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军人=早起锻炼的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与子成双 书名:团长,别碰我
    莫云泽被两个士兵带走之前,回头看了范晓晨一眼,轻声道:“等会儿我让人送你回医院,等过两天我去接你!”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范晓晨竟然在那一瞬间从莫云泽的背影里感觉到了一种难言的苍凉,在那一刻,她心想也许他也并非如平里在自己面前所表现的那样嘻嘻哈哈满面微笑,他的心中一定深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而且,她记得结婚证上莫云泽是二十七岁,军队里的事她虽然一窍不通,不过二十七岁的上校团长可并不多见,简直比大熊猫还稀少,那么,莫云泽到底凭什么年纪轻轻就居高职呢

    ?是家庭?对!也许他是所谓的“官二代”“红三代”,但是就算是这些牛哄哄的二代三代,也没有二十来岁就正团职的,走后门也没这么个走法,著名而又伟大父亲的代表人物“李刚”的儿子也没这么牛啊!

    难道莫云泽曾经有过某种特殊的经历?或者曾经立过大功?

    第一次!范晓晨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一丝好奇。

    莫云泽进了闭室,范晓晨被警卫团的士兵用军车送回了医院。

    紫阳市人民医院外科401病房内,范晓晨有些无奈地用手揉了揉脑袋,病房外面站着两个士兵,那是莫云泽不放心范晓晨,派来保护的,可是这一下子让范晓晨觉得周不自在。

    有士兵在外面荷枪实弹地守卫,里面的病人是个人都会当成大人物,所以医院的护士对范晓晨也更加恭敬,她们居然也顺着那两大头兵叫范晓晨“首长”,弄得她实在有些不好意思,总感觉自己好像那种冒充当官的一样。

    首长首长,是指某个团体的领头人,首,就是脑袋!范晓晨却在心里有另一个解释:首长,有手下才叫长,自己倒是有手,可就是没有手下,所以她算哪门子的首长啊!

    不过正好那两士兵也是熟人,就是上次莫云泽带来的李伟民跟何爽。

    范晓晨躺在病上翻来覆去了一会儿,觉得很无聊,就冲外面叫道:“李伟民,何爽,你们给我进来!”

    两大头兵推开门,齐步走进来,敬礼问道:“首长,有什么吩咐?”

    收腹,站姿那叫一个标准,弄得范晓晨都躺着不自在,从上端端正正地坐了起来。

    范晓晨苦恼道:“我是什么首长啊?都跟你们说了别叫我首长了,怎么还叫?现在弄得整个医院的人都还以为我是什么**大人物呢!”

    李伟民伶牙俐齿,笑道:“您本来就是首长啊!首长夫人不是首长又是什么?再说,这可是团长下的命令,说让您……好好过过首长瘾!”

    说到这里,李伟民跟何爽都止不住乐了,心想团长倒有趣的。

    范晓晨没好气道:“你们那个团长就没个正行,就喜欢那我开涮欺负我!”

    何爽为人老实,闻言纳闷道:“不会吧?我看团长关心你的啊!我们出发的时候,他还特意叮嘱我们好好保护你,遇到对你不利的人或者事,不用手软,不计后果,一概消灭!”

    “他真这么说?让你们消灭?怎么个消灭法?”范晓晨一个人反正也无聊,就随口问道,权当打发时间。

    李伟民道:“原话是这么说的:‘遇到办不了的麻烦事就给我打电话,遇到想挑衅的麻烦人,直接揍一顿,要是还不行,放枪崩了,出事我顶着,反正只有一条原则你们记住,那就是无论如何不能让我老婆你嫂子受到伤害,明白吗?’这就是团长的原话!”

    范晓晨听完,怔怔的,心里突然想:那个纨绔子弟虽然品德败坏,但是对自己倒真关心的,不过自尊心极强且又骄傲的她嘴上当然不会承认,反而撇了撇嘴道:“真是霸道不讲理的做法!对了,两位大哥能不能把枪收起来?枪口老在我闹门前晃,弄得我后背发凉!”

    李伟民跟何爽迟疑道:“战士在执行保卫任务的时候,必须枪不离手!”

    “算了,跟我说说你们团长的事吧!”范晓晨倒真的想了解了解莫云泽的有关信息,因为毕竟不管怎么说,假也罢真也罢,两人现在法律上是夫妻关系。

    夫妻关系是什么?起码在范晓晨小小的心里看来,夫妻是最亲密的人,同共枕,肌肤相亲,吃喝拉撒睡全在一起,甚至于丈夫会进入妻子的体,妻子会包容丈夫,达到一种体的负接触,这种况可是别的关系所不具有的。

    李伟民奇怪道:“团长的事您肯定比我们知道的多啊!”

    理论上是如此,不过我们却不属于正常理论范畴,直到此时,范晓晨才发觉她竟然对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丈夫一无所知,只知道他叫莫云泽,是个上校团长,别的诸如家庭经历喜好习惯等一概不知。

    见何爽也在一边疑惑地看着自己,范晓晨灵机一动道:“我了解的毕竟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部队里的事哪会有你们这些战友了解啊,就跟我说说吧,伟民哥,何爽哥!”

    “可不敢这么叫啊!”李伟民跟何爽吓了一跳,怎么能让首长的夫人叫自己哥呢?

    “那你们还叫我首长呢,要不我们互相叫对方名字得了!多方便啊!你们要是不答应,那我下次专门当着你们团长的面这么叫你们!”范晓晨趁机道。

    “我们可不能叫你名字,不然会被团长训的,我们还是叫你小嫂子吧!”李伟民说完不给范晓晨反驳的机会,接着道:“既然小嫂子让我们说,那我就说说团长的事……我们团长军事技术很厉害,玩抢玩刀都在军中没有敌手,几乎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枪法一百米内枪枪红心,飞刀一百米内刀刀靶心,几乎就是枪神和小李飞刀的合体,不过奇怪的是他却一直都不肯参加军区的击会武,要不然不知拿了多少奖了!还有啊,团长和司令员关系很好,据说司令员和团长的爸爸好像是旧识!哎对了,小嫂子,团长家到底是干什么的啊?”李伟民说着说着居然问起了范晓晨问题。

    范晓晨心想这个问题我还想问你呢!不过她现在当然不能跟这两大头兵说自己不知道,毕竟在他们心里自己可是他们团长的老婆,怎么会不知道公公家的家世呢?

    她心想既然传说莫云泽的父亲和那个什么司令员是旧识,那肯定背景也不低,跟军人是旧识的最大可能人选还是军人,所以思忖了一会儿,范晓晨只能撒谎道:“你们团长的父亲也是军人,老军人!具体况不便细说!”

    范晓晨本事敷衍的话,却没想到李伟民跟何爽都点了点头:“了解了解!也就只有那种将门,才能培养出俺们团长这样的人啊!”

    其实,范晓晨并不知道,自己这随意瞎猜,居然瞎猫带到了死耗子,蒙对了。

    “你们跟我说说军队里的事吧,平常都干什么……”

    “出、训练、吃饭、睡觉!”何爽憨笑道,他大个子,傻傻的,就像个纯真的傻大个。

    范晓晨闻言心想还真是枯燥的生活啊,她突然想起以前在网上看过的一个关于女人和猪的推导公式:

    女人=吃饭+睡觉+花钱,猪=吃饭+睡觉,女人—花钱=吃饭+睡觉=猪,所以得出的结论是女人不花钱就是猪,这个明显是倡导女人消费的。

    当然后面的结论也可以这么说:猪+花钱=女人,所以女人就是花钱的猪。

    同理,范晓晨在心里默算了一下,得出了一个等式:

    军人=出+训练+吃饭+睡觉=出+训练+猪

    所以,她心里好笑地想着,原来军人都是早睡早起经常锻炼的猪啊!

    想着想着,范晓晨脑子里不由浮现出莫云泽的样子,紧接着他的样子慢慢发生变化,变成了一头长鼻大耳的物种,该物种早睡早起,每天在猪圈里摩拳擦掌蹦蹦跳跳练习长跑……

    第二天,范晓晨觉得自己好得差不多了,就嚷嚷着要出院,李伟民跟何爽因为没有得到莫云泽的命令多以坚决不同意,最后范晓晨使个调虎离山之计,打发两人去外面买吃的,自己则偷偷换了衣服,逃出了医院。

    范晓晨在家待了两天,这期间她发现自己爸爸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不像以前那样动辄打骂,现在甚至隐隐有点讨好畏惧的意味,她不知道父亲这几天里遭遇了什么,让他变化这么大,不过这种变化她并不介意,反而有点喜欢。

    范晓晨猜爸爸的变化可能跟莫云泽有关。

    第三天周一,范晓晨下午从学校门口出来的时候,发现门口的切诺基上下来一个人,她一看发现正是莫云泽。

    莫云泽一休闲衣,戴着墨镜,正靠在车门边嘴角勾着一抹浅笑。

    是他!他怎么敢跑到学校来?这不是让自己和他的关系暴露吗?这家伙安得什么心啊?范晓晨不仅不高兴,脸色反而瞬间冷了下来。

    ------题外话------

    亲们,加油收藏啊!有好的意见或者建议积极留言啊!么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团长,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