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节:两个巴掌

    第四百一十七节:两个巴掌(2085字)

    在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后,韩安又晕了过去,当他再醒来的时候,他躺在一张温暖舒适的上,他四处看了看,怀疑自己是死后进了天堂,这是一间超乎他想象的豪华房间。

    他试着起,却感觉浑都没有力气,只能放弃了,感觉了一下,当感觉到体真实存在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还活着。

    就这么躺了一会,一个穿着睡衣,材丰满的女人向他走来,走到边坐了下来,在她坐下的一霎那,韩安感到一种特殊的燥感觉,鼻子里充斥着这个女人的香气,眼睛里晃动着这个女人的妩媚。

    “小孩,你醒了!”女人开口说话了,声音有点冷,但是韩安感觉到的确实声音的清脆。

    “我这是在那,你是谁。”

    “你在我家,你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医生说你体极端虚弱,你现在想吃点东西吗?”

    韩安努力的点点头,只听女人喊了一声:“刘妈,把熬好的鸡汤送过来!”

    听到鸡汤,韩安眼里放出了光,对食物的渴望割断了对女人的**,人也许就是这样,**总是从最基本的开始。

    一会,一个上年纪的女人端了鸡汤过来,并喂韩安吃下,韩安喝着鸡汤感觉这就是人间最美妙的食物,女人站在对面,端着红酒,冷冷的看着韩安。直到他喝完最后一滴汤。

    女人再次走向边:“你再睡一会吧,体力恢复了,你就自己去洗澡,洗手间里有新的睡衣,还有一新衣服,我晚上还有一个饭局,有甚么事你找刘妈就好!”

    说完女人就走出了门,看着她的背影,韩安心里涌起了很强烈的失落感。

    喝了鸡汤后,韩安的体力很快恢复了,他掀开被子,发现自己光着子,自己的破衣服不知道甚么时候被脱掉了,他只能裹了条单走进了洗澡间。

    洗澡间的淋浴设备对韩安来说是新鲜事物,他研究了好一番才弄明白怎么用,当水冲下来,冲在自己体上的时候,韩安快乐的喊叫起来,他认真的搓洗着自己上的每一分肌肤,就好像一只要化蝶蜕皮的毛毛虫。他依稀的感到自己的生命将要实现一次蜕变了。

    站在镜子前,韩安看着自己因为劳动而长成的健美体,和那张白皙帅气的脸庞,真的无法相信自己曾经历那么惨痛的过去。

    穿上女人为自己买的新衣服,剃掉长长的胡子,感觉自己足够干净后,他走出了洗澡间,找到了刘妈,了解到那个女人叫华玉芬,是一家生产涂料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那天她喝醉了,踩到了晕倒在她车旁的韩安,竟然鬼使神差的将她带回家中。

    刘妈是个话痨,她还告诉韩安,本来华玉芬是有一个美满家庭的,但是她当上总经理后,在家中过于强势,丈夫忍了她好多年,后来终于无法忍耐她的霸道,在外头找了一个女人,并且在前几天被华玉芬发现了,两个人发生了剧烈的争吵,华玉芬把自己的丈夫撵出了家,然后自己就跑出去喝闷酒,酒醉了就遇到了韩安。

    韩安听着华玉芬的故事,一下子就想起自己晕倒前看到的华玉芬的眼神,心里莫名的为她担心起来。

    到很晚的时候,华玉芬才回来,韩安一直在客厅里等着她,要当面向她表示感谢。

    华玉芬一进门,就晃晃的要摔倒,韩安赶忙上去扶住她,却没想到被她一把推开:“住手,你是谁,竟然对我动手动脚,你不想活了!”说完华玉芬竟然冲上来,狠狠的打了韩安一巴掌。韩安默默忍受着,眼睛仍然满含感激的看着华玉芬,这倒是让华玉芬怔住了,着实的打量了韩安几眼,感觉这个男孩子有点稚嫩但是很英俊。

    刘妈听到声音忙跑过来,看到华玉芬醉了,忙过来扶着她,让她坐在沙发上,她醉眼醺醺的看着韩安:“那个谁,你到底是谁,你怎么在我家里!”

    “华经理,他是你救回来的小韩,你不认得他了吗!”

    “啊,他就是那个要饿死的邋遢小孩!”华玉芬不屑一顾的说到,她的表和语气深深的刺痛了韩安敏感的心,但是他知道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说甚么话,他都不能不快。

    “喂,小孩你过来下,让我看看,没想到你小子洗干净了还蛮帅嘛!”

    韩安只能走过来,华玉芬又打量了韩安一番,就像看一件瓷器。

    “不错!不错!小孩,我刚刚打你的时候,你怎么还眼里含着感激,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华姐,你救了我,我当然感激你!”韩安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到,他对华玉芬小看自己的表很反感,但是却一点都没表现出来。

    “哈哈哈哈!”听了韩安的话,话玉芬狂笑起来“有意思,有意思,叫我华姐,我已经是被人家抛弃的黄脸婆了,你还叫我华姐,是不是在取笑我啊,叫我华姨,叫我华!”最后的话都有点含混。

    韩安的反映倒是很快:“华姐,你一点都不老,我还怀疑你比我年龄小呢,是刚刚问过刘妈,我才知道你比我大!”

    满以为华玉芬听到后会高兴,没想到她却很是愤怒,又伸手扇了韩安一巴掌,大骂到:“你们这些男人就是这样喜欢放,说好话欺骗我们女人,你这么小就不学好,你给我滚一边去,我不想看到你!”

    韩安很委屈,还想说甚么,刘妈却示意他先躲到一边。

    回到自己一开始睡觉的房间,韩安难受的一夜都睡不着觉,他觉得自己莫名的被女人打两巴掌是一种耻辱,他决心明天一早对那个女人表示了感谢,就离开这里,即使饿死也不在这里继续呆下去。

    到了快白天的时候,韩安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听到刘妈喊自己,他才醒过来。

    刘妈是喊他来吃饭的,他知道自己必须面对那个女人,怎么说人家也救了她,无论昨晚上她对自己再不好,也要先感谢人家。

    他走进餐厅的时候,看到华玉芬已经坐在了那里,穿着昨天他看到的那件睡衣,满的坐在那里,只是脸上有点冷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