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节:谁的孩子

    第三百零二节:谁的孩子(2085字)

    我夺下玉儿手中的刀,玉儿有点奇怪的看着我。我大声的冲她喊到:“你这是又要干什么?我已经原谅你了,你还想怎么着啊?”

    玉儿竟笑了:“风哥,你误会了,我不是要自杀,而是要割破我的手。”

    “你割手干什么?”我语气缓和了下来。

    “我割破手,写血书,保证以后改过自新,一心一意的和你过子。”玉儿淡淡的说到,但眼神却很是坚定。

    我把她搂在怀里:“玉儿,不用这样的,我相信你,你说的对,我们以后要好好的过子!”

    玉儿的脸轻轻的贴在我的膛上,让我的口暖暖的。

    生活又一次平静了下来,晶为了逃避,请了一段时间的假,出去旅游了,小雅也因为我的无再没有和我联系。我和玉儿过着平淡如水的子。玉儿改变了不少,人变的很安静,和我说话的时候也变的小心翼翼,而我对玉儿也是礼让有加,不争吵也不亲密,连第之事也像是一种形式。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更多的想起了菲菲,在京城种下的希望的种子,现在却变成了缠绕心田的枯草,让我再想起的时侯会异常的烦乱,每过去一天,我就感到距离菲菲回国的期又缩短了一天,心就会沉重几分。而玉儿虽然显得很满足现在的生活,但是在不经意间,她还是会流露出些许的落寞。

    子平淡的过了二十多天,那天早上我和玉儿一起吃饭,互相坐的很近,但是交流的却很少。玉儿拿起食物,脸色一变,然后痛苦的捂着嘴跑向洗手间,我赶快站起来去追赶她。当我跟进洗手间的时候,她正在剧烈的呕吐,但是却吐不出什么东西。但是这种干呕却持续了较长的一段时间。弄的玉儿的脸色很不好看。

    早餐,玉儿再也吃不下,我想带她去医院。但是她好像十分抗拒这件事,连连的摇手说“我没什么,休息一下就好,你去上班吧,不用担心我。”最后我拗不过她,只能自己去上班了。

    晚上我回到家中,我习惯的走进餐厅,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饭菜没有准备好,玉儿也没等在餐厅。我进了卧室,看到玉儿躺在上,我想起早上她不舒服的事。生怕她有什么事,忙跑过去,她听到声音,挣扎着站起来。我赶忙扶住她,她的气色看上去很不好,并且眉头好像带着一点忧虑。

    “风哥你回来了,我这就去给你做饭!”玉儿想站起来,我把她按在上:“还不舒服吗?不舒服就不要动了,我去给你做饭,你要不要紧?要不我们现在去医院?”

    “没事,风哥,我就是有点累,歇一会儿就会好的。”玉儿摇摇头。

    我给她煮了面,她吃着的时候,不时的看着我,好像感到很愧疚一样。

    晚上上,我本想搂着她安抚她,她却离我远远的,并且背对着我,我以为她还是不舒服,不想过分亲,所以也没怎么在意。

    困意很快的袭来,我开始迷糊,迷糊中我仿佛听见玉儿不停的翻着

    第二天我睁开眼睛,侧一看,边的玉儿正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着呆,从她眼上的黑圈我判断出她可能一夜没睡。这让我有点担心,我抓住她的手,温柔的问她:“玉儿,你怎么了?夜里没睡好吗?体还不舒服吗?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风哥不用了,有一件事,我想了一夜,决定还是告诉你!”玉儿转过子,正对着我,满面愁容的看着我。

    “有什么事你就说好了。”

    “风哥,我并没有得什么病,而是我怀孕了!”

    “怀孕了?太好了,我要当爸爸了,这是好事啊,你怎么愁闷苦脸的?”乍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是兴奋。

    玉儿并没有被我的高兴绪所感染,而是羞愧的低下了头。

    看她这个样子,我猛然间也想起了什么,刚刚的兴奋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代替它的也是深深的忧虑:“你在担心这个孩子是王晶的对吗?当时你们连避孕措施都没采取吗?”

    “采取了,并且我们只有这唯一的一次!但是我还是有点担心。”玉儿声音极端的微弱,头紧紧的埋在怀里,不敢抬头看我。

    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在我内心深处我是渴望有一个孩子的,现在我就是这个样子了,再也不会有什么新的变化,有一个孩子也许就有了新的希望。而玉儿这次怀孕却有着这么一个背景,我不能不担心这个孩子是不是我的,虽然玉儿说她避了孕,但还是无法保证孩子百分之百不是晶的。

    我站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玉儿则是坐起来,低着头一眼不发。

    我转了一圈,然后就面对玉儿:“你想怎么样?想生下这个孩子吗?”

    “想,我很想为你生一个孩子,我觉得这个孩子不大可能是王晶的!”玉儿抬头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渴望。

    我却下不了决心,因为不搞清楚他到底是谁的,我心里总是会有影的。但是如果像玉儿说的不大可能是王晶的话,那我将会错误的将我的孩子扼杀在萌芽阶段。

    我烦躁的不停地走动着,最后,我觉得还是无法冒这个险。因为即使这个孩子生下来,证明是我的,但是当我看到这个孩子地时候,还是会想起玉儿和晶的事,于是我对玉儿说:“还是拿掉它吧,它来的不是时候,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的。”

    玉儿没有立即表态,顿了一会,还是缓慢的点了点头。

    带玉儿去了医院,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年纪较大的女大夫,当我把准备流产的况告诉她后。她叹了口气然后对我说:“你们不是合法夫妻吗?看你年龄也不小了,怎么不想要这孩子呢?真是想不通你们这些年轻人。”她又转向玉儿:“你流过产吗?”玉儿看看我,又看看大夫言又止。

    “要说实话,这很重要的!”大夫显的很严肃。

    在大夫的视下,玉儿说到:“流过,流过三次。”

    玉儿说出这话后,大夫皱了皱眉,我也感到很吃惊。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