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玉儿被打

    我和玉儿走在街上,下过的雪因为清洁工人的清扫,几乎看不到了,天气好冷。玉儿穿着那件紫色的风衣,显出了风度,却保持不了温度,在寒风中发着抖。我赶忙脱下我的外,给她披上,她看了看我,没说什么,但是我能感到她的感激。我问道:“玉儿,你老公又没有回家吗?”

    听了我的话,玉儿脸上有点凄凉:“回了,还不如不回呢。”声音颤颤的,我疑惑的看着她,由于包房光线黑暗,现在才注意到,玉儿的半边脸有点肿,加上这时候她有点泪汪汪,看上去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我冲动的抓住她的手:“那个混蛋打你了。”她终于忍不住流下了泪水,“他上有别的女人的头发,我问他,他就打我。”我把玉儿揽入我怀里,她嘤嘤的哭起来。我搂紧她,希望能给她以温暖。好一会,她抬起红肿的眼睛,可怜的看着我。我说想喝酒吗,我陪你一醉解千愁。

    “不,我现在好想吹吹冷风,你能陪我吗。”

    “当然,只要你开心,我就喜欢。”

    于是我们就来到护城河边,沿河修了一个公园,我们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月光照在落满雪的河面,显得安静而祥和。我和玉儿相互依偎着。玉儿轻轻的哼唱着歌,脸上少有的沉静,虽然她的嘴唇有点发青。但是依然美的让人心颤。我抓住她的手,十分的冰冷,于是解开怀,把她的手放进去,一种刺骨的冷直入骨髓,但是我还是微笑的看着玉儿。她抬头看着我,眼睛很纯净,少了平时的妩媚,多了些许柔,我忍不住,低下头吻了她,她强烈的响应了我,我们深吻着。冰冷的唇,火的香舌,一种异常香艳的感觉。

    我们来到玉儿楼下时,已经是晚上12点钟,整个小区只有少数的灯亮着。我想到昨晚玉儿不肯让我上楼的事,拍了拍她的肩告诉她“我走了。”说完我就转。这时,她从背后搂住了我,我有一种颤栗的感觉,她轻轻的说:“别走,陪我。”声音很低,很没有力气,但是再强壮的男人也无法抗拒。

    于是我们就上了楼,玉儿家的客厅很大,足有50平方米,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她指了指沙发,示意我坐下。我坐下后,她走进卧室,好像去换衣服。我焦急的等待着,一会功夫,玉儿从卧室走了出来,已换上一件漂亮的睡衣,睡衣不是很厚,遮掩不住玉儿迷人的材,我头一次看到玉儿穿睡衣的样子,看的入了迷。她看到我呆呆的样子,笑了“傻瓜,看什么嘛,又不是第一次见面。”“我去拿酒,我们喝酒吧。”

    我说:“好啊,乐意奉陪。”于是她拿出了酒,我们喝起来,她其实很不胜酒力,几杯下去,脸就泛上桃红色,我心早就醉了,美女在前,手脚很容易不老实起来,她一点也不反感。我正想继续,她突然站起来,我以为她要反抗,她却说:“我们跳舞吧。”没等我回答,她就打开了DVD,放起迪斯科舞曲来,她随着音乐,疯狂的舞动着,好像这样能甩掉所有的悲伤,看着她美丽的体疯狂的扭动,我也激动起来,站起来,和她一起对舞。由于醉酒,我的舞步很是凌乱,手也胡乱的挥舞着。我们挨的很近,在她转时,我感到手刮到了带状的东西,随之一件物体从玉儿的上滑落,一个完美无缺的体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我的眼前。

    这时候,我突然听到玉儿说:“你难到只长着眼睛吗?”听了这样的话,我再也不能自己,一下抱住了那个美妙无比,她也紧紧抱着我,我的体开始燃烧,熊熊燃烧。

    看到玉儿平躺在上的体,我明白了什么叫魔鬼材,这样的材增一份则太胖,减一份则太瘦。这一夜我倾尽了一生的激

    在疲倦中,我们相拥着入睡,这一觉虽然很短,但很香甜。

    我睁开双眼,第一眼看到的,是披散着头发,穿着紫色睡衣的玉儿,正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艳的如一朵玫瑰花。时隔多年,我拥有了应该属于我的女人?我有点迷糊,生命这么不可琢磨。看到我醒了,她笑着对我说:“风哥,你睡觉的样子还很可。”

    我小心的问她:“昨晚你后悔吗?”她摇摇头,神秘的笑着:“不后悔,我很快乐,我感受到了迟来的。”

    我舒了一口气:“那这样的夜晚,还会有吗?”

    她看了看窗外,她的侧影很安详,很沉醉的样子:“傻瓜,只要你愿意,当然会有了。”我激动的搂住她,静静体会着两人体温互相传递的美好感觉。

    一起打车来到班上,玉儿恢复了职业白领的风采,神采飞扬,魅力四

    走进电梯,只有我两个人,我忍不住搂住她,亲吻起她,她好像也很渴望,我们深深的吻着,一会儿功夫,电梯到了,门打开,我赶忙放开玉儿。

    电梯门打开后,一张美丽的脸庞映入我的眼帘,是如雪,她看了我们一眼,走进了电梯,然后低下头,客气的说了一声:“林主任好。”对玉儿说:“姐姐好。”我有点惊慌,匆匆的答应了一声。玉儿却好像很在意如雪,因为女人都喜欢比较,所以,她多看了她一眼,然后的问她:“你是刚来的吗?你好漂亮。”

    “不,姐姐更漂亮。”这句话玉儿听起来好像很受用。亲昵的握住了如雪的手:“我在七楼电台,你要来找我玩啊。”

    到了四楼,我和如雪走出电梯,我有点不舍的看着玉儿,和她招招手,她也招招手,电梯于是合上了。

    如雪用手碰了我一下:“哎,电梯都走了,还恋恋不舍呢?笑天哥哥,你喜欢这个姐姐吧。”

    我回头看到如雪那很八卦的表,虽然我不喜欢女人八卦,但是谁让如雪八卦还这么好看呢。我刮了她鼻子一下,“别胡说,人家是有夫之妇。”

    “是自由的嘛,小伙子别气馁。”她煞有其事的拍拍我肩。我扁扁嘴“自由是年轻人的事,我老了。”说完和如雪走进了我的办公室。

重要声明:小说《不再是为了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