,摸摸莫云泽那里,间或着在喘几声,这一路对于莫云泽来说可真是备受煎熬啊!

    “看来抱着就是比背着累啊!”他轻轻帮范晓晨脱去鞋子,盖好被子,然后坐在边看着那张红扑扑的脸蛋,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陆恒的举动已经彻底激怒了他,他微微动了杀心,只是考虑到范晓晨的感受,一时拿不定主意该不该这么做。

    不过此时范晓晨安静地睡着,嘟着嘴,样子恬静乖巧可外加萌,莫云泽心里柔柔的,不由摇了摇头,道:“现在乖的,可是醒过来估计又要跟我做对了,难道是我前世欠你的?”

    接着他又范起愁来,明天母亲就要来了,本来他是打算晚上带范晓晨去买些成熟的衣服装扮一样以迎接她的婆婆,可是如今看来是不行了,只得等到明早去了,反正母亲的航班是下午的,估计还赶得及。

    “嗯……哦……莫云泽大坏蛋……!”范晓晨突然说起了梦话,声音软软的,没有平里对莫云泽的冷淡,仿若呢喃,让莫云泽心里一跳,接着他又苦笑起来,这丫头居然连梦里都在骂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有这么可恶?人神共愤吗?

    他笑了笑,站起来刚要走,突然上的范晓晨坐了起来,一把抱住了莫云泽,呢喃着:“……好……难受……”紧接着她居然迷迷糊糊中抱着莫云泽在他脸上嘴上胡乱狂亲起来。

    莫云泽吓了一跳,心知肯定是催一药发作了,他一时不知该怎么办,走吧,对范晓晨又不放心,不走吧,这架势实在让他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忍受不住。

    慢慢的,莫云泽眼神也变得迷茫,主动压倒范晓晨回应起来。

    一个男人面对一个女人的主动投怀送抱时本来就没有多大抵抗力,如果这个女人还是他的所的话,那就更加没有抵抗力。

    莫云泽和范晓晨激烈亲吻,他喘着气亲她的脸颊,吻她的脖子,人的少女体香不亚于最烈的催一药。

    范晓晨眯着眼睛,嘴里无意识地轻吟。

    莫云泽仿佛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伸手撩起了少女上的t恤,鼻子在她的口拱了拱,然后解开浅蓝的罩……

    莫云泽双眼发红,张开嘴俯下头去。

    “啊……疼……”范晓晨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何时如何受得了这等刺激,不由蹙着眉头叫了一声。

    这一叫,莫云泽顿时犹如一盆冷水临头,瞬间被从狂乱中惊醒,他坐起来,暗暗懊悔:我这是在干什么?趁人之危么?

    莫云泽这一停,范晓晨浑难受,止不住又缠了上来,莫云泽见如此下去不是办法,伸手在少女脖子上按了一下,对方顷刻倒在了上。

    “你还是乖乖睡觉吧!”莫云泽帮范晓晨安顿好,然后关了灯走出了房间。

    第二天早上,范晓晨从睡梦中惊醒,她看了看房里没人,这才松了口气,接着不面红耳赤,昨晚自己好像做了个梦,最不可思议的居然是男主角居然似乎是莫云泽那个男,真是气死了。

    不过在梦之前她好像还做了个梦,梦里是一个面具男在收拾一个男人,那个面具男揭开面具,好像也是莫云泽。

    是梦吗?怎么那么真实?

    “完了,做梦也梦到他,难道我喜欢上他了?不可能不可能!”范晓晨想到一种可能,不由瞪大了眼睛,接着赶紧极力否认。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莫云泽手里拿着一株蓝色妖姬走了进来。

    “睡梦人终于醒了啊!”莫云泽微笑道。

    “我昨晚做过什么?”范晓晨赶紧问道。

    “没什么啊!你不是跟同学出去聚会嘛,然后回来就呼呼大睡了!”莫云泽决定还是不把昨晚的事告诉她了,如果她知道肯定会很难过,再说以她的轴劲,也基本不可能怀疑那个叫陆恒的男朋友。

    莫云泽算看出来了,范晓晨绝对是那种只要上一个人就会全心全意相信对方,且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类型。

    范晓晨听到莫云泽的话,这才放下心来,她赶紧收拾了一下,去了学校,可是一到学校,她就被一个消息吓懵了:她的好友白素素在昨夜坠楼亡。

    ------题外话------

    豪门婆婆即将登场!还有解释一句:有姐妹说我没写出豪门的感觉,其实是双双故意为之,这点答案即将揭晓,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团长,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