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节 婶侄密谋

    黑蛋节和我们告别后不久,他的老母亲就去世了。和他老母亲相差不多久,原来孙老板公司的老会计也死掉了。孙老板看黑蛋老实就让黑蛋接了会计的活,本来在这样的小企业里,会计本来是一家人来担当的,可是孙老板的女人没有任何文化,所以一直都是孙老板信任的人担当,黑蛋获得了一个美差,工作轻松了,同时在别人眼里他的位置也变了。

    孙老板在城里包了一个二,是一个妖艳的女人,就是那天我碰到黑蛋的时候,和黑蛋在一起的女人。孙老板包养着她,但是对她存有戒心,除必要的生活费用外,这个女人得不到太多的钱。孙老板包养小老婆的事,他公司的人都知道,尤其是黑蛋,成为孙老板的亲信后,就更多的接触这个女人了,这个女人也好像对黑蛋特别的

    那一天,孙老板去外地谈一个项目。那个女人突然打电话给黑蛋说孙老板不在家里的煤气要换了,让他赶快过去帮忙,实诚的黑蛋飞快的骑着自行车赶到了老板娘的家中,一阵小跑上了楼,敲开了门,开门后,黑蛋看到了一副令他心跳的场面。

    老板娘是穿着一件睡袍给黑蛋开的门,很显然她刚刚洗浴完毕。头发柔柔的垂在前,丰硕的部象要跳出睡袍。媚眼含感的嘴唇猩红,对年轻气盛的黑蛋来说,这无疑是一种致命的惑。他看到老板娘,呆了好一会,然后才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这时候老板娘媚的说:“哎呀,富有啊,你赶来的好快啊,你看你,都跑出汗来了,来姐姐给你擦擦。”

    说着老板娘就抬袖子给黑蛋擦汗,黑蛋个子很高,老板娘有意无意的绷直了子,这样,老板娘丰满的部就和黑蛋低着的头保持了较近的距离。黑蛋感到头哄的一下子就迷糊了,只是感到子发,老板娘雪白的部老在脑海里晃来晃去。

    “婶、婶子,煤气罐在那里。”(黑蛋比孙老板小一辈,虽然老板娘和他差不多,他也要叫婶子的)

    “这孩子,叫姐姐就好了,叫婶子就把人家叫老了,急甚么啊,来姐姐先给你倒杯水喝。”说着就拉着黑蛋的手向里边走去,腿踢了一下门,就啪的一声锁上了。

    黑蛋的手被老板娘细嫩的小手抓着,鼻端闻着老板娘成熟少妇的香味,每走一步都如踏在棉花上一样,头重脚轻。

    黑蛋被老板娘按在沙发上,就去给黑蛋倒水,走的时候,故意的扭动着股,黑蛋忍不住去看,看着看着气血就开始上涌。等老板娘倒来水的时候,黑蛋已经口渴的要命了。他拿老板娘的水,一饮而尽。但是还是渴的要命,他拿着杯子,眼睛冒火的看着老板娘。老板娘伸出手来,从黑蛋手里拿杯子,却握住了黑蛋的手。脸上挂上发自骨髓的态:“富有兄弟,是不是很口渴啊,要不要姐姐再给你倒杯水啊。”

    “不,不要了,我去扛煤气。”黑蛋说着就想着站起来,由于慌张,忘记了老板娘的手还拉着自己,他一站,老板娘,就顺势坐在了地上。并夸张的哎呀一声。

    黑蛋赶忙蹲下来:“婶、婶子,你怎么了。”黑蛋的话已经不连贯了。

    “哎呀,我扭着脚了,富有,你抱姐姐上上去好吗。”

    “不行,不行,婶子,那多不好。”

    “甚么不好啊,富有,你不会让你姐姐爬到上去吧。”

    黑蛋听了后,没再多想,就把他婶子抱了起来,老板娘双手紧紧搂住黑蛋的脖子,体尽量的贴近黑蛋的部,眼睛紧紧看着黑蛋,看得黑蛋不敢看她,只能低下头,这样更要命,眼睛里塞满了老板娘的部。黑蛋呼吸急促起来。

    把老板娘放到上,黑蛋想站起来离开。却被老板娘紧紧拉住。

    “富有,你就这么怕姐姐吗,姐姐就长的这么吓人吗。”

    黑蛋只有坐下来,忙不跌的说:“不,不,婶子,你很俊啊。”

    “是吗,我哪里俊啊。”老板娘将子靠近了黑蛋。黑蛋下意识得也靠近了。

    黑蛋斜着眼睛看向老板娘,那样的体,充满着无限的女魅力,对还是处男的黑蛋来说,是很难抗拒的。黑蛋渐渐被吸引的抬起头来。眼睛开始直视老板娘,整个人开始失去控制。

    看到黑蛋直眼了,老板娘开始加紧攻势:“说啊,刚刚看你好坏啊,光看我的**,是不是想看的清楚点啊。”

    黑蛋拼命的点点头,老板娘干脆拉开了睡袍:“好看吧,来摸摸啊。”声音说不出

    黑蛋试探着伸出手来,颤抖的慢慢向老板娘的部靠近,看黑蛋这样,老板娘一下子拉住了黑蛋的手,将手按到了她已经坚部,叫一声,和黑蛋滚在了一起。

    在老板娘熟练的引导下,黑蛋完成了自己对自己的处理,将自己变成了男人。老板娘也尽享受了年轻的体,她应该是非常的痛快和舒服。但是完事后她却哭哭啼啼的依偎在黑蛋的怀里。

    “富有,你好坏啊,我们怎么能做这种事啊,让你孙叔知道了,可怎么好。”

    黑蛋看她哭啼,变得手足无措,不知道是该抱紧她,还是站起来,心里也开始害怕,是啊,孙老板知道了可怎么办,他会撵我走的,我怎么能作出这种事,孙老板这么相信我,我怎么能这么禽兽不如。黑蛋越想越心虚,子竟然发起抖来。最后,他想到,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孙老板知道。于是他抓住了老板娘的手:“婶子,求求你,不要让老板知道。”

    看着黑蛋这样子,老板娘知道不能吓他了:“哎,傻弟弟,这事我怎么会让老板知道呢,姐姐其实是恨喜欢你的,你只要答应姐姐对姐姐好,姐姐不会亏待你的。”

    黑蛋看到老板娘含脉脉的眼睛,想到刚刚的**一刻,心里第一次产生了男人对女人的依恋,我无法把这种感说成是

    “会的,我会的,你放心我黑蛋要对你不好,我就出门被驴踢死。”

    “这还差不多,来我们继续。”

    “继续,继续甚么。”黑蛋没明白甚么意思。

    “当然是再做一次了。”说着将体缠上了黑蛋,于是黑蛋又一次的**。

    从这次后,黑蛋就开始了他的偷之旅,老板娘使尽全解数,让黑蛋对她死心塌地。

    那一天,在两个人娴熟的完成苟且之事后,老板娘长叹一声,起点着了一支烟,黑蛋忙坐起来,在背后抱住了老板娘“红玉,怎么了,你在愁甚么。”(老板娘叫周红玉,现在黑蛋已经不可能叫她婶子了)。

    红玉回转子,摸了摸黑蛋的脸:“富有,我好想永远和你在一起,但是那个孙老头是不会放过我的,何况我们现在都这么穷,在一起也过不上好子的。”

    “你要是真喜欢我,我们就一起跑吧。”黑蛋眼里充满着质朴的渴望。

    “就这么跑吗,那不便宜了那个老头,我的青都被他占有了,他又这么吝啬,一分钱都不多给我。”

    “那我们怎么办。”黑蛋搞不明白老板娘的本意。

    “富有,你说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老板娘环住黑蛋的脖子。

    “嗯,俺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那我的话,你听不听。”老板娘滴滴的说。

    “听,我不听你的话就是芍种(傻瓜的意思)。

    “我有一个计划,你能同意吗。”

    “计划,甚么计划,你快和俺说吧。”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