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节:何曾放手

    第三百七十九节:何曾放手(2054字)

    我远远的看着如雪,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曾经天真开朗的少女,此时的如雪精神极端的萎靡,就如同一朵失水已久的鲜花。色彩和丰韵都已凋谢,只剩下枯黄与干瘪。

    我慢慢的走近她,每前进一寸,都要停一下观察如雪的变化,走了有三四步的距离,我发现如雪竟然如同雕塑一般,连动也不动。我有点抓狂了,心里倒是希望如雪能发疯也比这样死气沉沉的好。

    我有点赌气般的剁了几下脚,如雪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我干脆一个箭步跑过去,在触手能碰到如雪的地方,我停了下来,如雪终于有了变化,她像是见到十分恐怖的东西一般,子缩成了一团,双臂拼命的抱紧怀里蓝飞的照片,我不自觉的抬起手,她缩的更厉害了,体开始发抖。我抬起的手只能缓慢的落下来,随着手的下落,我的体也软了下来。我放弃了接近如雪的念头,因为我已经看到她惨白的胳膊已经被相框搁破,流出了暗红色的血液,我知道我再有任何接近的动作,都会伤害如雪的。此刻我已经明白即使我曾经在如雪的心里留有痕迹,那也是很微不足道的。

    我加紧步子离开了这间屋子,突然间我感到这间屋子如同冰窖一般。

    在客厅里,我找到了那个吴玉,她看了一眼已经失魂落魄的我,轻蔑的笑了一下,这笑刺痛了我,但是想到如雪的伤口需要她去处理,所以强忍住没有发作:“吴大夫,如雪的胳膊出血了,你去看一下吧。”

    “什么,你对她做了什么,我看你不顺眼,果然是个禽兽!”说完瞪了我一眼,飞快的跑进了如雪的房间。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出来,看了一下坐在沙发上的我:“你这个男人逞什么能,事让你越弄越糟,我还没见过你这么不成熟,这么任的男人。”

    她冷冷的语气让人很不好受,加上她嘴里说出的话也十分难听,本来我心里就不怎么舒服,这下就如同火星掉进了油桶,我的火腾的一下涌了出来。

    “闭嘴!你这个虚伪的女人,不说话难听你会死啊!”

    “你!你!”她气的脸通红通红的。体发了好一会抖,才能接着说到:“你甚么素质啊,你这个垃圾!”

    看着她愤怒的样子,我内心深处竟然涌起一种夹杂着痛楚的快感,我迫切的想把这快感扩大。于是我接着说到:“我就是这素质,告诉你男人都是这素质,你有本事不找男人,你高洁、你骄傲,还不是一样在男人面前耍啊。我最讨厌你这种女人了,在人前装,在人后泛起来比任何人都!”

    “你给我滚出去,你的嘴好臭,你给我滚!”她这次抖的太厉害了,眼镜都滑了下来,她试图用手去扶眼镜,手竟然抖得无法靠近眼镜。

    我心里的快感真的扩大了,形成了强烈的冲击波。将我内心深处曾经的壁垒冲的晃动不已,一种要加大能量,冲破壁垒的渴望让我的体狂躁不安起来,我耳朵里听到了有声音从我的嗓子里发出,但这声音分明不是原来的:“怎么说到你的痛处了,你凭什么说我嘴臭,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如果不犯,你帮你的敌干什么。别以为我看不透你,像你这样的女人,在你的梦中,不知道梦到多少次和蓝飞缠绵反侧呢,我如果猜的不错,一个人的午夜,你甚至会幻想着压在自己上的是蓝飞吧!”我想我自己肯定是着魔了,连这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但是没想到的是,我的话竟然像冰水一样,让吴玉熊熊燃烧的怒火熄灭了,她无力的坐在了我对面的沙发上,就像刚刚的我一样,完全的失魂落魄了。

    看着她这样,我刚刚的快感也消失了,悲哀重新占据了我的心,我看着对面那个委顿的女人,就如同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委顿。我开始可怜起她来了,其实我们不应该互相伤害,因为我们都是伤痕累累的人。

    她突然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大,最后几乎是狂笑了,虽然是笑,但是那声音比哭都难听,大晚上的让人听起来都有些毛骨悚然。

    我看着她的脸,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神色,我实在是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语去形容和界定它,只能说这种神色让人感到了一种生不如死的压迫。

    笑到最后,眼泪从她的俏目里流了出来:“吴玉,你还无法面对自己吗,你错了,从开始你就错了,你以为自己能够坦然,其实你内心深处根本就放不下。”

    我开始有点明白,这个吴玉对蓝飞用也是极深的,只是后来因为如雪的出现,使蓝飞离她而去,她以为自己能够坦然的接受蓝飞和如雪的恋,做蓝飞背后的女人。直到蓝飞死去,她才明白内心深处她始终都没有放下,只是到这个时候她已经拒绝承认这个事实了。我的一番怒骂,反而是点醒了她。

    坐了一会,她站起来,转到客厅的拐弯处、消失不见了,过了一会,她又出现了,只是手上多了两瓶酒,我认得那是两瓶高度的白兰地。

    她依然坐在了我对面的沙发上,把手里的一瓶酒冲我扔过来,我接住它。然后就看到吴玉拧开瓶盖,拿着瓶子冲我挥了挥:“你如果是男人的话,你就喝了它!”说完也不看我,拿起瓶子就向嘴里倒起来。我也学她的样子,将酒倒进了我的嗓子。酒进入喉咙,就如同火烧一般,只是这火渐渐消失在空洞的体里,最终竟变成冰冷,冰冻了灵魂。

    一瓶酒下肚,我的头就晕起来,我晃晃的站起来,看着对面的吴玉,朦胧中竟然感到是瑶姐坐在那里,我不由自主的走过去,坐在她的边,她竟然转正面对着我,我们面对着相互傻笑了一下,随即竟然抱成一团,不约而同的一起大哭起来。彼此的眼泪鼻涕都流满了对方的全。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了,体仿佛坠入了无边的黑暗。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