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节 割指血现

    我发现了一个锋利的玻璃碎片,然后把它拾起来,举到我的面前,透过玻璃片,我看到了阳光,阳光中仿佛浮现了芳雨的笑脸,我不由的笑出了声。左手拿着玻璃片,我把锋利的一面对准了我食指的指肚。想了想,又换到了右手拿玻璃片,将玻璃片放到左手食指的指肚上,我闭上眼,咬咬牙,心里没有丝毫的害怕,而是被一种很奇怪的绪控制着,我不是教徒,如果是教徒的话,我也许就能理解这种感受。我的右手一用力,强烈的痛感如电流一般,从指尖流遍全,很痛,同时也很痛快。我睁开了眼,看到我的手在流血,这血让我猛的就想到了七七留在宾馆单上的红色,竟然傻傻的想到,处女之血流出的时候,也许就是这种很痛,也很痛快的感觉。

    我开着车,走在去医院的路上,心很舒畅,虽然伤口还很疼,我一定去芳雨的科室包扎伤口,也许就能遇到芳雨,那我就不是主动去找芳雨了。偶然间遇到,就不是主动去找了。看到这里,各位读者可能会笑我了吧。傻瓜,你怎么知道芳雨上班啊,碰不到怎么办。其实啊,不用担心,我早就想过了,不上班,我就不包扎,我明天接着弄伤自己,直到见到芳雨为止。

    车开到了医院,我穿过门诊楼,直接向外二奔去,砰砰砰,我跑上了楼,来到芳雨的值班室门口,我向里看了看,看到几个小护士在屋里,一个埋头写东西的仿佛就是芳雨。我不由的喜上心头,心中默念,“老天,上帝,如来佛祖,真主安拉。”谢谢你们保佑我直接遇上了芳雨。

    我迫不及待的推开门,对着屋内的护士们说到:“众位天使姐姐,请问这里可以包扎伤口吗。”

    不用看,我就会知道,天使们的眼光都会投向我,这倒不是因为我是上帝,而是因为我是帅哥。我的眼睛始终盯着低着头的芳雨,我看到她在听到我声音的时候,子明显的抖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抬起头来,于是我就又看到了芳雨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庞,当我们的眼神交汇的时候,我感觉一种强烈的快感,迅速的扩展开来,感觉就像荒山瞬间被五颜六色的鲜花覆盖一样。芳雨的眼中也透出惊喜。仿佛我们不见不是几天,而是几年。

    “林风,你怎么来了。”芳雨终于开口说话了。那声音无比的动听。

    我向她招招手,芳雨看到了,赶忙跑了过来,把我拉到外头,去了另一个屋,我仿佛听到了天使们在笑。

    进了屋,关上门,我一下子就把芳雨抱到了怀里,芳雨推了推我。“别闹,先看看你的伤口,怎么弄的。”

    “看什么看,小伤,不碍事的,何况你的拥抱是最好的灵药。”我加紧了怀抱,芳雨也没再反抗,我紧紧的搂住她,生怕一松开,芳雨就消失了一样。我们就这样紧紧抱着,体尽可能的贴在一起,时间仿佛在一瞬间静止了,现在我才明白拥抱的感觉原来是这么美好。

    好一会,我们才分开,芳雨拿起我的手“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啊,伤的还深,我给你包扎下吧。”芳雨的话说的很温柔,这是我很少听到的,所以我就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转去别处拿来了消毒水和纱布,先用面棒沾着消毒水,细心的给我的伤口消毒。芳雨眼睛挣的大大的,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的伤口,眼里是关切和痛心。动作轻轻的,生怕弄疼我。

    “疼不疼,怎么弄伤的。”

    “不疼,见了你什么疼都忘了。”

    芳雨抬头嗔的看了我一眼“就会花言巧语,怎么受伤的不是你的嘴呢。”

    “如果你愿意,我下次就弄伤嘴好了,那样你就不用棉棒了,直接用你的樱唇就好了。”

    “别胡说了,再胡说,我可用力捅你伤口了,你还没告诉我怎么受伤的呢。”

    “自己动手割伤的。”我慢慢说到

    “什么,自己割的,你秀逗了啊。”芳雨听了后,抬起头很奇怪的看着我。

    我在她眼光的视下,很潇洒的点了点头“是我故意弄伤自己的,因为这样我就能见到你了。”

    “见我,你直接来找我就行了,用不着这样啊。只是你真的很想见我吗”说着说着,芳雨低下了头,继续帮我消毒伤口。虽然她低着头,我还是能感到她脸上的戚戚之色。

    看到芳雨这样,我心里十分的不好受,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坦的相呢。我叹了口气:“芳雨,你不会明白的,我想见你却不能见你。”

    “好了,包扎好了。可以了。”芳雨好像没听到我说的一样。

    我把双手搭在芳雨的肩膀上“芳雨,你没听到我说吗,你难道不问我为什么不能见你吗。”

    芳雨摇摇头:“问你能怎么着呢,你方便回答我吗。”

    “我。”我一时语塞。

    “好了,不说这个了,我干脆也不上班了,今天下午就陪陪你吧。你去外边等着我吧,我去请假,并收拾一下。”说完芳雨转走了出去,我跟在她后头,在她进入值班室的时候,我在背后喊了她一声:“芳雨,快点。”

    “恩,我会的,你先下去吧。”

    我坐在车上,眼睛紧紧的盯着医院的门口,终于芳雨走了出来。我打开车门,芳雨低头看了我一下,确认是我,才走进车来。

    “买车了,还不错。”

    “还可以吧,芳雨我们去那。”

    “不如先去兜兜风。”芳雨坐上车有点点兴奋,露出了点笑容。

    “好的,和你兜风,会有飞的感觉。”我很深的看着芳雨。

    看我的样子很认真,芳雨终于完全展开了笑颜。“好了,别酸了,开车吧。”

    “我开着车向郊外跑去。

    在上次吻如雪的那个小树林里,我把车停了下来。我和芳雨下了车,靠在车上,看着夕阳照进林子。

    “风哥,有个问题我想问你。”

    “问啊,什么问题都可以。”我转头去看芳雨,夕阳侧照着她,让她的面部轮廓格外的清晰,眼睛也格外的透亮。

    “你怎么知道,今天来就能碰到我呢。”

    “如果今天看不到你,我就明天再弄破伤口,明天再来见你。直到见到你为止。”

    听我这么说,芳雨转过头来,眼里洋溢着温

    “风哥,你怎么这么傻,你真的这么想见我吗。”

    “是。”估计我眼里现在要冒出火来,芳雨的眼也越来越明亮,脸变的潮红,嘴颤抖着,想说什么,但是没有说出。看到芳雨这样,我的激也瞬间被点燃了,我把芳雨抱到怀里,芳雨主动的吻上了我,在我们体接触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我的体就不再存在了。

    在我的新车里,我疯狂的吻着芳雨,我们用最大的力气拥抱在一起。我们仿佛已经不是在车内,而是漂浮在茫茫宇宙中,以光的速度,在全力的飞驰。我们的体仿佛逐渐的融化,最终变成一束绚丽的光,照亮黑暗的夜空,在这一刻,再也没有林风,再也没有芳雨。我们共同燃烧,融合在一起,迸发出全部的能量,以最璀璨的方式释放,最终一起消散在茫茫夜空中,和黑暗合为一体,我们消失了,但是我们同时也永远不再分开。

    我全虚空,芳雨倚在我的肩膀上,却仿佛只是一个虚无的存在。

    “芳雨,我们不要再分开了行吗。”看着怀里的人儿,我突然间不想再放开她。

    “风哥,我也这么想,可是。”芳雨的眼睛慢慢的黯淡下去,直到变成一片死灰。

    “怎么不能,我不管那么多了,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需要。”

    “风哥,和每个女人结束后,你都会这么说吗。”芳雨淡淡的说到,但是这话却如钢针,让我痛的不能自己。

    “不是的,芳雨,我只想和你这样,你相信我好吗,真的。”我很着急,语气显得明显的迫切。

    芳雨很轻很轻的笑了下,然后说到:“傻哥哥,不要着急,其实我从来都没怀疑过你对我的。”

    “那我们为什么不能永远在一起呢。”

    芳雨从我的怀里挣脱出来,直起子,使劲摇了摇头。然后好像是决定了什么,就猛的停下了。

    “不要问为什么了,其实道理很简单,从开始到现在,在我心里你始终都不过是一个最好的伙伴,我们之间所有的激都源于我们对的渴望,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和你度过一生,我只是想获得深入的快乐而已。我也不想你对我越陷越深了,我们只能做朋友,做知己,我们永远不可能做夫妻。原来以为你总会了解,可是现在,我不得不说出来了,虽然你会觉得我绝。但是这样可能对我们更好一些。”说完,芳雨一下子拉开车门,下了车。我赶忙也跟下来,从后边抱住了芳雨。

    “芳雨,你在欺骗你自己。”

    “嘻,你不要这么说了,我明白我在做什么。”芳雨,这时候竟然还能笑出声。

    “好了,温存完了,我想回去,如果你还拿我当朋友的话,就送我回去吧。”

    “芳雨。”我很深的喊芳雨的名字,希望她能对我好一点。

    “不送我对吧,那我走了啊。”说完芳雨挣脱我,准备夺路而逃,我抓住她的手。“好,我们走吧。”

    在车上我们没再说话,到了市区,我才想起来问芳雨去那里,芳雨说要回家,我想了想,把车停了下来。

    “怎么了,车不行了吗。”

    “不是,我是想多停一会,那样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会长一些。我说完后,很可怜巴巴的看了看芳雨。

    “真拿你没办法。好了,跟我一起去我家吧。不过说好了,不准再说永远不分开那样的傻话。”

    “行行,就这样。”不等芳雨再答话,我就启动了车子。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