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节 月夜沉思

    雨越来越大,但是我几乎感受不到了,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尽快的跑回去,和菲菲剩下的三天,我得用秒去计算。

    终于跑到了咖啡店。二楼的灯亮着,不知多少次了,我心不好的时候,只要回到我们的咖啡店,看到这灯光,我心里就变的温暖起来,这灯光总会亮着,所以我从没想过没有它的时候会怎样。而三天后,当我晚上再回来的时候,这灯光就将不在了。

    我跑上楼,我带着钥匙,但是还是敲了敲门,想让菲菲来给我开门,每次我不带钥匙的时候,我一敲门,菲菲打开门总会笑盈盈的看着我,现在和菲菲在一起的每个瞬间,都需要我刻骨铭记。

    门开了,菲菲看到我一如既往的笑了,只不过因为还没有摆脱悲伤,所以我能感到微笑下面她心里的苦涩。

    我不由分说,一下子就抱住了菲菲,菲菲也抱紧我,虽然我现在满都是雨水。

    我把菲菲横着抱起来,这是我们原来要亲前惯常的动作,每次抱起菲菲的时候,都感觉到她很轻盈,我的心也总会飞扬。但是此刻,我感觉怀里的菲菲是这么的沉重。我的心也随之下坠,那感觉很痛。为掩饰我的痛苦,我冲怀里的菲菲笑笑。

    “风哥,你没开车吗,你看你上都淋湿了,你先去洗洗吧。”

    菲菲伸手擦了擦我脸上的水。

    “你陪着我好吗。我一分钟都不想离开你。”这是我心里的要说的话。

    “好啊,那你就抱我去浴室吧。”菲菲被我的话语打动,眼里闪出光彩,眼睫毛调皮的眨了眨。

    当菲菲轻柔的帮我搓洗口,我竟然无法抑制的剧烈的悲伤起来,眼泪也很快的涌上来,我赶忙抬起头,当水从我的脸上流下来的时候,我的眼泪也喷涌而出。我掩盖了我的眼泪,但是我的体却在颤抖,菲菲感到了我的异样。

    “你怎么了,风哥。”那声音温柔似水,融化了我的悲伤,我没有回答,而是抱紧了菲菲,然后深深的吻上了她。

    我睁大眼睛,嘴唇颤抖着,一丝丝的在菲菲光滑的皮肤上移动,我要记住菲菲每一寸皮肤给我的美好感觉,菲菲轻轻喘着。她正在享受着幸福,她无法理解此刻我内心深处的复杂感,强烈的快感掺杂着强烈的悲伤,两种力量交织成巨大的漩涡,将我整个的吞没。

    夜已深,菲菲已经熟睡了,激令她暂时忘记了痛苦,她才能睡的这么安详,她的头枕在我的胳膊上,秀发披散开来,轻柔的覆盖在我的体上,如同温的水漫过干燥的皮肤。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菲菲,我怕闭上眼睛我就再也不能记起菲菲的样子。月光散落进来,照在菲菲无暇的脸上,让那张光洁的脸更如白玉。很快我不将再也看不到这张脸庞,当我午夜醒来的时候,我的边只有黑通通的铺,那个让我心感温暖的温体,将不再在了,再寒冷的冬夜,我也只能自己孤零零度过。我想到了赵雪死后,一个中秋的夜晚,我写的那首诗歌,三年了,那种死般的悲切又一次的剧烈的割扯我的心。

    “月光洒下千年的风霜

    落入苏轼不干的酒杯里

    孤独的人

    举起千里的思念

    却怎么也约不到千里的婵娟

    冷风吹落寒星

    泪光点点

    无言独上高处

    望不尽霜华万千

    当你有一次在我的记忆里翩翩起舞

    我再一次醉倒的桂花酒里

    午夜的小虫啼不断

    秋的恐慌

    就如现在的我

    看不到你的双眼

    亲的人儿啊

    我曾用月牙比喻你的双眼

    这样的夜 这样的月

    怎不让我肝肠寸断

    月依然会圆,可是人却不再会团聚了,三年了,赵雪留给我的伤痛,还没有完全愈合,此刻却又要更深的撕开了。只是赵雪的离去让我慨叹生命的无常,而菲菲的离去,留给我的除了痛苦,还有无法挥去的悔恨。也许赵雪离开后,我就应该接受一辈子的孤独,隔断我所有的愫与**。不让任何女人再以任何理由走入我的生命。可惜我没有这么去做,我无耻的将我的悲痛转嫁给别的女人。如今我不能一错再错了,也许菲菲爸爸的说的很对,菲菲离开我也许会更幸福。时间会改变一切,对赵雪的刻骨铭心,我不是一样能接受别的女人吗。同样的过上几年,菲菲会淡忘我,当一个更好的男人走入她的生命,她也许就能笑着迎接幸福,我应该默默的为她祈福。

    我和菲菲还有三天的时间,这三天我们怎么度过更有意义呢,我陷入了沉思。我想起了曾经和赵雪的一个约定,我们相的时候,曾经约定我们结婚后一起去看大海,她说我的心就如海洋般宽阔。她向往着,我能抱着她,一起融入海天的一色中。后来和菲菲说起这个约定,她说她从来还没有看过大海,我抱着她说,等我们不忙了,我们一起去看大海。而今我们要分手了,在大海边分手,也许更加的令我难忘。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