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新婚之夜——巴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与子成双 书名:团长,别碰我
    莫云泽双手往腰间一叉,作势就要拔下自己上的最后一块遮羞布,这可把范晓晨吓得半死。

    “等等!”范晓晨赶紧叫停,怒视着莫云泽:“你这人怎么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啊?”

    “羞耻什么?你是我老婆,又不是外人,再说,你去打听打听哪家夫妻新婚之夜睡觉不是脱光光了啊?比我现在还光呢!”莫云泽笑眯眯道,他就喜欢逗范晓晨。

    范晓晨气急,恼道:“你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啊,现在这举止言行简直就是给人民军队脸上抹黑!”

    莫云泽光着上站在那里,好像一点都没有不自在,反而撇了撇嘴道:“解放军怎么了?**还说‘**也是人不是神,也有七’呢!你总不能将我们军人应有的七也给抹杀了吧?这可太不人道了啊!”

    “可是,我们结婚前有过协议的!”**都出来了!范晓晨那个气啊,这个臭男人居然还能言善辩伶牙俐齿的,哪天惹急了我,晚上偷偷把你的利牙给拔喽!

    莫云泽点了点头:“没错啊!我记着呢,不过协议里貌似也没说晚上睡觉不让脱衣服吧?你这可是附件条件啊,做不得数!”

    范晓晨一时倒被说得哑口无言。

    “睡觉睡觉!”她说着抬手啪嗒一下将头的台灯给关了,心想你光溜溜随你,我关了灯总看不见了吧!

    卧室里的大灯老早就关了,现在头原本明亮的台灯一关,屋子里顿时变得黑漆漆的。

    看不到莫云泽光着的膛,范晓晨这才长长吁了口气,心跳慢慢缓了下来,她怀少女,未经人事,见到男人光着体自然也有些心猿意马。

    可是刚松口气,突然一个黑影走过来倒在了上,并且隔着被子把范晓晨抱在了怀里。

    “啊!你干什么?非礼啊!”范晓晨吓得大叫,以为莫云泽要趁机强行占有自己,吓得魂都飞了。

    “嘿嘿,谁叫你关灯的,我找不到自己的被窝了,摸着摸着就摸到上来了!”耳边响起男人的嬉笑声。

    “臭流氓,你无赖啊!就知道欺负我,你们所有人都只会欺负我!”范晓晨说着说着竟然低声抽泣起来,她心里着实委屈非常。

    小时候就没了妈妈,父亲又欠了一股赌债,从小就忍饥挨饿,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连姥姥姥爷舅舅等妈妈的娘家人都没有,爸爸这边也孑然一,总之这个世上除了一个不她的爸爸之外,其他的亲人没有一个。

    那时候没少受别人欺负遭别人冷眼。

    记得范晓晨初二那年,有一天她回家不知道竟然被一个流氓尾随了,她刚打开家门,便被流氓一把推了进去,然后对方随手关上了门,笑着朝她扑了过来。

    要不是范晓晨冲进厨房拿了水果刀极力反抗并且以死相,后来惊动了邻居,流氓才跳窗跑了,不然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现在慢慢长大了,本以为子会逐渐好转,幸福也会慢慢到来,可是谁知道居然又稀里糊涂地嫁给了一个大了她整整十岁的大叔,现在对方明显更要来个霸王硬上弓。

    自己的第一次居然就要如此屈辱地交给一个自己根本不的男人,范晓晨越想越是难过,终于泣不成声。

    她这一哭,可把莫云泽吓了一跳,急忙从上跳起来慌乱地解释道:“你别哭啊,我逗你玩呢,不是真要做什么坏事!别哭别哭!”

    岂料他这一说,范晓晨哭得更厉害。

    莫云泽心里懊恼:“姑,你小心哭坏了眼睛,说吧,只要你不哭,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范晓晨哭声小了点,哼哼道:“你要是先打自己两巴掌,我就不哭了!”

    她本是一句玩笑之言,随口而道,可是哪里想到莫云泽只愣了几秒钟,接着抬手甩了自己两耳刮。

    “啪啪!”

    手掌和脸颊猛烈撞击的声音非常清脆响亮。

    范晓晨突然住了声,她也呆住了,她没想到莫云泽居然真的为了她打了自己两巴掌,恍惚间,她感觉心里胀胀的暖暖的,那两巴掌好像不止打在了他的脸上,还打进了她的心里,起了一丝涟漪。

    范晓晨睡在柔软的席梦思上,紧紧裹着被子,莫云泽打着地铺。

    经过刚才的事,两个人之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

    范晓晨突然莫云泽这个人充满了好奇,这个男人虽然很讨厌,但是他刚才居然肯为了她范晓晨打自己耳刮子,这对很多男人来说根本不可能,范晓晨心里要说没有触动那是不可能的。

    “喂,姓莫的,睡着了吗?”进了一个新的环境,睡在一张陌生的上,范晓晨有认的毛病,睡不着,许是因为无聊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她竟然破天荒地主动开口了。

    “睡着啦!”莫云泽应了一声。

    “睡着了还说话?”范晓晨没好气道,她总觉得这个男人神经兮兮的,老喜欢干一些傻不拉几的事,而且嘻嘻哈哈没个正行。

    有时候优雅得像查理王子,有时候又恶俗痞癞得像个街头混混。

    男人痞癞的声音果然传来:“睡着了也能说话的,梦话!”

    范晓晨有些无语:“你不愧是上校团长,说梦话都答得这么准确,怎么没有牛头不对马嘴啊!”

    “这很简单,因为我做的梦就是在一个新婚房间里,一对新婚夫妇一个睡在上一个睡在地上,两个人正在聊天,那女的问的就是你刚才问的!所以我的梦话就是回答梦里的问题的,刚好跟你的问题撞上了而已!”莫云泽平躺着,老神在在。

    “你就吹吧!”范晓晨转过来,面朝莫云泽这边,见地上有个黑黑的隆起,一动不动,知道是莫云泽。

    “呵呵,你听过一个故事吗?这故事跟我刚才说的话是一个意思!”

    “什么故事?”范晓晨有些好奇,好嘛,姑娘我真好睡不着觉,你讲个故事给我解解闷也不错。

    莫云泽清清嗓子徐徐道:“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写文章,文章里写着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写文章,文章里写着……”

    “就这个?”范晓晨有些崩溃,这家伙糊弄人啊!

    莫云泽不答蛋儿自顾自道:“我们所处的世界谁知道不会是老和尚写的一个文章呢?而我们只是文章中的人物,结局早就注定,这就叫命运!小老鼠,你说我们的相遇和结婚,是不是别人文章中的节呢?只是不知道结局怎样……”

    范晓晨闻言愣愣地,过了半晌才骂道:“神经病!装哲学家啊?”

    “呵呵,被你看出来了,装得还像吧?”莫云泽笑着道,只是他到底是不是装的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范晓晨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一直以来都想问的问题:“我心里一直都有个疑惑,你为什么一定要娶我为妻呢?”

    莫云泽道:“回答你问题之前我也问你一个问题!”

    “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吃亏啊!好啦,问吧!”范晓晨心里鄙视对方,真是小心眼的男人。

    “你曾经跟男人在一张上睡过吗?”莫云泽的声音飘飘的。

    “我爸爸?小时候跟我爸爸睡过!”

    “除此之外呢?”莫云泽接着问道。

    范晓晨大怒:“没有!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莫云泽笑了:“你撒谎!”

    “你去死!”范晓晨大骂道,要不是怕对方占自己便宜,她早扑上去一顿狠揍了。

    “2011年6月12,也就是十天前的晚上,你的房间里曾经突然闯进过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生平第一次和一个母亲以外的女人睡在了一起……”

    范晓晨脑子里轰地一声炸响:“那个男人是……”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团长,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