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顾北辰必死

    一诺想大喊一声的,很多电视剧都是这样演的,可是看到顾北辰直直的往地上倒时,她嗓子一瞬间就转不过弯来,心痛的仿佛要爆炸一样。

    踉跄着上前将浑是血的他抱在自己怀里,冰冷的雨水将两人的衣服浸湿,黏黏的贴在上,很不舒服,她伸出颤抖的手抚摸他的脸颊,将细长的指尖停在他紧锁着的眉心,“北辰……你怎么了?”

    自欺欺人的以为他会像往一样,起看也不看她一眼就离开,可是没有。

    只有下的血和雨水一起,越流越多,而顾北辰的脸色也越发惨白。

    天空又一个闪电骤然炸亮,她这才回头对着远处的东风号放声哭喊,“快来救救他,谁来救救他,有没有人!”

    眼前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她只能无助的喊着,雨丝淅淅沥沥的落在瞳中,落在脸上,她丝毫未觉。

    东风号甲板上,白东风回看着突然而至的那辆快艇,船上几人在一阵枪林弹雨之后集体跳入江水中,再无踪迹可寻。

    他将手中的枪抛给后的弟兄,驾着快艇将浑是血的顾北辰和磕磕绊绊连路都走不好的一诺带上了岸。

    中心医院。

    易小楼昏倒,白东风正带她做检查,空空的走廊里只有雷恩、一诺和茗雪三人。

    抬头看了眼亮着的红灯,雷恩扫了一眼注坐在手术室门口的夏一诺,她浑湿透,破碎的海蓝色礼服上染了血迹,晕染成一片靛紫色。

    一诺长长的头发凌乱的披散着,依稀可见失魂落魄侧脸和沾着雨水了泪水的睫毛,上的蓝色礼服破碎不堪,裙摆沾着斑驳的血迹,顾北辰的血迹……

    她脊背微微弯曲着,显得人越发的颓唐、单薄的似乎一股风就能吹散。

    苍白的皮肤在走廊白得刺目的灯光下让她看起来有点不真实,不像一个人,倒像是一朵被暴风雨摧残过的花,仿佛下一瞬就会被碾落成泥,成跳跃在山间的鬼魅。

    茗雪在她旁坐着,她仿佛根本没看见她一样,始终低着头。

    医院里医生护士忙成一团,她却坐在那儿竟毫无反应,只是低头盯着地面,漆黑的眼睛空洞无神,放在膝盖上的一双手有些木屑刺伤的痕迹。

    雷恩想走上去安慰两句,可她那专注痛苦摸样让他无意识中停下了了脚步,十指握拳,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何况,有茗雪在,他本不该与她过分亲近。

    雷恩怔忪了一瞬间,却见一诺忽的站起来,长椅被她如此大的动作弄得一声巨响,她动作突兀的吓了雷恩一跳。

    抬头一看,原来是手术室的门打开了。

    一诺仿佛魂魄归位,呼吸变得急促,可是看到医生时子却像是被钉在了地上一般,半点也移不开步子。

    她不敢上前去问,她怕听到不好的结果,她怕自己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结局。

    雷恩上前两步低声询问,先走出来的那名医生拿下口罩摇摇头,说了句,“家属进去看看吧”,然后就一脸遗憾的走开了,紧接着几名医生护士陆续而出。

    其中有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医生在门口停住脚步,看了雷恩一眼,雷恩上前恭敬的开口,“辛伯伯。”

    老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长叹一声道,“伤势太重,子弹离心脏的位置太近,手术成功率百分之零。没有希望了雷恩,我们已经尽力了。”

    “医院打算怎么办?”雷恩抬眸看着辛医师,心中已经明了了七七八八。

    辛医师锁眉,“只能征求家属意见,看是让病人自然死亡还是继续治疗。”

    “他是顾北辰!”平里温润的雷恩也来了脾气。

    辛医师垂眸,见雷恩绪激动便按住他的肩膀道,“我知道他是顾北辰!可是没办法。不会因为他是顾北辰,我就能把手术做成功,你明白吗!”

    雷恩回头看怔在原地的夏一诺,却见她的表像被定格了一般,一双本温柔沉静的黑眸此刻布满血丝,空洞的盯着医生一行人离去的方向,好像没听懂他们的话一样。

    正上前安慰她,一诺却猛地冲上前去死死的拉住了辛医师,“辛医师,不能放弃,手术还没做呢,他能活,一定能活的。”她手足无措的看着辛医师,目光涣散,“把我的心脏给他,把我的给他,好吗!”

    辛医师大手在一诺眼前挥了挥,她却没有反应,只是拉住他的衣襟,不停的碎碎念。

    辛医师给医护人员使了个眼色,走在前面的护士回一阵扎在一诺手臂上,她这才不再挣扎,倒在了雷恩怀里。

    闭上眼之前她虚弱的抓紧雷恩的衣袖道,“救他,求你!”

    一滴眼泪落在他白色的衣袖上,晕开一个暗沉的水印,雷恩中一痛,沉闷的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走廊里手足无措的茗雪见状上前扶住一诺,辛医师撑开一诺的眼睛看了看,随即招呼几名护士与茗雪一起带一诺走,并安排道,“去给她做个脑部CT。”

    一行人走后,雷恩靠着冰冷的走廊,“辛伯伯,先稳住北辰的病吧,这个手术让我试试。”

    如果顾北辰就此死了,他会终生无

    法面对一诺,他是医生,救死扶伤的医生,当一诺昏倒在他怀里那一瞬间,他看到了她眸中挥不散的痛苦,她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他上,他只能放手一搏。

    “你一个人不行,这个手术不可能成功,顾北辰必死。你的跨国合作方案刚刚有起色,这时候不能有任何医疗事故发生。”辛医师铁青着脸不答应。

    雷恩锁眉,盯着辛医师真诚的道,“老师,没事的,我叫子迟来帮我,我们两人都是你带出来的学生,你应该给我们足够的信任!”

    “医院里没有这样的规定!”辛医师仍旧强硬,一个不行,还要把他的两个得意门生都搭上吗。

    雷恩紧抓住他的手,“老师,您就是规定,只要您同意,这里没有人能说不。”

    辛医师长长吐了口气,转叫几人将顾北辰先转入重症加护病房,“他的生命征正在慢慢减弱,如果早晨八点之前不能上手术台,必死无疑,你叫子迟加紧过来吧!”

    一诺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三点钟,见自己躺在病上,手上还扎着输液针,茗雪歪歪倒倒的在病旁边靠着,眼睛睁的圆圆的,满眼血丝。

    见她醒来茗雪紧张的拉住她的手,“姐,你可醒了!”紧紧的抱住她,抱的她喘不过气来。

    一诺拔掉手上的针头按住茗雪的双肩,“雪儿,他怎么样了?”

    他,茗雪自然之道她问的是顾北辰,脸色一暗,呆立在头她一句话也没说。

    一诺推开茗雪光着脚跳下跑出病房一路往手术室而去。

    午后来医院看病的人比较多,走廊里等着看诊的病人和家属不在少数,众人见一诺光着脚在走廊疯跑,还以为是精神科没拴住的病人。

    纷纷抬头看着她,眉目中有的惋惜,有的幸灾乐祸,有的不屑一顾,有的避之不及。

    手术室的灯依旧亮着,照的人心中发寒,走廊里满满的都是人。顾中和,顾岩,蒋英,顾北琦,林凯,顾北星,还有闻讯而来的夏苍峰和白珊。

    一诺踉跄着上前走到顾中和面前,双腿一软倒在了他脚下,她跪直体灼的泪滴落在能倒映出人影的地板上,滴滴答答的仿佛这一分一秒过去的时间一样煎熬。

    “爷爷,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他!”时至今,她终于能够清楚的体会到顾中和的无奈和心痛,安黛莉丝当年死在英国,他未去看她一眼,中的痛无论如何说出来,旁人没经历过,也定是无法明白万中之一。

    顾中和仿佛一夕之间苍老了好几岁,躬将一诺扶起来,双眸中竟隐隐含着泪花,他苍劲的声音有些微的颤抖,清了清嗓子道,“地上凉,你子骨本来就弱,叫北辰知道你跪在这儿定是要心疼的,起来吧。”

    一诺踉跄着起,眼睛被刺眼的灯光晃的有些看不清面前的东西,林立在走廊的人影也模模糊糊的。

    而顾岩和蒋英从早上到现在都站得直直的,像被钉在原地一样,锁眉盯着手术室上方亮着的灯。

    已经七个小时了!

    章子迟、雷恩和一众专家护士已经进去足足七个小时,这七个小时无论对他们还是对老爷子还是对顾家两姐妹来说,都是有生以来最痛苦的煎熬。

    顾北琦着三四个月的肚子被林凯揽在怀里,脸上的泪痕干了又湿湿了又干。

    北辰是爸妈唯一的儿子,她无法想象,若他死了,顾岩和蒋英会遭受多么剧烈的打击,还有爷爷。北辰一直是爷爷的骄傲,爷爷年岁大了,体又不好,绝对受不住那么严重的刺激。

    顾北星一直在手术室门口扶着顾中和,圆圆的眼睛里满是泪水,擦了擦泪她低声道,“爷爷,你坐会儿吧。”

    顾中和双眸一闭痛苦的道,“大孙子还没出来,我不坐。”

    白珊见一诺痛苦的靠在墙壁上,体缓缓下滑,之后瘫坐在地,撇撇嘴不屑的道,“就是个不安分的野种,克死了丈夫你总算开心了。”

    夏苍峰眉峰一聚,狠狠剜了她一眼,她脸色一变冲着他大声道,“怎么?我还说错了!”

    顾北琦见她在这儿大吼,向来稳重的子也动了气,想抬步上前去却被林凯拉住了手,“你还怀着孩子,不宜动怒,慢慢等北辰从手术室出来吧,他会没事儿的。”他轻吻妻子的额头以安慰她。

    正扶着顾中和的顾北星听白珊方才那般说辞,气冲冲的上前瞪着她,“你哪只耳朵听到我哥死了,存心来诅咒的是不是,顾家没欢迎你来猫哭耗子。”

    顾岩和蒋英看了顾北星一眼,都没有心思上前劝架,只心急如焚的等着手术结果。

    而茗雪正从走廊尽头追着一诺而来,上还是昨晚敬酒的那衣服,被雨水淋的脏兮兮的,她盘的好好的头发也散乱在肩头,脸色惨白的仿佛一个女鬼。

    被顾北星痛骂的白珊正无处发脾气,见茗雪跑上前来扶倒在地上的一诺,遂踩着高跟鞋大步上前狠狠一巴掌甩在茗雪脸上,“下东西,难怪雷恩看不上你,死粘着这个野种做什么!”

    茗雪被她打的倒在地上,手术室的门也应声而开,雷恩抬步走了出来。

    扫一眼倒在地上的茗雪,他上前将她从地上扶起,在手术室门口站定。

    手上的医用手沾满了鲜血,额头上是涔涔的冷汗,随后走出来的章子迟,两人面色都十分沉重。

    看到二人手上沾满的血迹,一诺几乎没吐出来,强忍着眸中的泪她腾的起扑到二人前,紧紧抓住他们带血的手,泪珠大颗大颗的砸下来,“他怎么样了,活过来了吗?你们说话呀!”

    二人脸色暗沉,一言不发,一诺便更急了起来,要冲进手术室去看却被随后出来的护士们拦住。

    见辛医师从里面出来,顾中和上前锁眉铿锵的道,“志远,北辰到底怎么样了?”

    辛医师目光一垂,歉意的看着顾中和道,“老爷子,叫阿岩和蒋英来我办公室吧,我有事跟他们说!”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