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节:瑶姐遗嘱

    第三百六十二节:瑶姐遗嘱(2034字)

    我无力的低下头,这时候,箭杆上那两个字,开始断裂开,从里面跳出了一个细细长长的怪物,光光的头上,只长着独眼,独眼内流着浑浊,令人作呕的液体。腾的一下,它体突然增长几倍,猛的一下就缠住我的脖子,从我的脖子缠下去,缠遍我的全,我几乎无法呼吸,我痛苦的大喊一声,一时间,周围变成死一般的黑暗。随后黑色之中,现出一点光明,我慢慢睁开眼睛,早上温暖的阳光照进我的眼睛,我的意识开始恢复,活动一下,感到全酸痛,并且全湿漉漉的,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露水。

    我坐起来,刚刚梦中的景还残留在我的脑海里,这个古怪的梦有点让人费解,从我以往的经验来看,我的梦总会预示着什么。我梦到了12个女人,有10个都受到了的伤害,这符合梦中遭撕扯,被箭穿口的节,但是倩云和如雪都是好好的,怎么也牵扯到这个梦里来了?难道…,我不敢再想下去,我开始回忆梦中每个女人的样子,赵雪、菲菲、芳雨、小雅、灵狐!灵狐,灵狐呢?!我现在才想起昨天我是和灵狐在一起的。

    我站起来四处寻找着,但是哪里还有灵狐的影子,四周除了茂密的树外没有任何人的影子。我感到天旋地转了,周围的大树仿佛都在倾倒:“我的灵狐去哪了?我的灵狐去哪了?!”我在茂密的树林里奔跑,大声的呼唤灵狐的名字,越跑我的心里越绝望。灵狐是真的不见了。

    我跑到了校园里的大路上,一个个青飞扬的美丽女孩在充满梦幻色彩的校园中走过,脸上带着微笑,或者悲伤。但这些都与我无关,她们在我眼里现在都已经模糊成一个个色块,她们都不是我的灵狐。我继续呼唤着灵狐的名字,虽然我的声音已经沙哑,虽然周围的人都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

    当我来到灵狐宿舍楼下的时候,我已经没有了力气,当绝望触到底部的时候,我的心也开始清醒起来。我无奈的看了一眼灵狐宿舍的窗户,突然间就明白了过来,灵狐是决意离开我了,这次不是我走的她,而是她自己的选择。也就是说我们的缘分基本上告一阶段了,我再不舍也只能等待了,但是我的心里是想等待菲菲多一些,还是灵狐多一些呢?

    说什么话都是假的,象灵狐这样的女孩子,和菲菲一样,任何男人都想娶来作为妻子。我当然不会免俗,即使我不想去伤害灵狐,但是在内心深处,我还是无法割舍的。

    我开始向后退了,虽然我的眼睛依然盯着灵狐宿舍的窗口,但是我们的距离却越来越远了。

    一下午的时间,我就像一个幽灵般在省城的街道上溜达,不知道自己该去向何方,在内心深处我想去瑶姐的边,但是我怕对瑶姐造成更大的伤害,我清楚:虽然她好像心甘愿的撮合我和小雅,我和灵狐,但是在她的内心深处是十分苦楚的,我不能在一个女人上受伤后再去找瑶姐疗伤,虽然我知道一切都是她心甘愿的。但是我不能这么无耻,虽然我已经非常无耻了。

    到傍晚的时候,省城的天空被厚厚的乌云遮掩了, 傍晚应该天还是比较亮的时候,却黑的像黎明前的黑暗一般。同时刮起了狂风,风把所有能卷起的东西都卷起来了,天地间灰尘密布,垃圾满天。

    随即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很快雨幕连成了一片,基本上像是老天在天空中倾倒雨水了,我一直在雨中淋着,到最后积水已经淹没了我的膝盖,这是一个北方城市从没有过的暴雨,北方城市的排洪能力,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排出这么大的雨带来的积水。

    看大雨没有停的意思,我全也已经全部湿透,我开始害怕了,我怕积水淹没了我,我还不能死,我还得等菲菲两年后回来,等灵狐回到我边。我快速的奔到最近的一个宾馆,开好房间,独自一人躺在上,享受着孤独的滋味。

    外面的雨很大,声很响,我自我感觉是老天为我悲啼,想想赵雪、菲菲、芳雨、小雅、灵狐都是多么好的女人,我有幸与她们结缘,但是最后竟然一个都没有把握住,这是多么不幸的事,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做的孽。

    到午夜的时候,我的心绪莫名的不宁起来,好像要失去体的一部分一样。我辗转反侧不能入睡,但是过了有20分钟,我竟然奇怪的睡着了,一睡着,我就开始做梦,我梦见了瑶姐,我清楚的知道那就是瑶姐,但是她的面容我却看不清,而我看的很清楚的却是看到她在流泪。

    她喃喃的对我说:“弟弟,以后姐姐不能照顾你了,以后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了,你不要随意的任,感总是会让你冲动的,你可要把握好啊!再见了亲的弟弟。说完我看着瑶姐的影渐渐的远去,最后消失在一片神秘的光中,我的绪很复杂,既舍不得瑶姐走,但是也愿意为她祝福。

    在早晨的时候,我在睡梦中醒来,回想起昨晚的梦,我有点心慌,为什么瑶姐对我的告别那么真切,瑶姐不会有什么事吧,想到这里,我莫名的狂噪起来。我拨打瑶姐的电话,竟然是关机,我坐不住了,我冲出宾馆,开上车,像省台奔去,在路上我祈祷着,从上帝到如来,到安拉,到彝族的神吉尔,期望他们能保佑瑶姐不出意外。

    车行进到半路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我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那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好,你是林风先生吗?”

    “我是,你是谁?”

    “林风先生,我想你应该认识一个叫谢瑶的女人,我是她的私人律师,现在她的遗嘱上提到你是受益人之一。现在你有时间吗,来这里签一下手续。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