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节 共商大计

    这时候的我,正躲在看守所的角落里,查看自己的伤口,刚刚在酒吧我受的伤不清,现在静下来,才感觉到疼痛,并且到现在我还没有吃饭,可以说是内忧外患。现在我的脑子里基本上是空白的,我无法正常的思考。对这种体的痛苦,我一向比较麻木。

    我正在走神的时候,突然听到狱警喊道:“林风,你的律师来见你了”

    “律师?”我有点发蒙,怎么冒出个律师,随即想到可能是菲菲找来的。

    我跟着狱警来到会见室,竟然看到一个美女坐在屋里:“的,还是个美女律师”(这个时候还不忘看美女,真是不可救药了)定晴一看,我差点惊呼出声:“怎么这个律师是芳雨。”一时间我又惊又喜。

    好久没看到芳雨,加上我现在心十分的脆弱,见到如此可亲的一个人,心里的激动是难以表达的,我刚想喊出芳雨的名字,却看到她冲我做了个声的动作,我奇怪的看了看她,随即想到律师的事,就明白了个大概。

    我坐下来,眼睛始终没离开芳雨的眼睛,现在我们在进行着眼神的深入交流。现在的芳雨早已经忘记我们是已经分手的恋人,眼中的关切分明是恋的侣对另一半的牵挂,让我感动,很是温暖。

    这时候,站在芳雨背后的胖胖的警官,对送我进来的狱警说:“小赵,你忙去吧,我在这里盯着就好了。”

    狱警说了一声:“行,所长”,特意看了看纪芳雨律师,才走出去。

    “好了,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有什么话,你们就赶快说吧”那个胖警察说完,就也走出去了。

    我一下子就抓住了芳雨的手,芳雨也没有让我放开的意思:“风哥,你没事吧,好担心你,时间不多,你有什么话要说,我和菲菲姐姐,月妹妹,还有钟成,正在想办法救你出去。”芳雨很急切,想一下把话都说完。

    “芳雨,真有点想你了,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还能看到你。”我可不关心那么多,我只想好好看看芳雨(纯粹一花痴)。

    “风哥,这时候你还说这个,你出去后,我们再好好说这些吧,现在我比较担心你的心理状态,可能这次事不容易解决。”

    “没事,不要担心我,大不了我就把牢底坐穿,现在我比较担心的还是菲菲,你告诉钟成,这几天看紧了菲菲,一方面,我怕那家伙的人再去闹事,再就是怕她为救我做傻事。”一想起菲菲现在一个人孤单的承受这些负累,我心里就猛烈抽搐,再就是不要让我的父母知道。“

    “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菲菲的,关键是你,记着,他们审讯你的时候,你一定不能感用事,别让他们抓到什么证据。”芳雨无比的了解我,看来她进来见我,确实是最合适的。

    “我会冷静的,哎,必须做好与这些邪恶势力长期作战的准备,芳雨你也要照顾好自己,钟成对你还好吧,如果不好的话,我会让他好看的。”

    “他很听话,很照顾我,你有没有受伤,我们会尽快为你办保释的。”

    我攥起拳,挥挥胳膊,然后很灿烂的冲芳雨笑笑:“这几个小痞子,还奈何不了我,怎么说我也是唐唐男子汉。”

    芳雨看到我这样,无奈的笑笑,笑的很舒展:“你啊,真拿你没办法。”

    看她笑,我好想吻她一下子,可是一想到现在她是钟成的女朋友,我就有点泄气,只是抓着芳雨的手,加大了力度。

    “行了,到时间了。走吧纪律师”

    芳雨很不舍的站起来,然后拿起放在一边的包裹,递给我,告诉我这是我家人准备的衣服。

    芳雨走了,我又回到了黑冷的牢房,继续我的囚徒之旅。

    芳雨来到外边,菲菲和月立即就围上来。

    “芳雨,风哥没事吧。”

    “芳雨姐姐见到风哥哥了。”

    “看上去他的精神状态很好,你们不用太担心了。”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菲菲说着,看着屋子外头,仿佛她能透过高墙看到我一样。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还是去咖啡店,一起商量一下,下一步怎么办吧。”钟成提议到。

    “好,新良,你能一起去吗。”月立即响应到,并随即看着吴新良,看来是很希望吴能更多的参与此事。(真是傻丫头,男人怎么会帮敌)

    “当然,我们走。”

    在我的咖啡店里,他们聚在一起,商量着怎么救我。

    “我想,这次那个辛布政肯定会装成重伤,然后利用关系陷害风哥,他们的势力太强大,我们左右不了他们,现在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吗?”菲菲一脸愁容。

    “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先把林风保释出来,这毕竟是一个治安案件,他们也不能太长关押他,何况林风上也有伤,不适合坐牢房的。”钟成说到。

    “事没那么简单,从林兄弟被邢拘这点看,他们是下了狠手了。”

    “难到公安局就是他们家开的吗?”月激愤的说。

    “我明天去躺省台,让我的朋友再帮帮忙,估计他们报道出来,应该能给他们点压力。”

    “不行我就去省城去告,省里他们不会还有人吧。”菲菲坚定的说到。

    “这些办法都可以,可就是做起来很麻烦,我这里倒是一个好想法。”吴新良是这些人里边最冷静的。

    “新良,你快说。”

    “他们这么嚣张,无非是因为辛布政的父亲是市里的领导,对付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找更大的领导来干预这个事。”

    “可是我们谁认识更大的领导呢。”月忍不住插话。

    “光认识还不行,还得说话有力度。”

    “那等于没说,哪有这样的人。”月不停的插话。

    “月妹妹,你别着急,让吴经理说下去。

    “有个人能行,可惜不知道他帮不帮忙。”

    “谁”听到有希望,菲菲赶忙问道。

    “于小姐,你还记得到你咖啡店的那个方老板吗,他想在我们这里投资,和我们市里的书记、市长有过接触,现在各地的招商引资任务都关系着官员的升迁,方老板的项目投资很大,市里一心想达成协议,估计如果方老板能帮忙,林兄弟的事就好办了。”

    “方老板,你不是和他很熟吗,吴大哥,求求你,帮我求求方老板行吗。”菲菲哀求吴新良。

    “这个……”吴有点犹豫。

    “新良,你就帮帮风哥吧,林主任平时对我很照顾的。”

    “不是我不肯帮,只是方老板这人很怪,我也没把握,既然这样,我就打电话试试。”说完吴老板就拿着电话出去了,一屋子的人就焦急的等待着。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