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催产药

    http://www.xiaoyanwenxue.com    俞俊以在病房看着张医生接过钞票,点头示意她出去。

    张医师走后,他对蒋凯丽抬眉一笑,“等会儿戏演得真点蒋影后,否则白搭了你这两万块钱。”

    蒋凯丽挑眉一笑,“不是还有您俞少做后盾吗,我怕什么!”

    俞俊以耸耸肩,“那我走了。”

    法院俞院长是中心医院的最大股东,叫这里妇产科医师帮他们骗骗人还是小事儿,不听俞少的话就卷铺盖滚蛋,听他的有钱拿也不至于丢了工作。

    张医师不是笨蛋,在中心医院混到主治医师的职位已经不容易,他自然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

    阔少与明星之间的暧昧她见得多了,她只干好自己该干的事,拿自己该得的报酬,其它的且由他们折腾去,都与她无关。

    蒋凯丽目送俞俊以离开,顺便拨通了韩毅承的电话,叫他也来。

    顾北辰赶到医院时,韩毅承亦早在病房门守着蒋凯丽,见顾北辰推门进来他伸手一拳就要挥在他脸上,却被顾北辰牢牢的扣住。

    韩毅承眸中喷出怒火,挣扎着摆脱顾北辰的锢,上前直视着他,“顾北辰,凯丽为了保住这个孩子连命都可以不要,你怎么这么铁石心肠,还去参加一个什么可有可无的庆功宴。”

    顾北辰一把将韩毅承挥开,冷冷的看着他道,“从你们在婚礼上联合下药的那一刻起,就应该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韩毅承,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

    韩毅承撞上病,撑着柱站起来,脸上一抹不屑的笑意,“北辰,若不是看在你是我兄弟的份儿上,我早就带凯丽远走他乡了,根本不可能将她让给你你明白吗!”

    “那你怎么不带她走,反而把她送到我上,韩毅承,你好好清醒清醒吧!如果你们今天叫我来就是为这事儿,对不起,我要走了,我的妻子还在庆功宴上等我。”顾北辰出言冷漠,根本没看上的蒋凯丽一眼。

    蒋凯丽酝酿了下绪,当即痛哭起来,从病上踉跄着起,她拉住顾北辰的衣襟,“北辰,你不要怪毅承,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顾北辰见蒋凯丽这般泪眼婆娑的模样,虽不忍心怪她却还是冷冷出口,“如果这个孩子你不想要了的话,尽管继续用愚蠢的借口来欺骗我。我给你个了断可好,嗯?”

    将衣襟从蒋凯丽手中扯出来,正要转从病房里离开,蒋凯丽两眼一闭,堪堪倒在他怀里,顾北辰眉头一皱,接住了她。

    张医师开门时见到的正是这一幕,她暗暗感慨,这蒋凯丽还真不愧是影后,演起戏来倒是真的很,比真的还真。

    敛眸上前,她慌忙道,“先生,您妻子的病非常严重,这一胎本就难保,可若失了这个孩子,蒋小姐后便再也没有怀孕的可能了,她是拼了命要保护这个孩子。您应该理解她。”

    这个谎话编的还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张医师开始暗自佩服起自己的演技来,将来若不做医生,她也可以考虑转行演戏去了。

    顾北辰抱起蒋凯丽将她放在上,纠正道,“她不是我妻子。”给蒋凯丽盖好了被子他抬眸看向张医师,“不过,怎么会这么严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听张医师如此说,韩毅承也紧张起来,站在一旁拧眉看着张医师。

    “她们做明星的,都不知道照顾好自己,以为年轻漂亮就是本钱,可是却毁了自个儿的子。哎,蒋小姐若这一胎不能顺利生产,此后都不可能再做母亲了。”张医师又是一叹,怜惜的看着上的蒋凯丽。

    那张温柔妩媚的脸的确能叫人心动,饶是她是个女人,也觉得我见犹怜,只是这骗人的手段嘛,的确有些为人不齿。

    韩毅承上前揪住顾北辰的衣领,“都听到了吧,凯丽为了你受了多少委屈,你还这样对她,顾北辰,你竟然还说出不要孩子的话,你的良心哪儿去了。”

    顾北辰一把将韩毅承甩开,坐在病前拢了拢蒋凯丽散乱着的头发,眸中有几丝无奈。

    七年前,何曾想过会有今,一切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韩毅承上前苦口婆心的劝解,“北辰,我实在不明白,凯丽有哪一点儿比不上夏一诺。你为什么不能对凯丽好一点。上次韩氏秋季的case,夏一诺应该很清楚你想要,可是远东伸手向我要这个case的时候,却是夏一诺亲笔签了字从伦敦传真过来的。这样的女人,拿什么跟凯丽比?”

    顾北辰听韩毅承说远东接韩氏的case是夏一诺亲笔签名同意的,眸中的怒气燃烧成烈焰,回头狠戾的看向韩毅承,他伸手指着门口,“韩毅承,滚,马上滚!”

    韩毅承抹抹唇边的血丝,大踏步从病房里离去。

    张医师交代了些需要注意的事,便一人去了办公室,今夜为了配合蒋凯丽小姐演戏,她还要值班呢。

    刚进办公室不久,护士却从前台小跑着来叫她,“张医师,妇产科送来了个病人,要咱们这儿最好的病房。”

    张医师眉头一皱,最好的病房,最近夏秋之交,疾病频发,好些的病房已基本注满,还剩下唯一一间正在蒋凯丽那间病房的里

    面,靠着走廊尽头。

    因为走廊外的医院家属楼正在施工,所以那间病房没人住。

    张医师抬头,锁眉看着面前的小护士,“送到走廊尽头那间病房吧,我等会儿就去看。”

    Linda将一诺扶进病房内将她安置到上,“夏总,我去叫医生,你先等一会儿!”

    夏一诺虚弱的点点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Linda正要出门去请人,张医师已走了进来,见是Linda慌忙便道,“你瞧瞧,这不是wolf国际的Linda小姐吗!”

    Linda陪着蒋英来过数次,她自是认识的,自然客气些。

    瞟了眼躺在上的一诺,她这才一惊,这不是远东集团执行总裁,如今的顾家媳妇夏一诺吗。

    她在这个病房,她的丈夫就在隔壁,还真是有意思。

    上前摸摸一诺烫的厉害的额头,她皱了皱眉,“怎么烧的这么厉害,这会儿才送来,病人烧坏了可怎么办!”

    夏一诺份何其尊贵她当然是知道的,也不敢怠慢了一分,又看了看舌苔和眼球,她垂眸道,“打点点滴吧,要烧到明天小命儿都得去半条!”

    一诺看着她,脸色苍白,动了动嘴唇她喉咙干涩,“不能打点滴,不能伤到孩子。”

    张医师温柔一笑,“放心吧,没事儿的,我给你开些不伤胎儿的药。”或许是觉得一诺有些可怜吧,她竟然出言安慰了她。

    随即便转从病房里离去给一诺准备输液要用的加器,孕妇况特殊,如不将药液适当加一下对母体产生刺激是不好的。

    到办公室后思来想去,张医师仍旧觉得将一诺安排在那个病房实在不妥当。

    且不说她是Wolf国际的少,那间房靠着施工区,本就不安静,实在不适合孕妇。

    想了会儿,她安排取药的小护士,“等会儿给刚来的病人换个病房吧,去四楼第三间。”

    小护士一脸诧异,四楼第三间是医院妇产科最好的病房,轻易不给任何人住,如今竟让张医师开了金口。

    “那病人是你家亲戚吗?”小护士口无遮拦。

    张医师一笑,点点她的头,“你呀,什么亲戚朋友的,人家是wolf国际的少,肚子里怀着的可是wolf未来的继承人,别说住咱们这儿最好的病房,全中国最好的病房人家也住得,快去,又不是不给钱。”

    小护士对她笑笑,乖乖巧巧的往一诺的病房而去。

    “顾夫人,病房外白天在施工,不够安静,张医师让我给您换到四楼最好的病房里去。咱们先上去吧,然后我给您挂输液瓶。”小护士友好的看着病上的一诺,并示意Linda上前扶一诺。

    蒋凯丽的病房里,张医师给她开了些点滴已经打上了。

    顾北辰在头守着她,她泪眼朦胧的握住顾北辰的手放在自己小腹,“北辰,求求你,留下这个孩子,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顾北辰脸色一暗,在伦敦时夏一诺曾经也对他说过这样的话,那时他的心里愁肠百结,恨不得受这般苦痛的是自己。

    而今这句话,同样的一句话,从蒋凯丽口中说出来,他却只觉得有些冰冷,也有些讽刺。

    可方才张医师那般说辞,说蒋凯丽为了保住孩子甚至可以不要命,又让他没来由的觉得自己对她有亏欠。

    抚抚她的额头,顾北辰柔声开口,“放心养胎吧,别胡思乱想了。”剥夺一个女人做母亲的权力,似乎真的很残忍。

    若因为丢了这个孩子而让蒋凯丽终不育,他会觉得愧疚,而这种对别的女人的愧疚若一直存在在他和一诺的婚姻中,本就是一种致命的杀伤武器。

    一诺、Linda和小护士三人一行从病房里开,经过蒋凯丽的病房时,正巧听到她和顾北辰的谈话。

    方才韩毅承走时门只是在虚掩着,一诺听得那声音如此熟悉,便微微侧目看了看,果然,那熟悉到骨子里的背影,她怎么可能不认识。

    这一幕,就像当年的伦敦,顾北辰与蒋凯丽相携而行,而她不过是跟在他们后的观瞻者,看着他们恩携手,却无法介入。

    眼前一黑,她倒在了Linda怀里,Linda慌忙扶住她,“一诺,一诺你怎么了?”

    顾北辰听得Linda的呼声挣开蒋凯丽的手从病房走了出来,见一诺倒在Linda怀里,Linda穿着高跟鞋,支撑起她的重量有些不便。

    上前抱起一诺他慌忙将她送进了四楼病房。

    病上,一诺煞白着一张脸,安静的躺在那里,仿佛死去了一样。顾北辰将她的手握在自己手心,“夏一诺,你知道吗?我现在恨不得掐死你。当若你开口向我要韩氏的case,我愿意双手捧着献给你,可你为什么不信我,宁愿在我后做小动作,就算人在伦敦仍旧不忘为远东谋利益,你太让我失望了。”

    Wolf不缺钱,韩氏的case只是他拉拢杨书记的手段,如果此路不通他自然还有其它方法,其实杨书记站不站在他这边,并不取决于韩氏的case是不是给了他女儿。

    所以当若是一诺开口要韩氏的case,他是会给她的,杨书记那边,他再找别的门路,可是她都没有问他,也让他错过了在法院安排人的机会,他恨不得掐死她。

    顾北辰走后,蒋凯丽立即打电话给韩毅承,电话那头是那个沉郁的男声,“凯丽!”

    蒋凯丽尴尬的道,“谢谢你毅承,谢谢你又帮了我一次。”

    “谢什么,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帮你了,别说说句谎话,就算你蒋大小姐叫我杀人放火,我不是也得去?”韩氏的case确实是他亲手交给夏一言的,这事却是蒋凯丽嘱咐她做的。

    远东前两个月受多方打击,如今业务并不景气,夏一言自然想做出点成绩及时补救。

    当时夏一言给在英国的一诺发去的传真一诺根本没看就签了字,一言做事她还是放心的。

    夏一言也根本不知道顾北辰早问韩毅承要了这个案子,要交给杨书记的女儿。

    韩毅承与蒋凯丽就是钻了这个空子,所以此事才能水到渠成,亦能让夏一诺与顾北辰夫妻之间产生芥蒂。

    他们安排的几乎滴水不漏。

    蒋凯丽得意一笑,随即弱弱的道,“那,我不跟你说了毅承,北辰就要回来了。”

    “好吧,你照顾好自己。”韩毅承苦笑,挂断了电话。

    为了她,谎言,-药,苦计,他都用上了,他都已经分不清,到底蒋凯丽是影后,还是他是影帝。

    一诺病房里,顾北辰起看着病上的女子,回头安排Linda,“劳烦你先在这里看着,晚上我妈可能会忙到很晚,你可以打这两个电话叫人来陪护。”

    顾北辰将易小楼和白淑瑶的电话交给了Linda,一诺住院的事他是不能让夏家知道的,夏茗雪今还打文化部办公室的电话将他奚落了一番,若再让她知道一诺住院,指不定要怎么大爆发。

    那女孩看起来乖巧可人的,发起脾气来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

    Linda接过电话,张了张口要留他却没有留,顾北辰的决定,又谁能够改变呢。

    又陪了蒋凯丽一会儿,政法委杨书记打电话叫顾北辰过去,这上天再次赐予他的大好机会,岂能轻易放过。

    他起从病房里大步离去,驱车赶往博雅会所。

    蒋凯丽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狠狠拔掉了手上的针头,起走向配药间。

    见小护士正在配药,她上前拿起其中一个透明的小瓶,紧紧捏在手中。

    小护士慌忙制止了她,从她手中将那小瓶夺过,“小姐,这个你可不能碰!”

    “怎么了?”蒋凯丽笑道。

    “这是你右边七号病房的催产药,她就要生了,若是你这月份小的碰到了,可是要流产的。”小护士正说着电话响了起来,是张医师叫她再去给夏一诺加一剂保胎的药。

    她应了声从病房内离去,并不时回头安排蒋凯丽,“千万别碰配药车里的药哦。”

    蒋凯丽诡异的笑笑,看了眼旁边夏一诺病房的配药小车,声音寒冷如冰却又带着致命的媚劲儿,“好的,我一定不碰。”

    那催产药与保胎药的色泽几乎一模一样,小瓶上的标签已经被护士撕掉,看来是准备配药了。

    蒋凯丽拿起那瓶药,将七号病房的催产药与一诺病房的保胎药对调之后,小心翼翼往四周看看。

    没有人。

    她这才幸灾乐祸的离开了配药间……

    谢谢亲们,楚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