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 芳雨身世

    坐在茶楼里,空调送出温暖的风,优雅的音乐响着,我和芳雨面对面坐着。

    “对于刚才,你没有什么要问的吗?”优雅的喝口茶,芳雨问道

    “我确实很想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不想让你伤心。”

    “这件事压在我心里很久了,我从来没有对人说过,我今天想告诉你,你能听我诉说吗?”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其实,他不是我的亲生父亲,是我的继父,而且他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在我十八岁那年他自杀了。”芳雨幽幽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我听了后心中泛起了很浓重的疑惑。

    然后,芳雨就向我说出了她和她继父的故事。

    芳雨十岁的时候,她的妈妈和她的亲生父亲离婚了,离婚的原因很简单,她的亲生父亲有了别的女人。后来芳雨的母亲带着她嫁给了她的继父,也就是现在长眠在地下的那个纪宏程,一个富有才华的音乐教师。芳雨的继父对芳雨很好,让十岁的芳雨破碎的心灵得到了很大的安慰,在芳雨小小的心里,继父成了她最大的依恋。她的继父闲暇时就会教芳雨学音乐和舞蹈。就这样芳雨在她的继父的护下一直长到了十八岁,这时候的芳雨已经出落成一个美丽的大姑娘,人见人。那年夏天,她考上了特护专科,所以那年的芳雨十分快乐,浑散发着青。而同样是那年的夏天,芳雨做医生的母亲去济南参加进修。只剩下她和继父一起生活。芳雨的继父在那年夏天和芳雨的相处中,越发的喜欢上自己的女儿,这样的喜欢开始逐渐超出父女的感,而变成一个才子对美女的喜。人的感有时候十分的复杂,虽然芳雨的父亲极力克制,但那种奇怪的感觉总是挥洒不去。直到那天下起了雨,喝了酒的他突发灵感,写了一曲《浪漫的雨夜》的曲子,他弹给女儿芳雨听,芳雨随之翩翩起舞,那样的舞蹈太美,美的让每个男人都不能自己,芳雨的父亲在那一时刻失去了理智,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女儿。压抑太久的感终于爆发。开始芳雨看到继父冲动的样子有点害怕,但是从小就喜欢父亲、窦初开的芳雨,很快就被继父的点燃。于是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酒醒后,芳雨的父亲很后悔,一个劲的打自己的嘴巴子,而芳雨因为流出处女之血,只剩下害怕了。

    这一夜过后,芳雨的父亲变的沉默,而芳雨也变的敏感而不安。两个人见了面很尴尬,不过这样的时间没有多久,芳雨就去上学了,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也许这件事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淡化。但是事远没有那么简单。

    芳雨竟然怀孕了,芳雨从学校跑回家里,在妈妈的问下,她说出事的经过,母亲十分的震惊,随即找到她的父亲,狠狠的打了他,他的父亲什么也不说,只是默默的承受。在妈妈的责骂声中,芳雨也开始逐渐的觉得她的继父是禽兽不如。

    后来芳雨打了胎,她的妈妈也和继父离婚了,离婚后,芳雨的父亲变的很低沉,终于在几年前这个子,芳雨的继父自杀了。

    继父的死给了芳雨很大的刺激,她说:“在她的内心深处,她深着她的继父,而且那一夜的事,她自己并不在意,而且还有点享受的意味,但是从小受到的教育使她认为那样的事是可耻的,她的继父应该受到谴责,直到她继父自杀,芳雨才后悔不该那样对自己的继父。于是受到打击的她十分痛恨传统的道德。在她的思想中,既然在男女关系中,女人也会得到快感和满足,就不要做出淑女的样子,于是芳雨就成了现在这样。

    说完她的故事,芳雨很平静,最后她说:“如果我大胆的去我的继父,也许现在我会很幸福。”

    芳雨的故事震撼了我,我对芳雨有了新的认识,但我无法对她的思想表示赞同,当然我也没法反对。

    在宾馆的房间里,我搂着芳雨,芳雨轻轻的对我说:风哥,今晚就这么搂着我好吗,我们什么也不做,就这么搂着。”

    “我点点头。”就这么搂着她什么也不说,直到芳雨睡着了,我看到她的眼角留着泪痕,嘴边却挂着微笑,在这一刻,芳雨再也不是那个放任的女子,而是一个需要呵护的妹妹。我叹口气,也许从今夜起,我和芳雨的关系就超出一般,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早晨起来,边空空的,芳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没有留下任何东西,看了看边,心有点失落,不知道下一步和芳雨见面会是什么样的状况。

    赶到y城宾馆,看到几个服务员正扎堆说着什么,不经意的听得他们说到公墓,我立即放慢脚步,听请了她们在议论昨晚公墓闹鬼了,有人听到了女鬼的哭声。听到这,我心里暗笑,心想:“昨天我还搂着女鬼睡觉来呢,看来什么事是越传越玄。”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