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节 血雾恶梦

    有时候会恨夜太漫长,有时候又恨夜太短暂,一夜缠绵,就这么快的过去了。早晨的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我知道我的新婚之夜结束了。

    芳雨轻摸着我的部:“风哥,真的好幸福,不过我现在想睡一会了。”

    “那好啊,睡呗,我看着你,然后看你从睡梦中醒来。”

    “可是,风哥,我好兴奋啊,我睡不着啊。”

    “那我们就不睡。”

    “可是我的病需要休息啊,我还想早点养好伤,陪你一生一世那。”芳雨噘嘴的样子还很可

    “那怎么办呢。”我皱起眉头。

    芳雨把手放在我皱着的眉头上:“风哥,这很好办啊,你去帮我买几片安眠药吧。这样我就睡着了。”

    “好,我去,你等着啊,有人敲门你千万别开门。”

    “知道了,我现在也不怕了,谁来我就吓死谁。”芳雨吐舌头作恐怖状。我刮了下她的鼻子,然后开始起

    下楼就有一个小药店,买了五六片安眠药,就上了楼。

    芳雨看我来了,从上直起子:“来,风哥,抱抱。”

    没想到芳雨也会来小女人的这一手,看来幸福中的女人都是可的小女人。我走过去,抱了抱她。

    她闭上眼睛做陶醉状:“啊,幸福啊,对了,我肚子饿了,风哥,我想吃龙家包子,你去给我买好不好。”

    “好啊,你让我摘星星我也愿意。”

    芳雨亲了我一口:“你真好,去吧,我可怜的等着你。”

    芳雨说的这个“龙家包子”位于郊区,开车去来回也得20分钟。路上我把车开的飞快,我们现在正如胶似漆,多分开一分钟都会很难受。

    买了“龙家包子”,把包子放在车上的时候,看着包子我偷着笑了,为心的人办事原来是这么幸福。和菲菲在一起的时候为她做的事太少了,而现在我已经准备离开她了,欠她的也许只能下辈子再还了,想起菲菲,我不由有那么一点心痛,这样做也许对菲菲并不公平,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芳雨现在更需要我。

    回到雪洁居,芳雨弄好了两杯坐在饭桌前等着我,放下包子我们就开心的吃起了饭。

    吃完包子,我拿起牛准备喝的时候,芳雨伸手拿过了杯子,用嘴轻轻喝了一小口,然后笑着对我说:“温度刚刚好,相公快喝吧,怎么样,你老婆贤惠吧。”

    “那当然,我老婆那还用说。”我轻轻揽了揽她。

    “那好啊,你一口气把它喝掉吧。”

    我毫不犹豫的把牛一干而尽。芳雨笑盈盈的看着我,等我喝完,芳雨好像犹豫了一下,又递过她的杯子。

    “我不想喝了,你也喝了它吧。”

    “你不喝吗,你不更需要营养,你还是喝了吧。”

    “我想让你喝嘛,你嫌弃是我的杯子!。”芳雨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

    “那有啊,我喝!!!”我举起杯子准备喝下去,芳雨又抓住了我的手:“算了,算了,还是不要喝了,营养过剩了也不好。”说完不由分说的把杯子又夺回去了。把杯子放下的时候,她好像有点如释重担的样子。

    “芳雨你怎么了。”我有点怀疑。

    “就是太高兴了,兴奋过头了。你去帮我倒杯水,得喝药睡觉了。”

    我去给芳雨倒水,我回来的时候芳雨已半躺在上,手里拿着两片安眠药,在我的注视下,她喝下了安眠药,然后就躺下了,我帮她盖盖被子,芳雨做甜蜜状,然后闭上眼睛,很安详的样子。我也感觉到了一阵阵困意,也许是昨晚上太累的缘故,这困意竟是如此的强烈,我克制了一下,还是很困,于是我躺在芳雨的边,也睡去了。

    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我和芳雨漂流在茫茫的海里,周围都是水,我们分不清方向,我们紧紧依偎着,芳雨子发着抖。我安慰她说到:“芳雨不怕,我们在一起什么都不怕。”

    “啊,风哥,菲菲,你快看菲菲,好恐怖啊。”我转头看去,我看到菲菲披头散发,满脸是血,从天而降。我大喊“菲菲、菲菲。”

    “风哥,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要离开我。”说完就向我边扑来,和芳雨碰在一起,然后纠缠成一团,最终她两人化成一团红色的雾气,一起消失了。我惊出一冷汗,猛然间从梦中醒来。我忙去摸我的边,竟然边是空空的,我一下子从上崩起来,看了看边,果然没有芳雨,我的心开始变凉了,我奔出房间,大声的呼喊着芳雨的名字,奢望芳雨在其它房间里轻轻的笑着回答我,可是没有,除了我的声音,我什么都听不到。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