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节 夜色深沉

    天黑了下来,随着夜幕越来越沉,我的脸色也越来越暗淡,绪也越来越焦躁。现在我摸不清莫晨是一种什么状况,从小青被活活掐死这点来看:这个莫晨不是过分恶毒,就是精神失常了。时间拖的越久,菲菲就越危险。我现在特别担心菲菲坚决的反抗莫晨,激起他的愤怒,对菲菲作出过分的事。毁容或者伤及命。至于菲菲会不会受到侮辱,则不在我担心之列。我倒是希望菲菲能屈服莫晨的威,至少这样菲菲是安全的,可是从菲菲的格出发,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车还在郊区附近的路上疾驰,我打电话联系着菲菲爸爸,和黑蛋那两队人马,他们也是一无所获。我打完电话,心里说不出的烦躁,猛的拍打着方向盘,正在这时候,前方一辆大卡车向这边冲来,我忙向边上打方向盘,刷的一声和大卡车擦而过。

    我刹下车,忙去看旁边的灵狐。我看到灵狐脸色苍白,但是表上并不是那么的恐怖。两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眼里没有惊慌。

    “灵狐,你没事吧,对不起,我差点害了你。”

    “还是停一下吧,你太累了,今天都找了一整天了。”灵狐的手从我的后边伸过来,轻轻得把手放在我的背上。经历了一次死亡的威胁,灵狐还能够来安慰我,对于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真的是难能可贵的。

    我走下车,准备透一口气。点着一颗烟,夜黑的很可怕,周围除了烟的亮光,没有任何的光亮,风在吹,听来如同恶鬼在嚎叫,我仿佛看到黑暗中有无数只森的手伸向一个方向,耳边仿佛听到了菲菲凄厉的喊声。极端的恐怖在我的骨子里透出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我的体抖起来,连手中的烟也拿不住了。

    看我这样,灵狐竟然抱住了我。

    “林风哥哥,你要坚强,菲菲姐姐这么好,不会有事的。”

    灵狐温暖的体和温柔的话语让我多少平静下来,但是随即我想到了某些事,猛的把灵狐推开了。

    这一刻,赵雪临死前那深的一望、芳雨脸上两个长长的刀痕、玉儿手腕上苍白的伤口,关于菲菲不良的想象一起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与我眼中完美充满稚气的灵狐的脸相互纠葛,让我的头几乎要炸开。我痛苦得看着灵狐,双手捂住头。冲灵狐大声的喊道:“你离我远点,越远越好,我是个灾星,和我在一起的女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这么说着,我的头剧烈的痛起来,我都站不稳了,子向后倒去,重重的撞在了车上。

    灵狐先是一怔,然后是不顾一切的向我扑过来。把我紧紧的抱住。

    “林风哥哥,你怎么了,我第一次看到你这样,你的眼神好冷,好绝望,你不要这样,你不是灾星,一切都是意外。”

    我子顺着车子滑下来,连灵狐也被我带着坐到了地上。我子缩成一团,冷的很厉害,灵狐用瘦弱的体努力着,试图让我处于她的全部保护下。并轻轻的唱起一首彝族的歌曲,那声音轻灵至极,在这歌声中我的心逐渐平静下来。

    我头脑中一切痛苦的回忆,被歌声挤了出来。我咬咬牙站起来,灵狐随着我一起站起,我闭一下眼,告诉自己,要坚强,菲菲还等着我去救。然后我睁开眼,双手轻轻拍了拍灵狐的肩膀。

    “妹妹,谢谢你。”

    看到我的眼神恢复了正常,灵狐笑了,同时泪水也流了下来。

    一张极端美丽的脸上笑容与眼泪并存,这是一幕何等震撼的美景,让人感到极端的美好。

    “傻丫头,怎么能说哭就哭,说笑就笑呢。”

    “我是被你对菲菲姐姐的深感动了,你好伟大,林风哥哥。”

    “好了,小姑娘,我们不要耽搁了,继续寻找吧!”灵狐的话我听的很清楚,虽然我表现的很平淡,但是内心深处我却感受到了一种力量

    车继续向前开,我看到了一座盖到一半的楼房,我心里一震,这倒是一个藏人的好地方。我把车停在楼的前面,这楼应该一直停着工,连看工地的房子都有点破败了。我下了车,兴奋的向前走,灵狐快速的跟着我,我自然的把手伸到后头,抓住了灵狐的手,两个人慢慢的向前走着,楼前的空地很不平,有很多建筑垃圾,天很黑,我们靠着手机的光亮艰难的前进。

    很快我们走进楼内,楼内更黑,风吹过窗洞,发出诡异的声音。我心里多少有点害怕,手中握着的灵狐的手汗津津的,这么冷的天她竟然还出汗,可想她是多么的害怕,我不由得有点痛心,这场劫难本与她没有多大的关系,却要陪我受这样的苦,我看了灵狐一下,虽然很黑,但是我还是看到了她明亮的双眸。眼神很淡然,不像是面对黑暗的恐惧,而是如同在公园里闲庭信步。这也驱走了我心中的惧意。静下来,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我听到一个粗重的呼吸,来自于楼上,很清晰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心里不由的一阵狂喜,心几乎跳到嗓子眼,手也紧紧抓住了灵狐的手。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