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找机会下手,做的干净利落点儿【10000+】

    ()    深夜的军区医院,安静,甚至是寂静。

    顾岩蒋英来看过之后见老爷子睡的安详便从此间驱车离去,往顾北琦先前的公寓而去。

    她家小女儿都安排好了,今夜谁也不准回去打扰她哥哥和嫂子享受烛光晚餐和玫瑰大

    好在顾北琦结婚前的房子还在,一直清理的干干净净的,他们去住一晚倒也方便。

    二人走后,顾北星独自靠在小院儿的廊上吹冷风,章子迟从房内出来,上前将自己上的西装脱下来披到了她上。

    顾北星回头,黑黑的眼睛闪烁着耀目的神采,红唇盈盈,当真人无比。

    章子迟一时没忍住悸动,一把将她拉进自己怀里,感薄唇嗖的贴上了她的。

    这是一个带着忐忑的吻,吻的小心翼翼无比珍视。

    许久,他才将怀中俏可的小人儿放开,垂下眸,不敢看顾北星。若不是如此深夜,他红着脸的模样,还真叫人觉得有几分意思。

    顾北星侧头偷偷看他,丰神俊朗的男子,儒雅温润的男子,让无数小护士们的心砰砰乱跳的男子。

    他她这些年,她自是知道的,可他嘴上却从不说,也未曾以任何方式表明过心迹。

    若说章子迟,他爸爸老年得子,偌大的家业有了继承人,真真是疼到了骨头里,家里三个姐姐个个宠他像宠皇帝一样。

    如此一个家世背景还不错,不缺钱又不缺的男人等了她这么多年,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坏就坏在这个男人实在太闷,半句哄女孩子的话都没跟她说过,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总不能拿刀架他脖子上叫他对自己表白。

    一阵风过,顾北星哆嗦了下,见他只穿着衬衫,便将肩上搭着的衣服又递给了他,“风冷,你穿吧。”

    “没事,我不怕冷,还是你穿。”章子迟抿抿唇,眉头微锁。

    顾北星拳头一握,在心里暗骂,章子迟你丫是傻-呀,你不会穿上衣服抱着本姑娘吗!

    轻咳一声,顾北星将西装从肩上拿下来扔给他,径自从廊上走进了庭院内。

    章子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她,急忙追上前去又将衣服搭在顾北星肩上,顾北星反手一拨将衣服丢给他,一张俏脸通红,回头拢拢齐肩长发,“章子迟,刚才的事,你不觉得应该向我解释一下吗?”

    章子迟错愕的立在原地,怔了怔神道,“刚才的事?刚才什么事?”他一脸迷惑。

    难道她不喜欢他吻她?她有心上人了?想到此他脸色一暗,怔在那里一言不发。

    顾北星终于忍不住怒气,白他一眼骂道,“靠,你亲了我啊,你当你亲的是什么,墙壁啊大哥。亲都亲了能不能有点表示啊!”

    听顾北星如此说章子迟这才朗朗笑开了来,满脸都是欣喜,伸出长臂将顾北星揽进怀里亲吻她额前的碎发,“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

    顾北星脸一,将他推得老远道,“谁喜欢你了?你哪只耳朵听我说喜欢你了!”

    “好好好,我的大小姐,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成了吧!”章子迟见顾北星一脸小女儿的嗔怒,便上前将她抱住,抬头仰望漆黑的天幕。

    病房内,老爷子咳嗽了两声,二人慌忙分开,小跑着进了房内。

    顾北星倒了杯茶递给老爷子,“爷爷,您怎么了?不要紧吧!”

    “不要紧,夜这么深了,有医护人员就好了,你们快回去休息吧。小星儿这几天都在这儿守着爷爷,可受了累了,子迟也忙活了一天,回去吧。”老爷子慈的揉揉顾北星的头发。

    顾北星回头看一眼站在后的章子迟,随即对爷爷点点头,“好吧,那我们回去了。”

    两人携手从房里出来,并叮嘱了老爷子的看护有事打电话,这才放心的离开。

    车子往香山而去的路上顾北星憋了好久终于向章子迟开了口,“David,我们不能回我家!”

    “怎么了?”章子迟诧异的侧目看她。

    顾北星小脸儿一红,揪了揪上的藕色长裙,“哎,不是给我哥和我嫂子制造机会嘛!他俩的事儿你也知道,这次来京里要是能怀上孩子,不就离不成婚了吗!”

    “嗯,有道理!”章子迟连连点头,一脸邪笑的看着顾北星。

    顾北星从未见过他这般,便伸手去打他,二人一路笑闹着在环城高架上绕路。

    许久,见顾北星困的倒在副驾驶座上,章子迟才终于开了口,“你累吗?不如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下吧!”

    顾北星闻言一怔,慌忙坐直子,“可是,大姐的公寓被老爸老妈占了,我们没地方……没地方住!”

    半个小时之后,章子迟一个急刹车停在凯宾斯基大酒店门口,冲顾北星眨眨眼睛无奈的道,“看来,今夜我们只能住这里了!”

    顾北星侧头一看,登时暴怒,一拳抡在章子迟肩上,“你那是什么表,本小姐陪你住酒店,你还不乐意呀!”

    章子迟绅士的下车,给她打开车门,躬伸出手来调笑道,“当然乐意,顾北星小姐,我要乐晕过去了,你快下来扶住我。”

    顾北星将手搭在他掌心,如老佛爷驾到一样的下了车,二人一行无视一路行人进了酒店内。

    “你去开-房啊!”酒店大堂内,顾北星皱眉用手肘撞了撞章子迟的腰。

    章子迟一笑,拉住她往电梯奔了过去,一路直上二十六楼,“早开了!”

    早开了?顾北星侧过脑袋一脸探寻的看着章子迟,用一种你从实招来的眼光看着他,“原本以为你是多老实的纯派,原来也装着一肚子坏水儿!”

    “那你是喜欢纯的我,还是一肚子坏水的我?”章子迟伸出强健的双臂将顾北星环在自己怀里,抵在电梯上。

    他经常回京参加学术探讨,老爸老妈生意上的事儿也少不了往这儿跑,故此才在凯宾斯基定了长包房,这里离首都国际机场进,来回也方便。

    顾北星脸一红,没再说话,而电梯也瞬间到了他们的楼层。

    豪华包房内,两人洗漱完毕后都坐在沙发上尴尬的看电视,章子迟见顾北星哈欠连连这才拍了拍她的肩膀,“这几天守着爷爷你累了,快去睡吧!”

    时间终于到了决定命运的时刻,顾北星艰难的撑着自己虚弱的理智,靠在沙发上侧头看着章子迟,“你睡沙发,我睡!”

    “我拒绝!”章子迟一脸无奈。

    “那我睡沙发,你睡!”顾北星闪躲着不看他。

    章子迟靠近她,拉住她的手,“我拒绝!”

    这下真要完蛋了。顾北星想将手从他手中抽出,奈何根本及不上他力气大。

    章子迟饶有兴味的看着她,不咸不淡的开口,“这么大的足够睡我们两个人的。”然后笑的天真无邪一脸无辜。

    良久,顾北星才别扭的点了点头,“好吧,那你睡里面我睡外面。”

    “为什么?”章子迟调笑的看着她红透的脸颊。

    “你不规矩的话,我好逃呀!笑够了没有!”顾北星挣开他的手皱起眉头,这一说,章子迟便笑的更欢了,停都停不下来。

    宽敞的大上,顾北星忐忑的僵硬着子,根本不晓得之后会发生什么。

    章子迟看她不动不说话,便转过来问道,“在想什么?”

    顾北星眉头一拧,靠,他大爷的是傻-啊,孤男寡女的三更半夜躺在一张上,能想什么!

    见顾北星不吭声,他把手伸过去握着她纤长的小手,“怎么这么凉?”

    “离我远点儿,我……我很紧张!”顾北星别扭的将他的手推开。

    章子迟却笑了,仿佛在笑面前这女孩儿看上去似乎强悍,内里却如此胆小,“别担心,我不碰你,安心睡吧。”

    半晌顾北星却从大边上挪到他边,怯生生的问,“是不是,我没有魅力呀?”所以他才对她根本没有任何***。

    章子迟闻言,转过头靠在她肩上,把脸埋进她温暖的臂弯里,十分诚恳的开了口,“你有没有魅力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你,了很多很多年!”

    全世界最好听的话,就是你喜欢的男人抱着你,对你说我也你,了很多很多年。顾北星鼻尖陡然一酸,眼泪便流了下来。

    章子迟见她哭泣,便紧紧搂着她纤细的腰,深深地吻了下去,他一直试图用舌头顶开她紧闭的牙关,奈何顾北星仍旧艰难的维持着仅剩的一点理智,可体却不断的升温。炙。心口狂跳不已。

    他的吻实在太过霸道,她深深地陷进软枕里,他温的手臂越箍越紧,在他要把手伸进浴袍内握住翘的浑圆时,顾北星突然清醒,将他从上推开道,“对不起!”

    章子迟的脸停在半空中,暗夜中有种朦胧不定的错觉,翻躺在顾北星侧,他长舒了口气,“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

    心急?她的心跳似乎比他都快,顾北星听他如此说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章子迟愤然,翻将她压住,“不然你也怀个孩子,这样我们就能结婚了。”

    顾北星调皮的眨眨眼,推开他拉过被子盖在自己上,“别闹了,快睡吧。不然明天下不了可别怪我!”

    章子迟温柔一笑将她圈进自己怀里,二人相拥着甜甜睡去。

    翌,没有太阳,顾北辰和一诺在小院儿里陪老爷子聊天下棋,正午过后老爷子说是累了,要休息会儿,便从庭院里起,叮嘱顾北辰道,“难得你们得了闲,北辰带诺诺去香山看看红叶吧。平里你们都忙着,这正赶上了,就去瞧瞧。”

    这话,却是颇有深意的。一诺垂着眸没说话,顾北辰却一笑拉起她的手道,“爷爷你好好休息,我这就带诺诺去。”

    老爷子点点头被医护人员扶着进了房内,顾北辰则是拉着一诺的手闪进车里,踩住油门直往香山而去。

    天气有些沉,人并不十分多,顾北辰选了十八盘,以往爬香山嫌路远,总觉得十八盘太慢,那时顾中和和安黛莉丝总会在他后微笑,并带他走近一些的路。

    而今想来,世间最好的事莫不是有一个心的人陪着你一起走长长的路。

    阆风亭看红叶是极好的,以前年纪小只是觉得这里的确很美,没其他太多感悟,而今带着夏一诺走到这儿,所有思绪忽然就停了。

    他在前面,她在后面,紧跟着,多和谐的一幅图画,静静停住脚步顾北辰将一诺拉到自己怀里远眺着满山红火,“一诺,回到我边来吧。”

    黑瞿石一般的墨眸紧紧锁住面前的女人,顾北辰诚恳的开口。

    香山虽美红叶虽美,却半分不及眼前的她,是这片旷然的火红让他明白,自己需要的远非功名利禄富贵荣华。

    人生在世,得一红颜足以,否则匆匆百年,又能留下什么呢。

    一诺抬眸看他,见他眸中除了重重叠叠的红色,仅剩下她一人,仿佛全世界都与他再没有关系一样。

    愣了愣神,一诺往后退了一步,一不小心踩空了一脚,整个人险些从山路上跌下去。顾北辰慌忙一个旋将她护在膛里,堪堪抓住了路边的一截树枝才站稳子。

    力道过大,手掌心被划破了,疼的厉害,他却握紧手心,没让她看见,微笑着将怀中一脸冷漠的一诺放开,继续往前走去。

    山道上一家三口正在漫步,阳光穿透层云细细碎碎的洒了下来,男人将小小的女儿抱起来,高高的抛向天空,而后又接住。

    一诺看的愣了神,顾北辰跟在她旁,不催促也不焦躁,只是静静的看着,良久才开口问她,“看什么呢?”

    “你看那小女孩儿!”一诺伸手往前指过去,“知道为什么被抛到半空中却仍旧能笑的这么开心吗?”一诺回头看着顾北辰,认真的发问。

    顾北辰一垂眸,没有答话,他怎会不明白她的心思,说来说去,不过是还打着离婚的主意罢了。

    一诺见他不开口便靠在路边长舒了一口气,“因为信任,她知道被抛起之后肯定会有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抱住,保护她,不让她受伤害。有了信任,才会这么快乐。可是顾北辰,你让我如何信你,你又将如何保护我不让我受伤呢!”

    顾北辰被她问住,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往前走了两步。

    握紧的手心里有血滴下来,在山道上清晰而刺目,就如满山的红叶一般,妖冶如火。

    一诺皱眉跟上去拉住了他的手,将他紧握的手心摊开来,顾北辰皱眉,掌心被划破了一处大口子,有木屑刺入,一碰就疼。

    “回去吧。”一诺淡淡开口,藏住眸中的心疼。

    话毕转往山下走去,顾北辰听话的跟在她后,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般。

    方才好不容易穿透云层的太阳此刻又躲了进去,天色愈发暗沉起来,竟细细碎碎的落起了雨。

    顾北辰脱掉上的西装支在一诺头顶与她一起往山下的停车场走,一诺本想拒绝,看到他手上的伤口之后心中终是不忍,伸手揽住他强健的腰,一路贴着他的膛往山下走去。

    到停车场后顾北辰已经全湿透,一诺有他的西装外遮着,没有淋的太狼狈,只是额前的发湿了几缕。

    伸手拢拢她的头发撑着西装让她坐上了副驾驶座,顾北辰这才转绕过车子拉开车门进了车内。

    他上**的都是雨水,额前碎发上的水珠滴下来,从脸庞滑落到颈项,然后到口,连成一幅旖旎的画卷,只是脸色有些泛着白。

    一诺想一句,却始终没有开口,你还好吗?你还疼吗?我来开车吧!这些到嘴边的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到最后只化成了无声的哽咽,卡在喉咙口。

    她僵直着体坐在车上,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被顾北辰这样用心呵护,是从前没有过的,眼睑终于经不住泪水的重量,带着咸涩味道的液体从眼眶滑落,一诺强撑着睁大眼睛,却没有用。

    顾北辰边开车边侧头看她,心疼的伸手拉住她的手,柔声道,“诺诺,别哭了,看到你哭是我这辈子最不好受的时刻。”

    他这话说的诚恳,也是实话,长而瘦的手指都在颤抖,一诺抬手擦擦眼泪没有说话。

    到医院门口时是午后三点多,顾北辰脸色白的有些异常,一诺打开车门要下来却见他还在原地一动不动。

    冷冷开口叫了他一声,“顾北辰,医院到了,你可以下来了。”

    顾北辰却似乎没有听到,深黑的眸有些微涣散。

    她这才慌了神,拉开驾驶座旁边的车门用力将他拖了出来。

    他可真重,一米八七的高,强健有力的双臂此刻却软拉拉的被她架在自己肩上。瘦削的肩膀根本承受不住如此高大的他,一诺却还是用尽了力气将他往医院拖去。

    急诊部做了应急措施,血检出来说是中毒,山道上有些树的树脂是有毒的,如果不慎渗入皮肤便可让人陷入昏迷。

    顾北辰也真是倒霉,抱她的时候偏就拉住了一棵树脂有毒的树,还悲催的被划破了手。

    护士皱着眉道,“这倒好,还叫他淋了雨,常人中这毒也就撑个十分钟,他却足足撑了一个小时。”

    一诺吸了吸鼻子,是了,下雨时从山道上往下走,她穿着高跟鞋本就不方便,路又滑,所以虽是一路加快脚步却也走了足足半个小时。

    上车后往医院而来又走了好几十分钟,还好这不是什么催命的毒,不然顾北辰早就找阎王老爷报到去了,哪儿还有什么命活。

    手术室灯还亮着,主治医师还在给顾北辰清理伤口,不是什么要命的病,所以能从高处的门框上看到一点点端倪。

    因他中了毒,不能再加麻药,所以医生给他割掉伤口外沿的时只能狠着劲直接一刀一刀的刮。

    而此时顾北辰虽处于昏迷状态,脚趾却痛到一阵阵的痉-挛。

    所谓十指连心,掌心的位置只怕比手指还痛上几分,一诺垂眸盯着脚下亮到足以映出她单薄影子的地板,心里一阵阵的抽搐。

    蒋英、顾岩、顾北琦夫妇,顾北星、章子迟来时手术已经完毕,顾北辰早被护士推回了病房内,一诺在病前静静守着,什么话也不说。

    顾中和虽在病中也急忙从小院儿里到住院部来看顾北辰,全家出动,可见顾北辰在顾家的地位。

    起虚弱的眸一垂,一诺上前站在顾中和侧,“对不起爷爷,都是因为我。”

    “没事儿了,北辰没有大碍就好,你也淋了雨,这深秋也冷了,先回家去泡个水澡吧,这儿有大家看着呢!”老爷子祥和的开口。

    蒋英也上前道,“是啊诺诺,北辰还得静养几天,你可别累坏了自己的子。”

    一诺苦笑,“爷爷,你先回小院儿里养病吧,妈,你和爸也回去,京里事忙,不能因为我耽误了,北星和子迟还是去照看爷爷,大姐怀着孩子子不便,医院里又不是什么好地方,姐夫你也快带她回去吧。北辰这儿我不守着终究不安心,大家都别说了,就让我守吧。等会儿北星和子迟回去给我拿两件换洗的衣服来,我直接在这边冲一下也是一样的。”

    几人拗不过一诺,安排了些细致的事儿,便从此间离去,一诺复又坐回前静静打量着病上的顾北辰。

    终是伸手将他包着纱布的手放在自己手心,他受伤的手冰凉,一丝温度也没有,她就双手握了,浅浅的给他暖着。

    顾北辰半夜时分才醒过来,见一诺靠在病旁边睡了过去,眉头皱的紧紧的,额上有细汗,似乎又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拿过头的纸巾用没受伤的手给她擦额上的冷汗,一诺一怔,忙坐直了子,彻底清醒了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今夜竟然又做了昨夜那个梦,一模一样的梦境。他在她前倒下,满脸是血,她哭喊着想上前却被拉开,越拉越远。

    口剧烈的起伏着,她纤细的手还在紧紧抓着顾北辰受伤的手,他虽手上却疼的厉害,却没说话,任由她抓着。

    头萤火似的开关灯打出一丝光晕来,当觉察到顾北辰痛的青筋乱跳时,一诺才清醒过来,忙放开他的手起要去开灯。

    顾北辰反手将她拉住,一诺脚下不稳,堪堪跌进病上他矫健的怀里,他将脸埋在她颈窝里,柔声道,“诺诺,别开灯,我就想这样抱着你,抱一会儿就好!”

    一诺本想挣开,奈何他受伤的手还换在她前,她这才没有挣扎,许久他从后轻吻她的脸颊,一诺浑如过电般敏感的从他怀中站起,“保温瓶里有鸡汤,你觉得怎么样了?还难受吗?要不要吃一点?”

    顾北辰靠着头,笑的一脸,“如果你让我吃你的话,我什么病都好了。”

    “我没闲心思跟你开玩笑,你快快把病养好,茗雪的婚期就快到了,我们还得赶回易州。”一诺见他有心思开玩笑,便上前盛了一小盅烫来递在他面前。

    顾北辰却不去接,只坏笑着看着她,“你怎么能让一个伤了手的病号自己喝汤呢?”

    “那你想怎样,顾北辰!”一诺抬眉瞪他,暗夜里她轻怒浅嗔的模样便更加迷人起来。

    顾北辰一挑眉,的道,“当然是你喂我。”

    一诺张了张口想骂他几句,却没说出话来,只将鸡汤往桌上一丢就要起

    顾北辰仰头靠在上控诉起来,“夏一诺你虐待亲夫,我晚饭还没吃这还受着伤你就不管我了,将来我老了躺在病上动不了,你岂不是要饿死我。”

    一诺听他这话转过来端起汤拿勺子喂他,并没忘记提醒他一句,“顾部长多虑了,咱俩没那一辈子的缘分,还两个月就离婚了,你大可以娶个温柔贤惠可以照顾你一生一世的。”

    顾北辰怒极,牙齿将勺子咬的咯吱响,一诺喂他一口他便狠狠咬住勺子,良久一碗汤终于全部喝完,一诺将碗放在桌上冷冷开了口,“你要吃瓷器明儿我告诉妈把她房里的钧窑瓷瓶给摔了,拿来叫你好好吃。”

    钧窑瓷瓶?“一顿吃几千万,还真够奢侈的。”顾北辰挑眉,将***窗边走的一诺拉回病上,反将她压住。

    一诺双手撑在两人之间于暗夜里盯着他如火炬一般的眸子,紧张道,“顾北辰你疯了是不是,你还有伤!”

    顾北辰双眸一眯,“我就是疯了,我疯了才会这么想要你,我疯了才会低声下气的求你不要离开我!”炙的右手透过她上单薄的衣料握住了前高耸的翘-

    一诺想要逃,他却死死的将她抵在病上,不给她一丝一毫逃离的空间。凉薄的双唇印上一诺淡粉色的唇,狠狠-吸,滑腻的舌头探进她口中,似乎要将她真个人都吸进他腹中才肯善罢甘休。

    绵长湿的吻,一直吻到一诺喘息连连这才得意的放开,坚硬的牙齿咬上了早绽放在他掌中的蓓-蕾。

    一诺低声央求他,“别这样,这里是医院。”

    顾北辰优雅的拉开她下的内裤,“我当然知道这里是医院。”继而轻轻一笑,“你最好别挣扎,如果不想惊动别人的话!”

    “顾北辰你无耻!”这种时候还能有心思做这种事,确实非一般人可以想象,也确实当得起无耻二字。

    顾北辰却得意的勾起唇角,继续在她上疯狂点火,“这话早几百年你就说过了,我是无耻不错,不过从今而后只对你一个人无耻!”

    说罢褪去一诺所有衣衫,强劲的腰紧紧压住她纤细的要,灼的坚-抵着她温的入口处,用力一将自己送入了她体内。

    两人体相叠,深深的交缠,喘息声在这样寂静的夜里清晰可闻。

    一诺揪紧下的单,口气仍旧冷漠却忍不住的带着呻吟,“啊……你慢一点!”顾北辰不理会,却加快了冲刺的速度,一诺想起他方才那句只对她无耻,便开口讽刺道,“那我们离婚后顾部长岂不是要一辈子守如玉,这么多年的活寡,您当自己有多大定力!”

    如今在他下被他着,她竟然还能说出离婚的话,顾北辰被她激怒,倾往前一顶,找到最让她崩溃的那个点,粗-硕的下-体在她湿的甬道里用力顶着那一点狠狠研磨。

    一诺被他折磨的受不了,“啊……别,别碰那里。”

    顾北辰却邪肆的咬住她喟叹连连的嘴唇,从牙缝儿里挤出两个字来,“偏要!”

    一诺闭上眼睛,强忍着汹涌而来的快感伸出手揪住他的头发,随着他一起一伏的沉沦。

    有些东西,任你如何努力,就是戒不掉,就像这个男人的体,总能轻易的在她上点起燎原大火,让她随他浮沉,无法自拔。

    许久,他不知餍足的吻着她拔的-房,灼的下-体一直留在她窄小的甬-道内,不肯撤离。

    一诺用力推他却被他圈的很紧很紧,挣扎不过是徒劳无功,只得任命的缩在他怀里,“顾北辰,你出不出去。”

    “不出去,你能怎样?”顾北辰邪笑着压住她,又奋力动了几下。

    一诺到口边的话却最终化作软无比的喘息,“哦……不要了,等会儿护士会来的。”

    “来就来吧,她还能掀开被子看看我们在做什么吗?”顾北辰继续发挥他厚颜无耻的功力。

    一诺无法,只得住了口,他坚-的某处就那样直的留在她体内,无耻的横亘在那里,撵都撵不走。

    *

    几后天晴,顾北辰已经没有大碍,出了院,只是手还包着,没个十天半月的怕伤口处结的痂也不会脱落。

    老爷子子也渐好,在京里待着嫌乌烟瘴气,便要回北戴河去,顾家众人一行在别墅群后面的小广场送别。

    章子迟与顾北星挽着手,搀着老爷子与众人道别。

    老爷子上前与顾北琦抱了抱,“北琦好不容易才怀上,这一胎可得好好养着,千万不能出任何纰漏。公司里的事儿暂且先放下,林凯也多陪陪北琦,科研什么的有一辈子的时间去搞,老婆孩子不能不时时刻刻放在心里。”

    林凯点点头扶住顾北琦,一脸宠溺的看着她,又慎重的对老爷子点头到,“爷爷放心,我会的。”一笑如风拂面,如此俊逸潇洒的男子,与顾北琦当真是绝配。

    老爷子这才看向一诺,拉住她的手语重心长的道,“诺诺啊,爷爷上次跟你说的事,你再好好想想,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的!”

    一诺为让老爷子走的安心,点点头道,“好的,爷爷放心吧,我会再考虑的。”

    话别了这一番,老爷子才与顾北星、章子迟一道登上了专机,往北戴河飞去。

    是夜易小楼打电话来,一诺有些疲惫的按了接听键,电话那头是易小楼的抗议声,“夏一诺,你妹妹要结婚了你死在北京不回来,到底有没有个准信儿呀!”

    她明白,小楼坚持要她参加茗雪的婚礼,不过是让她对雷恩别再抱什么幻想,让她好好和顾北辰生活下去。

    这段婚姻虽然有种种误会和不愉快,可在易小楼心里,还始终是把她当做多年前校园里那个懵懂的小女孩儿的。

    易小楼知道当年她心里被顾北辰占据了多大的一块地方,所以才这般想着法儿的劝慰她别离婚。

    可有些事不是说忘就能忘了的,这婚,今天不离明天也会离,这就是她和顾北辰在一起的结果,早晚玩儿完。

    “放心吧,明天一早的飞机,十点半能到易州机场,雪儿的婚礼我怎么能错过呢。”一诺敛眉,眉眼中尽是无奈和酸涩。

    易小楼这才放心的道,“那就好,我还以为京城繁华无边,你夏四小姐被灯红酒绿迷了眼不回来了呢!明儿我接你去。”

    一诺苦笑,“嗯。不和你说了,你好好陪你的白大少吧,我要睡了。”

    “睡吧,别跟我提白东风!”易小楼语气里透着酸楚的幽怨。

    一诺本想多一句嘴问她她和白东风之间又出了什么岔子,电话那头的易小楼却早早挂了线。

    在京的最后一个夜晚,一诺静静看着窗外的繁星满天,没有半分睡意。

    浴室里水声哗哗,顾北辰左手掌心受了伤,所以洗澡有些不便,他厚颜无耻的叫一诺进去帮他,一诺却不予理会。

    京里很少有如此美的动人心魄的夜,星星那么近,仿佛伸手就可以摘到几颗似的。打开窗户靠在窗台上,她怔怔盯着北极星,多美好的名字,北辰,最亮的那颗星星。

    可有时候天也会暗,最亮的那颗星星也会消失在层云里,她不可能永远都看得到那颗最亮的星,就算看得到也永远都摸不到,永远都不可能据为己有。

    顾北辰太优秀,大众人,顾北辰也太冷漠,的时候你怎样都好,不的时候呢,你什么都不是。

    *

    易州一个嘈杂的酒吧里,蒋凯丽疯狂的在舞池中央扭动着体,这是她的新工作,感舞娘。

    韩毅承的施舍,她不屑,她蒋凯丽要靠自己的努力争回自己的东西,一舞完毕她擦擦汗靠在角落里的沙发上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安静却暗含戾气的女声,“明天十点半她回易州。”

    蒋凯丽唇角一勾,得意的笑笑,“谢了大小姐,合作愉快!”

    挂掉电话抽出一支烟啪的一声点燃,她扭着子往长廊尽头的包间走去,包房里定定坐着一众彪悍的黑衣男人。

    蒋凯丽将烟头按灭在桌上,“明天上午十点半,易州国际机场。”将一张照片摔在桌上,“盯紧点儿,找机会下手。”

    那张照片,正是夏一诺的。

    一帮男人不知是什么来头,却似乎很听蒋凯丽的话,为首的男人贪婪的起蹙眉道,“蒋小姐放心,一定让你满意。”粗壮大大手捻了捻,“不过这次的目标可是远东集团的夏小姐,我怕兄弟们不好做。”

    蒋凯丽眉尖一挑,从男人贪婪的眼神中看出了对金钱的强烈***,说到底不过还是为了加佣金吧。

    转往门口走去,她冷声狠辣的道,“放心,钱一分也不会少你们的,就算我蒋凯丽潦倒了,给不起你们佣金,你们家姑娘也自然少不了你们的好处。你们只管做事,手脚干净利落点儿!”

    *

    今万字毕,明依旧万字,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