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突然的变故

    )    一诺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他,顾北辰接过一看,又是一份离婚协议书,她到底准备了多少份?

    这次竟然没有愤怒,只是心揪的很疼,顾北辰抬手揉揉眉心,终于还是冷淡的问道,“要怎么合作?”

    从来未曾想到,有一天他会与夏一诺站在对立方进行谈判,他心里一沉,却不知道能说些什么,所以便只能开口问她。更新最快更全的言小说尽在混文小说网没有广告哦)

    一诺冷冷看着他,离婚协议,她准备了很多份。她曾经试想过,到底是怎样不顾一切的勇气才可以让她从容的将协议递给他,而今她递了两次,第一次的时候,心痛,第二次,已经痛到麻木了。

    “明天的新闻发布会我和你一起出席,我还打了电话给克里,让他伪造你在英国的出入境证明。我会告诉媒体,这几天我和部长大人畅游英国去了,克里斯蒂安男爵给的证明市里那几个人就算怀疑也不敢再查下去,大英帝国最有份的男爵他们得罪不起。”一诺垂眸,双手交叠在前。

    服务生礼貌的上前躬问她,“夏小姐,您喝点什么?”‘千百度’的服务生自然是认得她的。

    “咖啡!”

    “果!”

    一诺与顾北辰同时开了口。

    顾北辰皱眉,抬头对服务生点点头,“果吧!”服务生微笑着道,“请稍等。”而后从两人面前离去。

    他这才转头看向一诺,“你怀着孩子,不宜喝咖啡。”说这话时体冰冷的仿佛坠入了无边大海,海水沁入口鼻,是窒息的痛楚,可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外面越来越暗,‘千百度’暖黄色的灯光亮起,将他英的脸庞照的温一片,一诺有些失神,却还是强迫自己保持冷静。

    她调整好语气,继续冷硬的道,“这件事一了,你还好好做你的部长,我只有这一个条件,还我自由!”

    顾北辰许久都没有说话,直到服务生将一杯温的果送来,他才抬眸看着一诺,“我们之间非要闹到这个地步吗?”

    黑瞿石般的眼眸深处藏着浓重的失望,他静静的望着一诺。

    一诺被他这么一看,心里忽然沉重的说不出话来。离婚,两人都获得自由,这难道不是他希望的吗?为什么用那种目光看着她,仿佛是她狠心抛弃了他一样。

    “是你自找的,顾北辰,都是你!”一诺端起茶猛喝了一口,可眼泪却还是坠入杯中,涩涩的。

    顾北辰从怀中抽出手帕递给她,“别哭了,孕妇经常流眼泪以后是会留下后遗症的。”

    蒋英眼睛不太好,大抵是怀着大姐的时候与父亲闹不和,经常哭,所以现在落了个迎风流泪的毛病,无论怎么治都不好。

    “是谁打乱了我的生活,是谁毁了我的人生,是谁一手把我推进了深渊,是你顾北辰!是你!”一诺接过手帕狠狠砸在他前,等他给她最后的回答。

    良久,顾北辰将手帕重新放进口的口袋里,“我答应你,不过这次事一过,我希望能得到三个月时间,三个月之后如果你还要跟我离婚,我不会拦你。”

    “我凭什么给你三个月?”一诺怒视着她。

    顾北辰抬眸敛去瞳中的失落,“你没得选择,远东下季度的case被市委的人刻意压下,若不能及时审批过,只违约金也能让夏家倾家产。”

    回想结婚以来的子,他们似乎没有一天是好好珍惜彼此的,她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他也不曾迁就过她,他想用争取来的这三个月好好照顾照顾她。

    如果注定此生无缘,起码有三个月时间,让他记住她,记住她的笑脸。

    “我答应你!”眸中漾起水花,一诺含泪应下。

    她想过无数种她提出离婚之后顾北辰会有的表,可是哪一种都不是面前的他,深黑的眼眸中没有太大的绪波动,他很平静,平静的让她觉得有些诡异。

    转要从‘千百度’离去,吧台却正放着一首夏苍峰经常会听的歌。

    离开一个不能离开的人/能获得什么样的重生/奈何不了缘份/命运总是答非所问/怎能得这样说分就分/不知道从何时从哪里恨/既然都是红尘/何必留下彼此悔恨/痛苦一生

    李度的声音细细的,伴着从窗上滑落的雨丝,一寸一寸刺入心扉,一诺有些站不稳,后一双大手适时扶住了她。

    这一刻,那双手是温暖的,“跟我回家吧。”他的手握着她的,潺潺温暖自手心传来。

    可是,这温暖来的似乎太晚了。

    一诺挣开他的手,“我刚买了公寓,以后我住那儿。”

    “明天要一同出席新闻发布会,今晚还是一起回家比较好。”顾北辰轻声提醒她。是了,明天若两人是各自去的,媒体又要大做文章。

    她还在怔忪间,顾北辰已经将她抱起,转往外走去,在夏一诺车里等着搭顺风车的杜子琪看着这一幕从车里下来,“夏总……顺风车……”

    这两口子一副要一起回家的样子,看来她这顺风车是搭不成了,她本来想着公司状况吃紧,她不开车了好省点油钱,这回可是没得省了,连个公交站牌都看不到,打车的钱也够她加油了。
    r/>  顾北辰抬眸看她,“一诺的车你先开走吧,我带她回家,正好她的车也没处放。”

    杜子琪听顾北辰这样说道了谢跳上车,嗖的从二人视线里离去。

    顾北辰并没有直接开车回家,而是去了海边,夜幕低垂,海风拂过面颊有些冷,脱掉上的小西装搭在一诺肩上,一诺要拿下来却被他制止,“别闹了,体重要。”

    牵着一诺的手往前走去,夕阳最后一抹余晖从海天交接处坠入水底,是惊心动魄的美丽。

    手绢从他西装里面的口袋露出一角,顾北辰极目远眺这无边海景,人们都说,手绢是最贴近心脏的地方,只有最亲密的人才能用。

    他递过两次手绢给夏一诺,却两次都被她无的丢掉,还都是在千百度。

    坐在礁石上,黑发被风扬起,顾北辰将蜷缩成一团的夏一诺揽进怀里,从背后看去,他们此刻的模样像极了一对相侣。遗憾的是,也仅仅只是像极了而已。

    一诺从他怀里退开,黑眸中染上了夜幕的暗灰,“走吧,我不喜欢大海。”

    “为什么?”顾北辰起眯起眸问她。

    一诺看了他一眼,缓步往沙滩上走去,“美人鱼上陆地上英俊的王子,为了追求幸福,不惜忍受巨大痛苦,脱去鱼形,换来人形。而王子最后却选择了和人间的女子在一起。

    巫婆说,只要杀死王子,并使王子的血流到自己腿上,美人鱼就可以重新变回鱼形,回到海里,继续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可她却为了王子的幸福,自己投入海中,化为泡沫。

    我向来不喜欢太悲惨的故事。”海风将她浅碧色的裙子吹起,那一抹绿在顾北辰眼中竟格外刺目。

    跟在她后,他想伸手去牵她的手,却终于没了抬手的力气。

    顾家大宅,蒋英与顾委员长早在客厅里候着,桌上的饭菜还冒着气,见二人是一起进门的,一诺上还披着顾北辰的外衣,蒋英脸上这才有了一抹释怀的笑意,“累了一天,都饿了吧,今天妈亲自下厨做了些菜,快来尝尝。”

    顾委员长这才放下手中的报纸,抬眸看了二人一眼,顾北辰微笑,牵着一诺去清洗了一番坐到餐桌旁。

    席间,蒋英虽不停的说着些什么,一诺却半句也没听进去,顾委员长则是一副大家长的严肃模样,一顿饭吃的如同嚼蜡。

    入夜,夜风不冷,窗开着,一诺靠在沙发上看窗外惨白的月光,耳中听着浴室的哗哗水声,指间轻轻勾了起来。

    良久,拿过一条毯子,她在沙发上躺下,闭上了眼睛。

    顾北辰从浴室出来时便见她躺在沙发上装睡着的模样,轻手轻脚的上前正要抱起她,一诺猛地一个起躲过了他的怀抱,“你要做什么?”

    “抱你上-。”不由分说的将一诺抱起,转往大上走去,他只围着一截浴巾,赤-膛端的是风光无限。

    一诺挣扎不得,只得任命的靠在他肩头,任由他将她放在大上。

    长臂一伸将窗帘拉住,顾北辰躺在大上从后环住她的腰,一诺小腹已经有些微微隆起,顾北辰伸手抚摸着那神奇的生命,却被一诺拉住了手,“别这样。”她小声制止他。

    半夜时分,一诺被噩梦惊醒,一睁眼便见顾北辰正用手臂支着脑袋,一手给她擦眼泪。

    见她醒来他轻声问她,“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一诺背过去不理会他,他却从后将她揽住,轻扯去她的内衣,蝶吻她柔滑的背部。

    她继续往边躲去,他动的伸出强有力的双臂将他环在自己健硕的膛,“一诺,我想要你!”

    有多久没有这样近这样紧的抱着她了?有多久,没有闻到这让他迷醉的体香?上一次要她是什么时候?

    记忆有些模糊,只是这一刻将她抱在怀里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仿佛惧怕即将到来的失去。

    一诺回于暗夜里看着他,顾北辰黑瞿石般的眸中闪烁着浓烈的,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将他推开,“明天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

    “夏一诺!”顾北辰拔高了声音。

    一诺知道,每每他什么话也不说,只叫她的名字时,便是生气了。撑着头起,她拉拉从肩头滑落的睡裙,“我还是睡沙发比较好。”

    “你怎么这么铁石心肠!”顾北辰长臂一捞将她压在下,膛起伏的厉害。

    一诺勾唇一笑,“铁石心肠?顾北辰,你不觉得这几个用来形容你刚刚好吗?”

    似被她的话激怒,顾北辰毫不怜惜的撕开她的睡裙,坚-的分不由分说的闯入她紧致的甬道内,“夏一诺,你是我的女人,只能是我的,永远都是。”

    修长的大手握住翘的双峰,指尖在那两点殷红之上肆意的揉捏,顾北辰深黑的眸紧锁着下的躯,恨不能将她此刻这美好的模样刻进心里。

    俯首在雪白间,柔软的舌从那点凸起上扫过,带起一诺体内一阵强烈的电流,她大口喘息着,纤细的指尖掐进顾北辰后背坚实的肌

    “看,你对我有感觉的,你的

    体可比嘴巴诚实多了。”大掌覆住高耸的在手中重重的揉捏,下的冲撞一次比一次更加深入,一次比一次更加剧烈。

    一诺哪里经得起他这样的挑-逗和索要,眸中聚满了泪水。

    她撑着孱弱的子颤声道,“顾北辰你放开我,放开!”

    顾北辰伏在她上又重重冲击了许久,却不触碰她体里最敏感的那点,每每要触碰到,却又邪笑着抽离,她觉得体内空泛的厉害时他又猛地冲撞而入,就是不给她痛快。

    “真的要放开吗?嗯?”凉薄的唇附在她耳畔,顾北辰挑衅似的问她,舌尖卷过一诺粉嫩的耳垂,更让她不可自拔起来。

    一诺几乎被到了绝地,子弯的像弓一般,却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在他下不住的颤抖,大口喘息。

    顾北辰勾唇,于暗夜中笑的十分邪魅,“说你要我,告诉我我就给你,好吗?”带着哄和可耻的骄傲,他含住她前绽放的盈盈风,再一次挑-逗她的体极限。

    一诺的泪从撑大的眸中瞬间落进软枕中,纤纤玉指紧紧抓着下的单,“顾北辰,我不要!不要,你快点出去,滚啊!”她倔强的不肯开口求他,可言语间却颤抖的厉害。

    顾北辰眯起眸看着她人的模样,可真是个倔强的女人,他都已经忍不住了,她还能哭着让他滚。

    双手撑住她体两侧,顾北辰低吼一声,开始了最原始也最疯狂的律动。

    许久,他一把将她抱起,健硕的后背靠在头,将她小的子架在自己双-腿-之间,找准位置一而入。

    双手握紧她的腰肢,一上一下剧烈的耸动着,顾北辰将俊脸埋在一诺间,贪婪的-吸她前芬芳的红莓。

    两颗心贴的那么近,彼此的心跳声都听的一清二楚,剧烈的喘息,似痛苦似欢愉的呻吟此起彼伏,一场酣战终于在二人粗喘声中结束。

    将一诺半揽在怀里,顾北辰环紧她的腰肢,“真是个迷人的小妖精,我离不开你了怎么办?”一诺因为太过疲累,已经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他吻住早已被他-吸的红肿的唇瓣,满足的抱着她睡去。

    翌,新闻发布会在东风会所举行,会场内早早的就挤满了探知真相的媒体记者。

    一诺与顾北辰准时在主席台上坐定,双手交握面带微笑,在外人看来,端的是恩无比。

    扫一眼台下挤得密不透风的诸人,顾北辰开了口,“首先感谢各位媒体对我的关心。”声音敞亮而冰冷,在会所大厅里显得格外的寒。

    媒体记者们这才停止了议论,开始疯狂拍摄起来,一诺有些受不了这强烈的镁光灯,却仍旧岿然不动的坐在当下,脸上保持着优雅高贵而又冷漠疏离的笑容。

    顾北辰暗暗握紧了一诺的手,正要接着说话来辟谣,会场大门却砰地一声被再度打开,众人将视线投过去,只见蒋凯丽一雪白齐膝小礼服微笑着往前走来。

    那些八卦记者们自然不会放过这突然而至的惊天变故,纷纷拿起相机疯狂拍照。

    蒋凯丽丝毫不介意一众媒体都在拍她,媚的脸上薄施粉黛,她笑意盈盈,理直气壮的一步步往主席台走。

    她怎么会出现!见这况一诺与顾北辰不都变了脸色。

    谢谢亲们,还有一更~

    没有内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