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 寂寞玉儿

    冬的午夜街头格外的冷,我穿着风衣,还是抵挡不住寒风的侵袭,这时候已经很难打到车,我只能冒着寒风走着,街边的店铺大多数已经没有灯光。我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巷子口,这是我们城市的红灯区,深夜正是这条街最闹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明显醉酒的男人拥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正打算走进停在巷口的车里,我突然觉得这个男人有点面熟,但是一时想不起在那见过。想了想,决定不去管他,继续在寒风中走着。

    突然,我的手机竟然响了,我不由一惊,但随即我平静下来,我听出这个铃声是玉儿的,心里奇怪起来。这么晚,难道她也有什么状况,赶忙接起电话“风哥你睡了吗,我好寂寞,你能陪我说说话吗?”还好,她的语气虽然有点哀怨,但必竟是健康的,我不由的轻舒了一口气,“怎么了风哥,怎么不说话。”“你吓了我一跳,这么晚打电话,我还以为你有什么状况呢,我们科的杨月,因为阑尾炎刚在医院做的手术,我刚出医院,就接到你的电话。”我说道。“我病了,你会担心我吗?”“你说呢,那我不担心死。”“风哥,那你现在在那,怎么我好像听到风声。”“我在大街上,打不到的了,正走着回家。”“那你给我说地点,我开车去接你。”“宝贝玉儿,这么冷的天,你出来接我,冻着你我会心痛的。”“风哥,只有你在我边,我才会感到温暖。你等着我去接你。”这句话让我的心里也暖融融的,我站在路口等着玉儿来接我,在等待的时候,我猛的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个男人其实是玉儿的丈夫,妈的这个富家公子,放着这么好的媳妇不用,来外头偷腥,不知道怎么想的,但是话说回来了,不是这些傻,老子怎么能沾这个便宜。的,勾引这些公子的老婆,也算是报复一下这万恶的权势社会。

    正愤愤然间,玉儿的车停在我边,她摇下车窗,冲我灿烂的笑着:“风哥,冻成冰棍了吧,快上车。”我确实有点冷,赶忙上了车,“我是成冰棍了,但是该灵活的地方还很灵活。”我说道,见了美人不调戏一下太可惜了。玉儿用粉拳打了我一下“讨厌啊你,我们去那呢?”我想了想,去玉儿家总不是那么回事,去咖啡店吧,也不行。于是我说:“我们去开房吧,一起共度良宵。”玉儿脸红了,想了想说:“也只能这样。”于是我们就去了本市最好的酒店,开了一间房,如果上次与玉儿的那次关系,多少有点酒后乱的意思,那么这一夜,就是正儿八经的偷了。

    我躺在宾馆房间里舒适的上,等待着洗澡的玉儿,我有点疲惫,必竟今天晚上经历了两个女人,还抱了一个女人上楼下楼的。但是想想玉儿迷人的段,我还能血澎湃,尤其当玉儿浴后出来时。

    早晨,我醒来时,玉儿正坐在边整理她的头发,她的头发柔软而富有光泽,我不由拿过玉儿手中的梳子,帮她梳理起来,她默默的享受着,:“举案齐眉、白头携老,多么美的意境啊,可惜,我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说着说着玉儿的声调又忧伤起来“今夜玉露一相逢、明朝孤枕独凄冷”这么悲凉的句子从这样的美女口中说出来,格外的让人心颤,我从背后搂住她:“傻丫头,不管怎样我会好好的你的。”她转过头,嫣然一笑,如一朵盛开的水中花,很美很美同时又很落寞。我揽她入怀,静静的,谁也没再说话。

    我们手牵着手,一起去吃饭,俨然象双宿双飞的鸳鸯。

    吃完饭,我告诉玉儿,想去看一下杨月,然后再到班上去,玉儿想了想说:“我和你一起去吧,我和月平时也熟的。”我琢磨了一下,“玉儿去肯定会遇到菲菲,两个人到一起,我总有点尴尬,但好像我也没理由拒绝玉儿,唉算了,怕什么,老子和她两个在一起,都是她们自愿的。”于是我点点头同意和玉儿一起去看杨月。

    一路无话,中间我们在一个超市门口停下来,准备买点水果,这时候我手机响了,铃声是许巍的《篮莲花》,这个铃声是如雪,我接起来,如雪甜美的声音就传过来“天哥,我车子坏了,你今天用你的车带我上班好吗?”“不行,你月姐姐昨天住院了,我得先前医院看看她,你自己打车吧,哥哥给你报销。”“什么,我月师父病了啊,我得去看看,在那个医院那个病房。”我把医院和病房号告诉了如雪,她立即就挂了电话。

    这时候,玉儿也买好了水果,于是我们上车,赶往医院。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