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看什么看,没见过车震吗!

    ()    谷建勋拍拍她的肩,“孩子,想哭就哭吧!别憋出病来!”

    顾北辰没有了,雷恩,也没有了,她心中,一定是抽筋刮骨一样的痛吧。

    一诺却淡然一笑,远远望着群山垂暮,“姥爷,我没事!”

    见一段婚姻就要破碎,老爷子忽而想起远东新合作案的事,便有意无意的提了一句,“那个黄部长,省里批的钱怕也被他挪的七七八八了。你这个案子前期的投入量巨大,他审批时应该会考虑到这个问题。明年评一级经济城市,他也不怕受影响。”

    一诺自然知道老爷子要说什么,目光一垂,她答道,“钱是顾北辰投的。”

    “你心里怎么想?”眯眸沐浴在秋暖暖的阳光里,谷老爷子微笑着看向一诺。

    一诺扬首远眺山间渐黄的青草绿树,半晌才道,“我会在离婚的时候一次还给他,顾家的便宜我不占,也不需要占!

    夜幕低垂,东院二楼夏一诺的房间,敲门声骤起,一诺皱眉上前开门,见来人是谷修睿。

    “睿哥哥。”诧异的唤了一声。

    谷修睿进门,靠着房内的公主沙发,月色过窗,他慵懒的模样当真醉人,抬头认真看着夏一诺,“诺诺,还顾北辰吗?”

    在江州那几年,一诺喜欢顾北辰的事,他是知道的,如今过去了这么多年,他想知道她心内最真实的想法。

    “哥,我和他就要离婚了,与不根本没有差别!”一诺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上前几步靠在窗口吹山风。

    谷修睿也从沙发上起上前,高大的姿笼罩在月色内,于渺远的群山中显得格外神秘,又格外寂寞。

    回易州这些子太过平淡了,生活就像一潭死水,没有任何一丝涟漪,他想找个人斗一下,竟然连对手都没有。

    良久他淡淡开口,“如果顾北辰不肯离婚呢?”

    “他答应过我三个月,三个月一过,如果我还坚持离婚,他会妥协!”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还有两个月而已,她等得了。一诺靠着窗沿侧头,看着谷修睿沉静却暗含杀气的眉眼。

    “男人的承诺,也能信?”他勾唇,于暗夜之中妖冶无比,“如果到时候他不兑现诺言,哥可以帮你与他一战。”

    一诺浑寒毛直竖,赶忙将窗户关上皱眉瞥着谷修睿,“哥,你是太久没跟人斗法闲的了吧,没事儿回你的江州啊,跟这掺和什么事儿!”一拳捶在谷修睿肩上。

    这两个男人要是斗起来,整个易州市还不得颤三颤。

    谷修睿背过去往门外走,“我说真的。”

    第二天晨起,一诺没去远东,在庭院里等着夏茗雪来找她一起看婚纱。Linda打过几个电话说wolf有几个case叫她裁决,她只说wolf有蒋董,用不着她,便挂了电话。

    九点半,茗雪和雷恩双双从玛莎拉蒂里走出,径直往她的方向而来,彼时谷修睿正与她说话,男人那深黑的眸锁住远远走来的二人,写满警惕。

    “他?”轻启薄唇谷修睿皱眉道。

    一诺浅浅一笑,“是啊,是他!”许久没见了,雷恩依旧没变,绅士,静默,高雅。

    茗雪上前与一诺相拥,见一诺瘦了一圈,鼻尖一酸几乎哭出来,“姐……”一个姐字喊出口,她不知道说什么话来安慰她。

    “傻瓜,还要去看婚纱呢,别哭。”一诺揉揉茗雪柔软的头发,牵着她的手拉到自己侧的沙发上来。

    雷恩始终一言不发,静静的坐在那里,整个人如同雕塑,旁的谷修睿也是沉着一张脸,暗暗看着前方连绵起伏的山脉,不发一语。

    茗雪似有所悟似的,看婚纱让雷恩和一诺同时出现的确不是个好选择,她淡笑着轻声道,“雷恩哥,不如你就在这里等我和我姐吧,你跟睿哥哥也许久不见了,你们好好聊聊。”

    雷恩抬头,目光轻轻扫过一诺纤瘦的脸,最后落在茗雪上,浅浅一笑,他是感念茗雪的善解人意的。

    正答话却被一诺拦在前头,“没关系,去看婚纱新郎怎么能不在呢!”

    雷恩似是一愣,随即点了点头,“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去吧!”

    与谷修睿告了别,茗雪和一诺随雷恩上了他的玛莎拉蒂,从谷家大宅飞驰而去。

    钧雷集团名下的易州市第一品牌婚纱店里,众人见雷恩来都恭敬客气的点头致意,雷恩亦是笑着对他们点头。

    一个小时之后,夏茗雪被工作人员装扮一番,从化妆间内走了出来,一FrancSarabia本季度最新款的婚纱穿在上,温柔、典雅,细致而不失高贵,这样一个拥有温暖笑容的女孩子,自是绝美无匹的。

    一诺看的眼眶一,继而看向雷恩,见他似乎也颇为诧异的多看了茗雪几眼。

    茗雪羞怯的上前,不敢看雷恩,脸颊红红的拉着一诺的手,“姐……”

    她紧张,一诺是看的出来的,与她碰了碰额头,一诺笑道,“别紧张,现在就紧张,到结婚的时候可怎么办呦!”

    雷恩皱眉,从沙发上起道,“对不起,我出去一下。”转往外走去,徒留给二人一个

    高大的背影。

    一诺往外看了看,见他在门口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

    茗雪脸色沉了下来,泪水落在一诺手上,很疼。一诺拍拍她细嫩的脸颊,“傻瓜,哭什么呀!”

    “姐,你说雷恩哥会喜欢我吗?”茗雪张了张口,半天才问出这句话来。

    一诺心中一阵苦涩,仍旧给了茗雪一张大大的笑脸,笑中带泪,“放心吧,我们家雪儿这么好,雷恩当然会喜欢了。”

    像夏茗雪这般温柔懂事的女孩子,如果她是男人,也会动心。纵使如今雷恩对她还有抗拒,可天长久的接触,她知道,他一定会上她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有时候缘分就是个这么奇怪的事,你偷偷喜欢了很久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真的成了你的。

    茗雪嫁给雷恩,注定会是个好的选择,雷恩温润,茗雪细腻,这样的一段婚姻,迟早会在漫长的相濡以沫中衍生出

    而她呢,她嫁给顾北辰,注定是个不好的选择,顾北辰霸道,她倔强,这样的婚姻,只会有摩擦、矛盾和永无止境的互相伤害。

    同样是喜欢了许多年的,结果却背道而驰。一诺垂眸往高大的落地窗边走去,她承认,这一刻自己的心,是邪恶的,是毒辣的。她甚至嫉妒茗雪的好运气,她甚至不想雷恩移别恋。

    就算她不雷恩,这一刻,她也希望他能暂时着自己。这就是人的劣根,她鄙视这样的自己,却也免除不了心里如此真实的想法。

    “姐,在想什么呢?”茗雪的声音在后响起,她这才回过神来。

    静静打量着面前这美丽的准新娘,方才心中那一抹邪恶一挥而散,夏茗雪虽与她不是一母所生,对她却胜似亲姐妹。

    如今她要结婚了,她会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祝福她,无论她嫁给了谁,她都会为她祈祷,希望他们恩百年,白头偕老。

    “没想什么,雪儿,姐希望你幸福,永远幸福。”一把将茗雪拉进怀里紧紧的抱住。

    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茗雪有些诧异,回抱住一诺,她甜甜的道,“谢谢姐!”

    从婚纱店出来,雷恩要送茗雪回夏家,一诺自是不愿同去的,若去了,免不了白珊和夏茗露又一番羞辱。

    茗雪懂事的上前拉住一诺的手,“姐,我和雷恩先送你回去吧。”

    “好。”一诺笑着点头正要上车一辆世爵堪堪停在面前。

    俞俊以从车内下来,迎着上午的阳光神秘一笑,“一诺,好久不见了,一起喝杯茶?”

    一诺本不想答应,奈何电灯泡也做的够久了,遂点点头上了俞俊以的车。

    杏花楼,简单的在中式装潢,典雅里带着点小资味儿,俞俊以坐在一诺对面细细打量着她,许久才道,“你瘦了!”

    关心一个人,才会一眼就看得出她的憔悴。

    一诺勾唇一笑,“俞少可真风趣,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讨论我的胖瘦。”明显揶揄的语气。

    俞俊以抿唇喝了一小口咖啡,真苦!他皱眉。咖啡里放点芥末,是他的最,味道怪异,却最是让人清醒,就如此刻,坐在他对面的是还没有离婚的夏一诺,他仍旧能够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得到她,完完全全的得到。

    伸出手去拉住一诺的手放在自己口,他垂眸认真的盯住她,“一诺,我说过,这里永远都为你留着一个位置,你随时可以住进来。”

    一诺慌忙起要将手从他手中抽回,“俊以,你别这样!”

    俞俊以眸中染上失落和薄怒,一把将她拉进自己怀里,薄唇严严实实的堵住了她的。强硬的手臂将她紧紧圈在自己怀里,任她如何挣扎也挣不开。

    忽然,一道强劲的力道将她拉开,一拳狠狠挥过去正中俞俊以鼻梁,“俞俊以,我警告过你!”

    这声音,这霸道的气场,除了顾北辰还会有谁!

    俞俊以鼻骨生疼,鼻孔中有丝血溢了出来,妖冶的眸一眯,也伸手回了顾北辰一拳,顾北辰左颊登时也青了一块。

    勾唇邪笑,俞俊以定定看着顾北辰挑衅道,“顾北辰,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懂得怜香惜玉!”目光在一诺上贪婪的流转。

    顾北辰怒气升腾,拉着一诺从杏花楼出去,狠狠将她甩进自己车内。

    倾上去关好车门一把将她按在自己下,愤怒的咬住一诺的唇,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来,“夏一诺,你敢背着我跟别的男人约会。”

    一诺一巴掌挥在他方才被俞俊以打了一拳的地方,怒视他,“顾北辰,你跟踪我!”

    “我就是跟踪你,怎么样!”紧紧抓住她的双肩,顾北辰眸中尽是怒火。

    这几顾岩帮他应酬京里来视察的几个老头子,他自己亦为为菊展、博物馆展览会和拍卖会的事碎了心,而他的女人,却在杏花楼跟别的男人拉手接吻。

    一诺在他下使劲挣扎,“部长大人,我跟谁约会是我的自由,再有两个月我们就离婚了,你不觉得自己管的太宽了吗?”挣扎的太过剧烈,肩上的衣料都被他撕了开来。

    “你还知道还有两个月,还没离婚你就等不急了是不是?”顾北辰半跪在她侧将她牢牢压住,下坚-的男象征正正抵着她软的神秘地带。

    意识到两人正是这样尴尬的姿势,一诺小脸疼的一下红了起来,扬手握拳打在顾北辰膛上,“顾北辰你滚开呀!”

    由于两人动作实在太大,车子轻颤了起来,过路的行人开始笑的暧昧无比,并对着这边指指点点,更有甚者还停下来围观。

    顾北辰怒极,黑着脸从后车座上下来将众人扫视一周,皱眉怒声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车震吗!”

    *

    谢谢亲们,楚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