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节 渴望相见

    下午,在班上我感觉有点难受,于是就让杨月他们两个去拍镜头,我上了一会的网,感觉有点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在吴新良的办公室里,杨月坐在沙发上,刘主任从背后狠狠的抓住杨月的双手,吴新良站在杨月的前面,一脸的坏笑,他蹲下子,用手托起杨月的下巴。得意的说道:“哈哈,终于落到我手里了,今天大爷可要让你舒服舒服。”,月皱着眉头,使劲向后躲着,吴新良看后笑的更加放肆,笑完后,上前一步,一把扯下了杨月的衣服,月体暴露,大粒的眼泪,啪啪的向下掉,怎么杨月变成了七七。这时候吴新良做张牙舞爪状,刘主任也跟着一起坏笑。我感到一阵的天晕地转。

    我从椅子上重重的倒在地上,我爬起来,感到胳膊有点痛,还好,没有摔成脑出血什么的,想到刚才的梦,仿佛跟真的一样,月雪白的部,在我脑海里竟然异常的清晰,我心里开始犯嘀咕,月没事吧,想到这里我就拿起手机,拨通了月的号码。

    “月,你没事吧。”月接起后,我赶忙问到。

    “没事啊,我好的,吴老板他们正陪着我们拍片呢,听你声音不太好啊。你没事吧,风哥。”

    “没事,刚刚睡醒,月,吴经理亲自陪着你吗。”听到吴新良和月在一起,我很奇怪的感到心里不好受。

    “是啊,他可关心我了,对我照顾很周到啊。”月很清楚的告诉我说,所以很清楚,因为月说的很慢。

    “是吗,很周到吗?”我心里的不舒服更加浓重了。

    “呵呵,骗你了,吴经理离我很远呢。”月很开心的笑了。

    “你这丫头,怎么学坏了。”

    “原来,风哥哥还是在乎我的啊。好了,你再休息会吧,我得继续工作呢,注意别着凉啊,上次你感冒的真可怕。”月挂断了电话,我发了一会怔,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梦中月的部那么清晰,那来自于我那次兽行的深刻印记。不管那次我是出于兽行还是不自,总之那次的事如一条绳索,把我和月缠在了一起。不是轻易就能够割断了。想到这里心里更加乱起来。于是打开电脑,想找点事转移一下心

    打开门户网站,在财经新闻版我看到一张图片,是婚礼现场的场面,那新娘依稀是七七,我瞪大了眼睛,赶忙打开文字介绍。

    “豪门婚姻,强强联手。”标题赫然在目,清风集团董事长之女嫁给神通集团董事长之子,也标志着两大行业巨头强强联手。

    果然是七七,看完文字后,我盯紧了那张图片,穿着婚纱的七七很漂亮,脸上挂着甜蜜的微笑,手很优雅的向镜头挥着。虽然整个画面看上去七七很幸福,但是从七七的眼里我还是莫名的看到了淡淡的哀愁,那是在怀念与我的那一夜吗。(强烈鄙视自己的自做多。)

    刚才的梦,和关于七七的新闻,让我的心绪无法平静下来,我打开手机,找到七七的号码,犹豫着是不是给七七打个电话。打电话是什么意思呢,祝贺七七?安慰七七?好像都不合适。犹豫了很长时间,我还是拨通了这个号码“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停机。看来,七七换了号码,或者说我知道的号码本来就是一个临时的号码,看来她已经决心将我从她的记忆中抹去,我们之间终究就是一场游戏。

    想到这里,心莫名的糟糕起来,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灰色,七七的故事太象赵雪了,让我心中最大的伤疤逐渐的裂开,这些年来这段心伤基本侵蚀掉了我所有的精神,我开始变成象行尸走一样,。即使菲菲用尽所有力气也没有很好的温暖我,我仍然不断的用放任来麻木自己,就像服食鸦片一样,暂时的获得快感,而当再次清醒,我就继续陷入无边无尽的空虚中。这样的结果是我更加的沉没,而我的人却要走向黑暗的漩涡。

    这样想着,我感觉到了窒息,这感觉好像必须释放,不然我会疯掉。这个迫切的希望逐渐明晰,在这一刻我无比想见到芳雨,然后我们疯狂,直到疲惫的不能思考。我这样想着,也没有认为这样有多么的无耻,这样我不是把芳雨变成了泄的工具吗。我拿起电话,准备拨通芳雨的号,在按下号码的一瞬间,我的脑海里竟然浮现了钟成伤心的脸。同时想起了我对钟成的承诺,我答应过他,我不会主动去找芳雨,而今我却要食言了。我是一个十分注重承诺的人,虽然我喜欢说谎言骗女孩子。想到这里我只能放下电话。

    可是,想见芳雨的念头,就如在干燥的森林里点燃的火苗,无法压制的熊熊燃烧,让我全躁动不安,我站起来,不断的走着,但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愿望还是越来越强烈。我长叹一口气,不由的向电话走去,这时候我看到了桌上的玻璃杯,一瞬间,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这主意太妙了,即能让我见到芳雨,又不违背我的誓言,只是这需要一点运气。不管怎样这主意让我兴高采烈起来,我激动的拿起我的玻璃杯,猛的向地下一摔,啪的一声,玻璃杯摔的粉碎。我蹲下子,在碎玻璃片中寻找着。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