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节 分手之前

    月的口拼命的起伏着,眼光却象两把利剑,刺穿了我的膛,看到一个恨意深深的月,我冒出了一个古怪念头“该死的小丫头,敢这么嚣张的对我,既然你不听我的劝告,硬要向火坑里跳,与其便宜吴新良那个禽兽,还不如我先解决你好了。”这么想着,我的头脑开始一阵发混,下体充血。一只手伸出来,猛的一下扯开了月的外衣。啪嚓,月外衣的扣子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啪”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然后头脑“嗡”的一下清醒了。是月给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我向月看去,看到月咬紧了嘴唇,下唇仿佛已经渗出了鲜血,月的眼睛大大的挣着,泪珠从眼眶里流下。

    “我恨你,风哥哥我恨你。”说完月从脖子上扯下一件东西,重重的扔在了地上,啪的一声,晶莹的东西四散开来。月猛然转,跑出了制作室,我低头去看月扔掉的物体,正是我送给月的玉月亮,我低下子,将破碎的玉片一片片拾起,将它们放在手里,看着它们反出灯光的五彩,茫然若失。

    坐在办公桌前,想到刚刚的事有点失落的感觉,我没想到我和杨月之间能成为现在的这种样子。不成,难道就只能恨了吗,在与恨之间,难道没有一个中间的感吗?也许这种东西就是一种很极端的东西,既然极端,也就没有过渡。月今天的表现,让我和玉儿毅然分手的决心有点动摇。我怕提出分手后,结果我和玉儿的关系会和月一样,由甜密意到冷漠薄。好像薄这个词不太合适,恨也是一种深刻的感。我拿起电话,想打给玉儿,可是几次都放下了。

    到中午的时候,我终于还是下定决心,权衡下来,还是菲菲更加重要。于是我打通了玉儿的手机。

    “风哥,是你吗,真的是你吗?!”电话那端的玉儿十分惊喜。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的甜美。

    “玉儿。”我很无力的喊了一下她的名字,心里却有巨浪翻滚。

    “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理我了。”

    “玉儿,晚上,出来一下好吗”我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一些。

    “好啊,好啊,我们去那,今晚上我们好好在一起好吗。”玉儿的语气竟然十分的激动。

    “下班的时候,我在局门口的公园前等你好吧。”

    “好,你说去那就去那。”

    挂断电话,和玉儿过往的一幕一幕,在我的眼前浮现。护城河边的感萌发,玉儿家的疯狂舞蹈,播音室的激,在省城的两**。那充满惊奇与刺激的一次次惊艳的感觉,让我如何忘记得了。忘记不了也要忘记,这也许就是多要付出的代价。

    夕阳西下,我站在公园的门口,心复杂的等待着,我不知道是盼着玉儿早点来还是晚点来。

    可是玉儿终究还是来了,我看到玉儿的车向我开来,仿佛从我的心上撵过,我一阵眼前发黑,头脑发晕,干脆闭上了我英俊的眼睛,省的看到漂亮的玉儿,再动摇我的决心。

    在我闭上眼的一瞬间,我竟然冒出一个念头,就这么永远不再睁开,自己也许就不那么累了。唉,连我这样风流倜傥、潇洒风流的人也产生了厌世绪,这个世界真的是不可救药了。

    “风哥!”一个很动听却很遥远的声音传过来,是玉儿在喊我的名字,可是不知道今晚过后,她会怎么喊我。

    我不得不睁开了眼睛,玉儿正站在离我有十米远的地方。今天的玉儿看得出经过了刻意的妆扮。魔鬼般的材,俏丽的站在黄昏红色的霞光中,轻轻的展开笑颜,在这瞬间,感觉霞光一下子升腾起来,充满在我和玉儿之间,这美让人窒息。但是这样的美并没让我高兴起来,因为这是一个分别的黄昏,红色的霞光不代表喜悦,因为心里流出的血也是红色的。

    玉儿向我走来,距离越来越近,一步、两步、一米、两米。第一次我感到美女走近你的时候是痛苦的。

    终于,玉儿站在了我的面前,用她那明亮而深沉的大眼睛,将多和喜悦倾洒给我。我看着玉儿,在这一刻,心里空洞洞的。

    “风哥,怎么这么看我啊,见到我难道不高兴吗?”玉儿在笑,这笑在这一刻却如锋利的刀一样。

    “没什么。玉儿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谈谈吧。”

    “好啊,好啊,我正有件高兴的事要告诉你呢。”奇怪的是玉儿今天格外的兴奋。不知道她所谓的高兴的事是什么。现在再高兴的事也许都无法让我高兴了。

    “玉儿,要不先找个地方吃饭吧。”我心想,一起吃饭能把分手的时间推后些。

    “时间还早,我们还是先一起走走吧。”

    “走走,也好,去那”听了玉儿的话,我心里有点黯然,因为两个人浪漫的散步,更加容易让我说出分手的话。

    “我们去护城河边吧,那是我们第一次接吻的地方。”说到接吻,玉儿一脸的陶醉。这绪感染了我,让我也回忆起那晚上的事

    “我把车停到局里,你开你的车带我去吧。”说完玉儿拥抱了我,并吻了我一下。就转向她的车走去。

    看着玉儿曼妙的材扭动着离去,我的心开始有点动摇。

    开着车行驶在城区,夜色已经降临,街边饭店,歌舞厅的灯都已亮起来,无数的猪头男和虚荣女,躲在灯红酒绿后边,进行着肮脏的交易。不知道是人的浮躁使城市浮躁起来,还是浮躁的都市使人浮躁起来,总之,城市无论大小都是浮躁的。

    我开着车,眼睛直视前方,不敢更多的去看玉儿,虽然我知道也许以后看到玉儿的机会将会不多了。但是我怕看多了,我就不能痛下决心了。

    车内回响着伤感的音乐,是信乐团的《离歌》,是玉儿所在的电台播放的。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

    心碎前一秒用力的相拥著沈默

    用心跳送你辛酸离歌“

    一直以来,我很喜欢这首歌,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听着这首歌曲,回忆起和赵雪的过往,每次都痛的不能自己。

    现在听到这首歌曲,和玉儿即将分手的现实与过往赵雪离开的记忆交织在一起,从两头拧紧我的心,一种巨大的痛感,传遍全

    玉儿竟然跟着吟唱起来,哀怨之气从她温柔的声音中透出来。冷冷的,使车内空调的作用都消失了。

    在这样的煎熬中,我还是努力将车开的慢一下,因为我越来越不愿意分手的时刻到来的更早一些。

    《离歌》终于结束了,这音乐仿佛响了很久很久,我多少舒了一口气。

    “风哥,你喜欢这首歌曲吗?”玉儿突然问到。

    “不太喜欢,太伤感。”我违心的说到,并努力的挤出一点笑容。

    “唉,风哥,要是人世间没有分离该多好。”玉儿叹着气说到。

    “没有分离,也许永远不会明白在一起的珍贵。”

    “风哥,我不要分离,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玉儿的头靠过来,一阵香气袭来,我一阵昏眩。

    “玉儿,小心点,这样会影响开车的。”我提醒玉儿,以便她离我远点,不然我将无法呼吸。

    玉儿乖巧的冲我笑笑,并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怕什么吗,即使我们死了,我也不离开你。”这句温的话,却让我心如针刺。

    这时候,主持人说完了她的话,又一首歌曲响起了,我的天,竟然又是一首伤感的歌,郑均的《门》。

    “也许本来就不该让我进来

    你应该把我拒绝在大门外

    最好不要怪我把你伤害

    你应该知道我没有未来

    可善良的人你打开了门

    现在一切都被破坏

    我奇怪我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你不必原谅我我比你更悲哀

    那道门已经被破坏欢乐再也回不来

    那道门已经被破坏欢乐再也回不来

    就要离别的时候我并不想走

    顾盼左右只盼望着你挽留

    这是最后一回谈论到

    从今以后我将不会再来

    我听到了哭声绝望的声音让我心里很难受

    犹如刀在割流的血很多

    该如何安慰你已经无话可以说

    那道门已经不存在欢乐再也回不来

    那道门已经不存在欢乐再也回不来

    我奇怪我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该如何安慰你只能重复着一句

    和你在一起多美好就算什么都得不到

    和你在一起多美好就算什么都得不到

    真他妈的邪门,这绝对是一个适合分手时候唱的歌,偏偏在要分手的时候让我听到。这不是存心给我心里填堵吗。

    “我听到了哭声,绝望的声音让我心里很难受

    犹如刀在割,流的血很多

    该如何安慰你,已经无话可以说“这几句歌词,也许会是我一会的真实写照。从和玉儿开始的时候,我不是没有想到分手的事,只是那时候觉得,我会很潇洒的分手。到现在我才明白—从激到分手,无论是谁抛弃了谁,双方都会受到伤害。

    终于到了护城河边,我和玉儿走下车,天气已经有点暖意了,护城河的冰已经全部化开。我和玉儿关系实现突破就是在这里,那时候河水结满了冰,我们感的萌发,使冬天充满了天的气息。而今天真的要来了,河里的冰都化掉了,而我和玉儿的关系却即将冰冻了。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