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车震吗!”顾北辰转拉开车门闪进去,一踩油门从此间离去。

    正午的鸿鸣山竟然还有些微微的薄雾,顾北辰驱车上了盘上公路,一直黑着脸不说话。

    一诺靠在后车座上扯自己肩上被他撕烂的衣服,亦是一言不发。

    谷家大宅前院里,诸人都靠在露天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看蒋英和顾岩一脸恭谨尊重的模样,谷老爷子也没说什么,只是抬眉直直看着前方山间盘绕着的长路。

    独家定制的珍珠黑兰博基尼四门轿跑如一条墨色旋风,绕过盘山公路,嗖的一声停在大宅前,顾北辰和夏一诺一同走了出来。

    谷老爷子抬眉,见一诺肩上的衣料裂了开来,嘴唇因为方才的亲吻而有些红肿,顾北辰亦是衣衫不整。

    蒋英尴尬的笑笑,赶紧上前拉住一诺的手,“诺诺,回来了!”

    一诺回她一笑,没说话,随她上前坐进沙发里,谷修睿脸色一黑,从沙发上起将自己上的西装朝夏一诺扔了过来,正正落在她肩上。

    “睿儿,你去哪儿?”老爷子侧目问他。

    谷修睿头也不回的对众人摆摆手,“我还有些正事儿要办,就不陪诸位开家庭会议了。”言外之意,顾家人来谷家找一诺,便不是正事儿。

    顾岩脸色也是一变,却仍恭谨的对谷建勋道,“老爷子病了,北琦和北星都在京里,我们这边儿也马上就要动。孩子们的事儿不能让老爷子知道,病加重的话就没法收拾。谷叔叔,您帮我们劝劝一诺吧。”

    谷建勋垂眸,他与顾中和、雷振华是生死同命一起打拼过来的兄弟,如今雷振华在罗浮山汤泉修养,他刚从阿姆山飞回来,这顾中和也病重从北戴河转到了京里。

    当真是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眸色一暗,谷建勋也不好再说什么,“诺诺也算是老顾看着长大的,老顾病重我这子眼下是去不了,叫诺诺去看看本也是应该的事。一抬眉看着一诺,继续道,“我不阻拦。”

    谷建勋话毕蒋英回头满脸期待的看着一诺强调道,“子迟也去。”

    八字没一撇的章子迟都要去,她这个顾家的儿媳妇不去实在说不过去,她与顾北辰之间的事,也确实不该影响老爷子的病。

    顾中和、谷建勋、雷振华都是将她从小看大的,从孝义出发,她也不得不去。

    垂眸点了点头,一诺问道,“什么时候的飞机。”

    “一点。”此时正是十二点钟,从这里到机场也得四十分钟左右,看来是马上要走了,一诺为难的看看谷建勋,老爷子闭眸点了点头。

    她回房换了衣裳,几人这才急急忙忙驱车而去。

    下午三点的帝都机场,一诺被蒋英唤醒时见自己正靠在顾北辰怀里睡的很熟,尴尬的起她径自往前走去。

    顾北辰却在座位上僵直着体没有动,良久,她回看着他,忽然想起当初两人一起去伦敦时,也是这个时候,也是这种姿势,他一动不动的任她靠在自己上几个小时,最后全麻木的不能动弹。

    迟疑了一会儿,一诺还是举步上前将他扶起,两人并排往外走去。

    章子迟跟在他们后,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弯了唇角。

    几人到军区医院时,病房里还静静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个挽着头发年轻漂亮的女人小腹微微隆起,旁一带着金丝眼镜儿的男子扶着她的手臂,看这样子该是顾北辰的大姐顾北琦。

    旁那男人中规中矩的装束,倒还真是搞科研的,眼镜戴上去之后人虽然显得木讷了些,细看去长相材却是一等一的,没得说。

    一诺暗想,他要不搞科研,出去混娱乐圈就凭那脸蛋儿那段儿,也铁定能招揽一大帮脑残女粉丝。

    这顾家长女挑男人,眼光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病旁边是一休闲装扮虽不修边幅却难掩姿色的女孩儿,大概跟一诺年岁不相上下,与顾北辰长相极像,如此说来该是小妹顾北星了。

    顾中和的司机将几人引到这个独立的小院儿之后退了出去,进门时蒋英拉着一诺的手到顾北琦面前介绍道,“诺诺,这是你大姐,北琦。”继而又看向顾北琦,“这是一诺。”

    顾北琦温柔一笑,母之美光华四溢,“我们见过!”

    一诺诧异,她似乎没有什么记忆了,只得僵硬的唤了一声,“大姐!”

    顾北琦点头,接着道,“去年的首都商业洽谈会上……”

    顾北琦这么一说,一诺瞬间记起了她来,洽谈会上那光芒无限的女人,竟然是顾北辰的大姐?

    当的顾北琦一中国蓝曳地旗袍,当真是高贵优雅到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服务生端着的酒不小心洒在她裙摆上,她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对那人点头笑笑。

    一诺当时就在感慨,这是一个有气度有襟有阅历的女人。

    高贵如顾北琦,离了那种场合却也是眼前这男子怀中柔的小妻子,褪去当的干练优雅妩媚,多了几丝女人的温婉可。能在事业和家庭之间角色转换到如鱼得水的女人,当真极品。

    顾北琦也上下又将

    一诺打量了一遍,见她似乎偏好碧色,今与那一样,仍旧是一浅碧,虽不耀目却珠玉之光暗藏,去年的商业洽谈会上,夏一诺的不俗表现也是她记忆深刻的。

    见一诺一直盯着她的肚子看,顾北琦幸福的笑笑,倚在旁高大斯文的男人怀里,“三个月了!”

    一诺怔怔的伸出手,轻声道,“可以让我摸摸吗?”仿佛怕打扰了那腹中静静长大的胎儿一样。

    顾北琦有些诧异,却仍旧笑着点了点头,“当然!”

    一诺将纤细的手放了上去,轻轻感受着腹中那安静成长的小生命,如果她的孩子还在,应该比这个还大一些些,眼圈有些泛酸,一诺抿抿唇,这才收回了手。

    顾北琦见一诺脸色自然也知道她心中想些什么,前些时间一诺流产的事蒋英跟她提过,抬眸看看一诺后的蒋英,顾北琦没再说话。

    顾北星见一诺转看她便从病前走过来握住一诺的手,又拉过顾北辰来,将一诺的手放在他手心,用清脆而亲近的口吻道,“哥,一诺嫂嫂,爷爷念叨你好久了,你们可算是来了。”

    一诺一笑,往病上望了一眼小声问顾北星,“爷爷怎么样了?”

    “医生说近期要好好静养,所以单独辟了小院儿让爷爷住,过几天我们打算把爷爷送回北戴河,那边清静。”顾北星一抬头看着站在门口的章子迟,“David,你怎么也来了?”

    章子迟只是微笑,一句话也没说,一诺看着这一幕心中又是一疼,章子迟慕顾北星这么多年。顾北星一个被众人捧在手心里的骄矜大小姐,何曾将任何人放在眼中,这一刻撇开她方才冷淡的语气来说,一诺她却从她眸中看到了期待。

    世上最好的事,莫不是你着一个时,他也正好着你。

    真正的,你想说却是说不出来的,就像此刻站在门口的章子迟,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顾北星,温柔的笑着。背后的夕阳烧的红火,如同被他藏在心底的如荼

    蒋英上前瞥一眼顾北星,带着微微怨责的语气,“过几天你爷爷回北戴河修养,你跟着去陪护一段时间,叫子迟也去。”

    章子迟虽年轻,医术却是顶尖儿的,叫他去北戴河再好不过,一诺却也明白,蒋英顾岩此举不过是为给北星和章子迟多制造机会罢了。可怜天下父母心。

    章子迟在顾家无怨无悔的做了这么久的免费私人医生,也总算有机会抱得美人归。

    当意识到自己的手还被顾北辰握在手心,一诺慌忙用力将纤细的手指从他掌中抽了出来。

    顾北琦在她后见这一幕便对着蒋英顾岩轻声道,“爸、妈,医生说爷爷这病要静养,房内要通风良好,我们先回家吧。爷爷睡着之前安排过,叫一诺和北辰留下。晚上再叫北星和子迟来守着。”

    蒋英欣慰的看着这懂事的女儿,点点头拉了拉顾岩的衣袖,“我们先回去。”

    话毕,六人前后出了病房从小院儿离去,只留一诺与顾北辰在病房内候着。

    顾北辰靠在墙壁上,饶有兴味的打量着僵直着体站在那里的一诺,许久才上前道,“如果你喜欢孩子,我们还可以再要一个。”

    如果她喜欢?一诺抬头讽刺的看着顾北辰如寒星一般的墨眸,“我们?不是就要离婚了吗?”

    顾北辰脸色一沉没有接话,眸中却尽是怒气,一诺受不了与他同处一室,正要转离去老爷子醒了过来。

    顾北辰忙上前去将枕头放在头给老爷子靠着,老爷子抬抬手,示意一诺也上前来,一诺微微一笑,恭敬的上前与顾北辰并排坐在病上的椅子上。

    三个月不见,老爷子病弱了不少,头发也又白了些许,一诺握住他的手,“爷爷。”

    顾中和点头,沧桑的脸虽有些虚弱却不失威严,眉尖挑起看着眼前的孙子和孙媳妇道,“老头子子不好,也没赶上你们的婚礼。还好,你们总算知道来看看我!”

    顾北辰一边削苹果一边呵呵笑着打圆场,“诺诺是一早就要来看您的,奈何我被菊展和旧博物馆的关张仪式拖住了,这才来晚了怠慢了您老人家。”

    “数你这张嘴会哄爷爷开心!”顾中和侧目看了顾北辰一眼,眸中暗藏了精明敏锐。

    一诺也随着老爷子看去,顾北辰那削苹果的技术还果真是没话说,苹果皮整整齐齐的被他削成一个长条,而后又将手中削好的苹果切好插上牙签,装在果盘里递给一诺。

    一诺僵硬的笑笑,将果盘托在手中,叫顾中和吃,老爷子目光一垂,随即抬头对顾北辰道,“大孙子,爷爷不想吃苹果。你去对街沉香记买碗绿豆粥回来。”

    顾北辰放下手中的水果刀,点头起从房内离去。沉香记是百年老店,绿豆粥是招牌生意,远近驰名。

    以往在北戴河老爷子偶尔想起了,也是叫边人专机飞到帝都来给带回去。此刻,一诺却知道老爷子醉翁之意不在酒。

    顾北辰走后,顾中和起叫一诺扶着出了房门,在院中藤架下的大理石桌旁坐下,看着西天烧的赤红的云霞道,“你和北辰的事儿,我都听说了。”

    “爷爷,您想说什么就说吧。”一诺抿抿唇在老爷子对面坐下,老爷子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要拐弯抹角的斗心眼儿,她哪里是他的对手。

    顾中和一笑,格外慈祥,“爷爷这一生也算是大风大浪风雨飘摇过了,北辰这孩子子虽不好,心眼儿却不坏,你们也未见得就必须离婚。”

    “可是我累了!”一诺将手放在膝上,垂着眸,顾中和此话她怎会不明白。

    顾家在易州的声势地位是无人可及的,一诺未婚之时,易州上流的家庭有哪一家是肯让自己的儿子娶一个私生女的。如今她若离婚,便更没了去处。

    雷恩有了茗雪,俊以太工于心计,亦非可托付终之人。错过顾北辰,也未见得她就能收获幸福完美的婚姻。

    老爷子这话是叫她再考虑考虑。

    一诺抬眉认真的看着顾中和,“爷爷,我已经决定了,真的不想再改变。您知道的,我和他之间已经有了不可逾越的芥蒂。”

    老爷子眉头一紧,又劝告了一句,“诺诺,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白雪公主在遇到王子之前也吃了有毒的苹果,我们想不受任何伤害就得到幸福,是不可能的。每一分耕耘,总会在后有丰厚的收获,关键是要有耐呀!”

    “有耐就能改变一切抹去一切吗?爷爷,事已成定局,我们就不要再讨论了好吗?”一诺背过去看夕阳渐沉,暮色渐至。

    老爷子将目光从她背后收回来,撑着大理石桌面起,抬步往房内走去,“还好你们还年轻,你们还有选择的余地,人若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一诺回眸,看夕阳将老爷子的病服照的一片滇红青紫。他是在怀念北辰的吧,温莎公爵最疼的女儿安黛莉丝小姐,那个只寂寞的死在伦敦,并且到死他都没去看她一眼的女人。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这句话,竟然像咒语一样猛地钻入一诺的脑海,让她浑为之一震。

    晚上顾北星和章子迟来接替二人,一诺和顾北辰这才驱车从小院儿离去,走之前顾北星还调皮的对顾北辰眨了眨眼附在他耳边道,“哥,今儿晚上家里没人,我还在你房间的上撒了玫瑰花瓣,你可得好好努力哦!”

    香山附近的政要聚居地,一路过去尽是低调的双层别墅,平坦宽阔的大道上黑色宾利缓缓驶进一处中规中矩的宅院。

    这房子比之顾家在易州的别墅,确实要小一些,但内里的装潢却尽显低调奢华,回来时顾北琦夫妇正要上车从宅子里离去,顾岩蒋英也正准备驱车往医院去看老爷子。

    将顾北琦夫妇和二老送走之后,一诺和顾北辰这才双双进了房间。

    一诺靠在门口,淡淡看着房内的烛光晚餐和上的玫瑰花瓣。

    火红的玫瑰,无法抗拒的,一如结婚那在易州的顾宅里,蒋英为他们布置的新房一样。

    当的她,等了整夜,也绝望了整夜,如今的她不用等待了,可心里还是满满的绝望。

    顾北辰洗澡的空当,一诺随意看了看头的摆设,没什么特殊的东西,就是些老照片。顾北辰被安黛莉丝抱着,笑的一脸童真可,真的很难想象,他也会有那般单纯的时候。

    许是这一折腾累了,一诺靠在头竟然睡了过去,梦中是一片冰冷可怕的夜,她耳边还回响着顾中和那句话,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眼前是顾北辰带血的脸,在她前如慢镜头般一寸一寸的倒下,她想伸手去抓住他,却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顾北辰从浴室出来便见一诺锁眉靠在那儿,满头大汗,口中还呢喃着什么。将她抱进怀里,拍了拍她的脸颊,“一诺,怎么了,快醒醒。”

    一诺一伸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臂,抓的他生疼,眸中含着泪水,她怔怔看着面前俊朗如旧的男人长叹了口气。

    原来是梦,还好是梦。又看了一眼桌上摆着的老照片,一诺潜意识里总觉得有什么危险的气息,一丝一丝的靠近他们,可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做噩梦了?”顾北辰关切的问她,将她紧紧揽在怀里。

    一诺抗拒的挣脱他的怀抱,起将窗户拉开,呼吸着侵袭而来的冷风,这才让自己理智了一些。

    那梦太可怕,揪的她的心痛的厉害,纵她如何不肯原谅他,也从未想过让他死。

    这世上最可怕的距离,莫不是你想见到一个人的时候,却再也不可能见到他。

    就像妈妈,只是墓碑上一方冰冷的照片。

    方才在梦里,她拼了命的想要抓住他的手,却不过是徒劳。这一刻,强忍着的眼泪终于被夜风给吹了出来,一诺心内是一击即溃的脆弱。

    顾北辰见她纤细的影子落入深黑的夜幕里,上前伸出矫健的双臂环住她,“一诺,到底怎么了?”

    一诺回过狠狠将他推开,暗夜里她泪光盈盈的看着他,“顾北辰你给我滚,滚的远远儿的。”

    顾北辰不知道她为何发如此大的脾气,似乎这一整他都没惹到她吧。

    这女人的子,果真是晴不定,抬步上前长臂一捞将一诺拉进自己怀里,抱起她陷进了满是玫瑰花瓣的大

    一诺这次似乎是真的生气了,重重一口咬在他手臂上,顺势将他推开起进了浴室。

    将莲蓬头开到最大,开到足以掩饰住她低低啜泣的声音,一诺无助的靠在冰冷的墙壁上。

    为何到了今,她还关心他的死活,就算他真的死了,跟她又有什么关系,他活该不是吗?可为什么刚才那个梦让她的心那么痛!

    清洗过后围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她躺在大边上,离顾北辰远远的。两人就这样生着闷气,谁也没有主动理会谁。

    心形烛台上的蜡烛渐渐燃尽,房间里回复到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一诺在窗边蜷缩成一团,渐渐睡去。大另一边,是同样黑着脸给她一个冰冷后背的顾北辰。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准的,半个月后,当顾北辰浑是血的倒在她前那一刻,一诺才瞬间明白了顾中和最后那句话的意义。

    顾部长要倒大霉了,楚跟亲们剧个透先,哈哈,明天一万字,后天也一万字,谢谢亲们的支持,楚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