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节 何为重要

    我和吴新良在洗手间里点着一支烟,他拍拍我的肩膀:“兄弟啊,知道哥哥为什么请你吃饭吗,记得上次喝酒吗,老哥在你面前丢脸啊,这次请你就是让你看看哥哥现在是多么幸福,的,老子总算娶到处女了,再也不是那乌龟王八蛋了。”

    听吴新良的话,我一懵一懵的,怎么杨月还是处女,明明她的处女之被我破了啊,怎么到吴这里还是处女呢,看吴的样子还没傻到连是不是处女也不知道的地步。

    “呵呵,是吗,老哥,你就这么在乎这个啊,月不是处女你就不她了吗。”

    “对,我喜欢的就是这个纯劲。兄弟啊,我看你就不太讲究了,那个什么冰玉的,是媚的,不过你玩玩就算了,她都是结过婚的人,还是那种婚姻,你真打算娶她做老婆,兄弟,听我的劝,这样的女人你满足不了她的虚荣心,还是方老板的那个丫头好,你怎么舍得让她走呢,搞不懂你。”

    “老大,萝卜青菜各有所,你还是好好的你的小处女吧,好了我们回去吧,别让你的老婆等着急了。

    我现在非常迫切的问问杨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点迷糊了。

    走进吃饭的单间,我看到只有月坐在那里,玉儿不知道哪里去了。

    我走过去问月:“玉儿呢!”

    “走了。”月回答的很简单,边说话边去扶吴新良。

    “走了!为什么走了?”

    “生气了!”

    “生气了,为什么生气!”我现在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谁知道呢,她不是一向这么莫名其妙吗?”月不屑的说到。

    我有点着急,和吴新良告别了一下,就奔出饭店,去找玉儿。

    奔出酒店,我四处寻找,还好玉儿就站在不远处,我忙跑过去,玉儿没穿外,应该是落在酒店了,看来刚刚玉儿确实是走的匆忙,生的气应该不小。

    我自然的把我的外脱下来,给她披上,好像我已经好几次为玉儿披衣服了,玉儿真是一个可怜的女子。

    “玉儿,怎么了?”我气喘喘的问。

    玉儿突然转抱住我,并且抱的很紧很紧:“风哥,不要离开我好吗!”声音听上去极度伤感,是来自于内心的呐喊。

    “玉儿,怎么又胡思乱想。”我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刚刚杨月让我离开你,她说我根本配不上你,还说是我把菲菲走的,风哥,不是这样的。”

    “这我知道,杨月就是随便说说,你别放在心上。”

    “风哥,你真的在乎我曾经的过去吗,刚刚那个吴新良那么在乎自己的妻子是不是处女。”

    这个问题,让我有点感慨,曾经我的处女节也十分严重,但是遇到芳雨后,我有所改变,在芳雨受伤的子里,我一心一意的要娶她,从来没想过她是不是处女的事。但是如果说我能一点不在乎的娶了玉儿,那却肯定是一句谎话。

    “我从来不想我们的过去,我只看到我们的未来。”想了想我说出这么一句没有多大意思的话。

    晚上好不容易满足了玉儿,看着玉儿睡着,我却睡不着,我还在想吴新良的话,月怎么还会是处女?,难道,她做了处女膜修复术。我不得不想到这点,其实我早就向这方面怀疑,只是一直不敢想下去,因为我无法接受月有这么深的城府。一个天真,心地纯洁的女孩子,如果这么做的话,实在是让人感到惋惜的。现在看这种猜测完全可能是事实,月真的成熟了,开始用计谋来谋得自己的需求。这其实也无可厚非,要在这个社会生存,太天真是会吃亏的。

    如果是这样,那吴就显得十分可笑,用一半的家产换来一张虚假的膜。男人真的很有意思,往往在乎的很古怪,都是些虚的东西,比如说面子,比如说一触既破的处女膜。

    话说回来,好像吴并没有吃多少的亏,这样,他终于摆脱了那个早已经是枷锁的婚姻,并且在他的心里认定了月是处女,他的心就满足的,这个秘密我不去说,吴就会知道,那么他会永远的高兴下去。也许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谎言,只有信和不信。这与好像很相似,世界上有没有,其实很好回答,信就有,不信就无,怀疑是不会得到的。吴新良说他终于不是乌龟王八蛋了,其实本来他就不是,只是自己这么信了,在是不是处女这个事件上,杨月欺骗了吴,却实现了对他的救赎。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