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节:是否救赎

    第三百六十三节:是否救赎(2031字)

    听到这里,我如同遭受雷击一般,感到体一下子失去了重量。握着方向盘的手也开始发抖,我忙猛打方向盘,将车停在路边。

    “她现在在哪!”我冲那边喊到。

    “林先生,我现在在医院。”

    在赶往医院的路上,我还一直不敢相信瑶姐真的死去了,直到我在太平间里看到已经全冰冷,僵硬的躺在冰柜里的瑶姐,我才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看着瑶姐发青的脸庞,我再也动不了半分,瑶姐真的死了,她再也不会对我露出温暖的微笑了。

    悲痛从体的每个部位生发出来,向我的心里聚集,在我的心里反复盘旋,想发出来却硬生生的被堵在心口。我的体颤抖着,却无力作出任何动作。我感到冰柜里的冷气向我扑来,直渗透进我的骨髓。我的意识也仿佛被冻结了。

    有人在拍我的肩膀,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飘来:“你是谢主任的朋友吧,小伙子,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吧!”

    我听到了声音,却无法作出反应,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听到那个人叹息了一声,然后就感到有人拉着我向外走,我机械的任由人摆布。

    我想我自己应该是被人扶着坐下来的,可是却还感到自己像是悬在空中一般。

    “林先生!林先生!”一个声音在喊我,我却无法回答。仿佛他叫的根本就不是我。

    “鲁律师,我看林先生的精神状态很差,关于谢瑶遗嘱的事还是先放一放吧!”

    听到“遗嘱”两个字,我猛的一下就惊醒过来,上前握住那个律师的手:“你说什么遗嘱,瑶姐生前有什么遗嘱!”

    “林先生,你坐下来,自己看一下这份遗嘱吧。”

    那个律师坐在沙发上,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我双手伸过去接,却还是差点将它掉在地上。

    这是一份关于瑶姐死后遗产处置的遗嘱,遗嘱上清楚的写着,瑶姐死后,三分之一的财产将留给她的父母,三分之一捐给希望工程,另外三分之一的遗产将赠与我。

    “林先生,你看清楚了吗?如果没有什么疑义,麻烦你签个字!”

    看着这个遗嘱,我所有的悲痛终于喷涌而出,头埋在两腿之间,呜呜的哭起来。

    过了好久,我才抬起头,一阵痛哭,让我的绪得到了一定缓解,开始能正常思维了,我开始意识到一切都是这么的突然。瑶姐是怎么死的?

    我将求助的眼神看向我的周围,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走过来坐在我的边:“昨天下大雨,谢主任出去采访,在采访现场,一个儿童不幸落水,为救那个孩子,谢主任不幸亡!”

    “瑶姐水那么好,怎么会淹死?我不相信!”我抓住那个领导的手,大声的吼到。

    “当时雨势太大,护城河水太深,谢瑶将孩子送上岸后就耗尽了力气,然后就被水冲走了,我们也是在半夜,雨停以后找到的她的尸体!”

    “孩子呢?他活着吗?”

    “孩子没事,受了点惊吓,还在医院观察呢!”

    听到这里,我有点百感交集,想象着,当瑶姐将那个孩子送到岸上的时候,她脸上应该是露出欣慰的微笑的。我很清楚,瑶姐看到那个孩子落水的时候,一定是义无反顾的。虽然瑶姐没有给我说过,我还是清楚的知道,瑶姐这些年是很不开心的,她儿子的死是她心里永远的影,它早已深入到她的骨髓,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让她痛不生,而最终她以救活一个孩子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对她来说也许是一种救赎和解脱。只是她的死却会成为我心里的影。

    “林先生,这里还有一封信,是和遗嘱封在一起的,应该是谢瑶女士写给你的!”

    我接过那封封的严严实实的信,颤巍巍的撕开它。

    信的字体很是娟秀。

    “弟弟:今天我的心绪竟十分的不宁,看着你离去,我突然有一种要离开你的奇怪感觉,这种离开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离开,而是永别。这种感觉十分的强烈,最后我就开始相信它是真的。我感到了恐慌,我不怕死,但是我怕死后再也见不到你!虽然我们认识的子不长,但是现在我满眼满心的都是你。有时候看着你,我就会恍惚起来,我无法描述我对你的那种奇怪的感,它既不是,也更不是友,它更像是一种亲,却不单纯的是一种亲。唉,管它呢,只要我们在一起开心就好了。”

    后面的字迹和前面的明显的不同,应该不是一个时间写的。

    “我突然有一个想法,我要去立一份遗嘱,弟弟,姐姐不能给你太多东西了,我想你以后肯定是会和小雅生活在一起了,她是一个时尚的人,你现在已经没有钱,没有经济基础,这样会给你们在一起制造一定的麻烦,我想把自己三分之一的财产留给你,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应该是对你有一定帮助的。

    最后,弟弟,我想对你说,遇到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

    这像是一封书,也像是一封遗书,可怜的瑶姐,她把全部的给了我,却从不奢求我作出任何的回报,而我却竟然能坦然的接受了,并且无耻的享受着。

    举着这封重如千斤的信,我的眼泪大滴大滴的从眼里流出来。

    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兄弟,虽然我不知道你和谢瑶是什么关系,但是我能看出谢瑶很在乎你,你也很在乎谢瑶,既然这样,你听我一句劝,谢瑶已经去世了,这是一个无法再改变的事实。现在她的父母正从南方向这边赶,我们要表现的坚强一些,这样才能减轻她父母的痛苦,同时谢瑶的后事还有许多事要准备,台里已经决定为她举行一次大规模的追悼会,谢瑶在我们台是一名优秀的记者,现在她死了,她依然是我们台的骄傲,和值得我们学习的榜样。来!坚强起来,和我们一起为谢瑶举行一次风光的葬礼。”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