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节 莫名担忧

    我看着他离去,心里的担忧愈加的浓烈了。这时候,我觉得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正在走神的我,紧张的缩了下子,回头看时,是钟成,满脸笑容的看着我,边陪伴着笑的很灿烂的芳雨。

    “兄弟,官司赢了,这次你得好好谢谢我,请吃饭。”

    “是啊,值得庆祝啊,请吃饭。”芳雨也接着说到,并且笑盈盈的看着我,这完全是一个朋友的担心,我看着芳雨的俏脸,有点发呆。

    “喂喂,你不会痴呆了吧,没听明白吗。”钟成打了我肩膀一下。

    旁边的菲菲也拽了拽我的衣服,小声的说道:“风哥。”

    “钟成你要保护好芳雨,一定要保护好。”我突然冒出了这一句。

    “你看来真秀逗了,我女朋友我当然会好好保护了,好了,今天也不要你请吃饭了,我先走了,走,宝贝。”看钟成的样子,感觉他好像很轻松,我想再说甚么,却只能言又止了。这时候钟成已经在大庭广众下搂住了芳雨,准备离开,芳雨在钟成的怀里,冲我们挥手,洁白无暇的脸上,盛开了艳丽的花朵,看着芳雨的笑脸,我的眼睛竟然有点模糊,强烈的预感到,我这将是最后一次看到芳雨的笑脸了,从此以后,她将淡出我的生命了。

    晚上,和菲菲及岳父大人一起吃了饭,岳父大人又过问了一下我们的婚事,这个问题我和菲菲已经商量过了,我们想天气暖和一些,在四五月份结婚,因为我感到只有那时候菲菲才会是最美的。方老板也没甚么异议,并告诉我,他已经在京城为我们买好了房子,随便我们甚么时候去住。看来这个方老板果真是有钱,他现在在想尽一切办法来让菲菲幸福。

    送走岳父大人,我和菲菲打理完生意,就早早睡下了,睡前我莫名的焦躁起来,感觉心里如同有一团乱麻,我翻来覆去的硬是睡不着。菲菲看出了我的异样,搂紧我问我:“你怎么了,风哥。”

    “不知道,心里莫名的焦躁。”

    “别担心,风哥,我们小心点就好了。”菲菲一句话点醒了我的担心。

    “奇怪了,我怎么变的这么小心起来,我难道真变了。”

    “不是,风哥,你是太在意我了。”菲菲向我的怀里拱了拱。

    “也许吧,好了,宝贝,不想了,我们觉觉。”说着刮了她的鼻子一下。

    迷迷糊糊的就这么睡着了。恍惚间,我感觉眼前血光一片,我大叫一声,从上坐起来,我的心里浮现出了一个想法。这让我异常的恐怖起来,我慌忙的找着我的衣服,菲菲被惊醒了,奇怪的问我:“风哥,你怎么了。”

    “菲菲,我要出去一下。”

    “出去一下?”

    “十万火急,我必须出去下,不要问我为什么,还有你要好好的,别乱走。”说话间,我的衣服已经穿的差不多了。

    菲菲,听我这么说就不再追问,只是帮我扣着衣服的扣子。

    “不行,不行,还是不行,怎么办,对了,黑蛋。”我自言自语着,拿出我的手机,打通了黑蛋的号码,是我新给他配的,并嘱咐他最近要24小时开机。

    果然黑蛋的电话是通的:“黑蛋,你火速赶到咖啡店,守在你菲菲姐姐旁,看着她,如果她有一点点损失,我拿你试问。”

    “啊,好好好。”黑蛋从梦中醒来,一开始没弄懂甚么事,听清我说的话,大声的答应到。

    在菲菲的帮助下,我很快穿好了衣服,菲菲也赶忙穿好衣服,我下了,鞋也没怎么穿好,就向楼下跑去。打开卷帘门,我看到黑蛋,正向这边奔跑来,我招手让他赶快进咖啡店。

    我则是奔向了我的车,开上车,我狠踩油门,车飞速的行驶起来,撕破午夜的死寂。夜是这么黑,黑暗中总有一些邪恶滋生。

    我开车奔向的芳雨的家,现在我的脑子里其实一片空白,就是有一个念头,奔向那里,奔向那里。

    来到芳雨楼下,芳雨的窗户黑着,这黑暗给我莫大的压抑。我放下车,飞快向楼上跑去。午夜时刻,楼内静的要命,踏动楼梯的声音是那么的空洞。

    终于到了,我敲了敲芳雨的门,没有反应,再敲,还是没有反映。这时候我就 有点急了。我向后退了几步,猛的撞出去,铁制的防盗门纹丝不动,我却被弹了出来,的,这门甚么质量啊,竟能这么好。

    我准备再次撞去,却猛然想起了甚么,手慌忙的摸向腰间。

    找到了,找到了,我找到了芳雨曾经给我的房门钥匙,钥匙坠上的芳雨正冲我微笑。我手抖动着打开了芳雨的门。

    屋内意外的静,静到我的血液都要凝固了,一种强大的不安裹紧了我,我竟然发现自己呼吸困难了,但是我的脚步却没有慢,飞快的向芳雨的卧室奔去。卧室的门是敞开的。

    我迈进卧室的门,顺手在熟悉的位置按开了灯,屋子里猛的亮了,等我的眼睛适应了屋内的光线,我看到了足够我惊恐数辈子的场面。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