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夏一诺,你敢!

    顾北辰黑眸一眯,风驰电掣般向二人走去。大文学

    一诺远远往电梯处瞥了一眼,见他往这边来并未起与他打招呼,倒是克里,微笑着起绅士的对顾北辰点头,“Windsor,你来了!”

    顾北辰亦对他假笑,“嗯,Moring,克里。”

    克里勾起唇角一笑,怔怔看着顾北辰此刻黑的几乎滴出墨来的脸色,“那我就不打扰你和你的小妻子用餐了,我到旁边去。”

    说着就要起往对面空着的位置走。

    一诺忙起拉住他的衣袖,

    克里低头扫一眼一诺紧紧拉住他衣袖的纤白指尖,阳光打在上面,他清楚的看到一诺的手微微颤抖着。

    抬头对上顾北辰深黑的眸,克里轻声问,“真的没关系吗?”一诺说没关系他不能留下,他在等顾北辰说没关系。

    如此一来,才不会给一诺带来麻烦。

    顾北辰耸耸肩,无所谓的靠在沙发上将一诺揽进自己怀里,

    克里绅士的笑笑在二人对面坐下,他清楚的看到顾北辰揽着一诺肩膀的手暗暗握紧,骨节森森泛着惨白。

    一顿早餐吃的无比僵硬,最后在三人虚假的笑容里结束。

    “一诺,下周男爵宫有个舞会,到时候欢迎你来。”站在车流潺潺的伦敦街头,克里温柔的笑着,碧蓝的眸中满满的都是期待。

    他在等一诺的回答,等她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不时扫一眼顾北辰越发沉的脸色,克里诚恳的看着一诺。

    一诺莞尔一笑,伸手与他一握,“好,届时我一定来。”她答应的爽快。

    谁知顾北辰也上前拍拍克里的肩,“克里,你想的可真是周到,我这骨头,都好久没活动活动了,这次舞会我一定带一诺前去。”

    克里微笑着抿唇,蓝眸里藏进了几丝与顾北辰较劲的意味,“好啊,克里斯蒂安男爵宫欢迎你们。”挥挥手与二人告别,克里上了自己的劳斯莱斯商务车飞驰而去,徒留顾北辰与一诺在原地。

    顾北辰拉着一诺往前走了一段路,在拐角处停了下来。

    微微扬眉,他抬头对上刺眼的阳光,继而将一诺挤在冰冷的墙角,“顾夫人,关于这件事,你没有什么要向我解释的吗?”

    一诺嘲讽的对上他深黑的眸,“舞会而已,旁人去得,我夏一诺也去得。我接受谁的邀请并不在你的管辖范围吧,部长大人!”

    被他挤在墙角无法挣脱,一诺只得一个躬,从他臂弯里闪了出去,顾北辰大步上前将她拉住,“夏一诺,别跟我装傻了,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昨晚出去与克里约会,今早这么巧,连用早餐的地方都选的一样,这世界上哪儿来这么多巧合。大文学

    “我装傻,顾北辰,到底是你装傻还是我装傻,请你回来之前把你上别的女人的香水味洗干净。”一诺使劲挣开他,手腕都被他握的生疼。

    顾北辰眯起眸从后看着往远处走去的夏一诺,阳光将她纤细的影笼罩,在铅灰色的马路上打下淡淡的影。

    别的女人的香水味?他往自己袖口闻了闻,早上不是洗的很干净了吗?

    直到她的影在他面前越来越远,顾北辰加快速度跑到她旁,一脸得意的笑,“香水味已经没了,我洗的很干净的,真的,不信你闻闻!”

    他将手伸到一诺鼻端,一诺猛地将他的手挥开,“顾北辰,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诺拔高声音吼了他一嗓子。

    “顾夫人,这事儿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长臂一捞将她按进自己怀里大步往露天停车场走去。

    高速路上飞驰的兰博基尼里,一诺黑着脸一言不发。

    直到十字路口,顾北辰转了个她不认识的弯,她这才冷冷开口,“你要去哪里?让我下车!”

    顾北辰指指车上的历,“你忘了,今天是你去wolf国际伦敦区视察的子,你这首席执行官做的有些不合格!”微勾起唇角,顾北辰嘲笑她的记

    一诺狠狠给了他一记眼刀,还不是被他气得,他这是在做什么,幸灾乐祸吗!

    Wolf国际科技有限公司伦敦区66层宏伟的办公大楼里,众高管行色匆匆,这里每天的资金流量大到几乎可以为伦敦所有上流贵族的消费买单。

    如此大的办公场地,在寸土寸金的地段,是任何一个公司都不可能负担的起的,而wolf却做到了。

    故此伦敦上流大多与wolf的来往都很密切,合作亦是常事。

    顾北辰一路挽着一诺的手,从总裁专用电梯里直接上了三十五楼的高管办公处。

    从电梯里出来,众人已林立在走廊两侧,“Windsor,Mrs夏。”各路经理主任纷纷与二人打招呼。

    “诸位都回去吧。”一诺边往总裁办公室走,边客气的回应众人。

    最里面的总裁办公处,peter的妻子正焦急的站在办公桌前与peter说着什么。

    见一诺与顾北

    辰来,peter-lee忙迎上前来,“Windsor,一诺,你们来了。”

    一诺点点头,又抬眉看向peter-lee后黑瘦的女子,“你妻子?”她有些诧异,像peter这样的高富帅,是多少如花少女渴望的对象,而他的妻子,竟然是个貌不惊人的女人。

    而他对这个貌不惊人的女人死心塌地,到了极致。大文学

    “是啊,她早上打翻了微波炉,微波炉里有一杯流质饮料,烫伤了手。房里的灯坏了,她自己去修,水晶灯落在地上又割了很深一道伤。她不喜欢医院的消毒水味,不敢自己一个人去,正要我陪她去呢。”peter脸上闪过一丝为难,张了张口,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一诺。

    一诺眼眶一,看了看那女人手上还在流血的伤口,挑挑眉抬头微笑的对上peter局促的眉眼,“快去吧。”

    Peter脸上这才绽放了笑容,搀着他妻子从总裁办公室离去。

    顾北辰从后看着一诺的影,她可真是容易被感动。Peter肯如此他的妻子,并非是他审美观有问题,他自然也是貌美材绝佳的美人的。

    上前将一诺扶至沙发上,顾北辰敛起眉讲起了peter的往事。

    “早些年,peter还没有在wolf任职时,不过是外贸公司的一名小职员,一个月的收入刚好够两人在伦敦吃穿住行。

    当时他妻子茱莉亚兼了四份工,让他安心拼自己的事业,有一段时间茱莉亚怀着孕,因为兼职太多而昏倒在上班的走廊里,那个时候,你知道peter在哪儿吗?”顾北辰头枕着沙发,叹了一声。

    “在哪里?”一诺不有些好奇,也忘了自己还在与他闹别扭的事,一双漆黑的大眼睛直直看着顾北辰。

    顾北辰眉头一皱,“那时peter工作刚有些起色,自然也染上了普通男人的毛病,他在他的妇那里。”

    一诺自嘲的笑笑,“呵,原来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顾北辰双手撑在她侧,将她困在自己宽阔的膛里,“夏一诺你听我说完好不好,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一诺挑眉,“好,那你说啊,继续说。”

    顾北辰放松的舒了口气,“茱莉亚因为严重营养不良和工作强度太大得了癌症,孩子没能保住,如果她的病不能及时治疗,她也将不久人世,可是当时的peter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

    “所以呢?”一诺凌厉的看着顾北辰。

    “后来,peter自动请辞在那个外贸公司的工作,得到了一笔资费,用来给茱莉亚做前期住院费。之后他来wolf找我妈妈,毛遂自荐要来上班。Wolf的选人制度是有多严格,你应该清楚,我妈妈却没有拒绝peter,而是选择了给他一次机会,也给他的婚姻一次机会。”顾北辰长叹一声,怔怔的看着一诺。

    一诺一笑,嘲讽道,“后来peter获得了成功,能够支付起茱莉亚昂贵的医疗费用,并且再也没有抛弃茱莉亚,他们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你是想这样告诉我吗?”

    “这样不好吗?每个男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他们需要的仅仅是一次机会,一次挽救婚姻的机会!”顾北辰似乎意有所指。

    一诺挪挪位置,直勾勾的盯着他,“部长大人,那我问你,如果有一天,有人把他和你人的照发到你手机上,你会如何抉择!”

    顾北辰冷着一张脸,忽然又想起了克里那张绅士到极致的脸,眸中蕴满了不可言说的怒气,他冷冷的道,“夏一诺,你敢!”

    打开手机将唐静发给她的彩信翻出来,一诺将手机递到顾北辰眼前,“是啊,我不敢!你就是知道我不敢,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顾北辰,好好看看吧,别告诉我这不是你!”

    顾北辰一把将她的手机打落在地,“夏一诺!”两眼血红,他愤愤的看着她。

    她没有问他他是不是真的做了,就这般质问,还真当他是饥不择食吗?

    总裁办公室的门应声而开,peter-lee的秘书看着此刻一诺被顾北辰压在下的姿势,目瞪口呆。

    “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继续!”说着便要退出总裁办公室。

    顾北辰猛地从沙发上起,“站住!”

    小秘书忐忑的站在原地等着顾北辰发怒,谁知他却始终没说话,一诺理了理衣裙,上前道,“通知各部门,一点半在37楼多功能会议室开会。”

    秘书抬头红着脸道,“好,夏总,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一诺窘迫的看着面前的秘书,耸耸肩道,“没有了,去吧。”

    秘书走后,顾北辰捡起地上的手机,从三十五楼的窗口,手一松丢了下去。

    一诺要上前夺过来,还没来得及伸手,手机已经像折了翼的鸟儿一样,迅速下落。

    “那是妈送的!”拧紧眉,一诺怒不可揭的看着顾北辰。

    顾北辰唇角的弧度冷如刀锋,抬眉暴戾的看着她,“一个被污染了的手机,顾家不差钱!再买给你就是了。”

    一诺点点头,扬眉道,“如果是一个被污染了的男人呢?”她反问他。

    “夏一诺,不要考验我的耐!”顾北辰按住一诺的双肩将她退至沙发上,宽阔的膛将小的她紧紧压住。

    ——

    午后的37楼,wolf国际多功能会议室里,各路高管齐刷刷的将长长的椭圆形豪华会议桌围住,顾北辰坐在首位,一诺则只在主席台上,开始具体讲述这次与费里克斯男爵的合作细则。

    在这个精英云集的会议室,她波澜不惊、不卑不亢的阐述着自己的想法,并用她超前敏锐的商业嗅觉将一众高管说服。

    顾北辰眯起眸看着这个小的女人,她体里,似乎永远蕴藏着无尽的能量,有聪慧,有狡黠,有诙谐,甚至还有谋和手段。

    他开始全面的正视她,第一次开始真正的想要了解她,想要走进她的内心世界。

    会议在众高管雷鸣般的掌声中宣告结束,从这些大英帝国精英人才的眼中,顾北辰看到了对一诺的尊重和钦佩。

    赞许的看了她一眼,他上前去拉起她的手,一诺一把将他的手甩开,“别来污染我!”

    顾北辰拧眉,对准她从会议室离去的影咆哮道,“夏一诺,你别后悔!”

    一诺唇角扬起,迎着越来越冷的风,一个人穿过长长的走廊,往总裁办公室而去。

    别后悔!他们好像都喜欢用这句话来威胁她,可如今她不怕了,什么都不怕。后悔有什么大不了的,人生这么长,如果没几件后悔的事,岂不无聊。

    顾北辰见一诺根本不理会他,一个人倚在长长的走廊上点燃了一支烟,猛抽了几口。

    伦敦的天气说变就变,前一刻还是晴空万里,这会儿却刮起了冷风,看样子又逃不了一场暴雨了。

    将烟掐灭,他皱皱眉,大踏步往电梯口走去。

    一人下了电梯,跳进他宝蓝色的兰博基尼,一路向泰晤士河飞驰而去。每当心烦闷的时候,他总是会去那里,吹吹风,让自己清醒清醒。

    下午三点半,酝酿已久的暴雨终于倾盆而至,顾北辰的车停在了停车场,临河旁边有商店,他却没有进去歇歇脚,磅礴的大雨将他淋的一湿,他却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

    就如商场,就如政界,退缩永远解决不了问题,直面风暴才能有抗击风暴的办法。

    从裤袋里摸出手机,他拨通了Peter的电话,“一诺还在吗?”

    Peter闷声道,“还在呢。”不知道为何,他陪妻子去完医院回来,一直到开完会,一诺都没有再看他一眼,他还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她了。

    “嗯,我去接她。”挂断电话,顾北辰一的上了车,踩住油门往wolf国际飞速前进。

    风雨之后,既是彩虹,只是他与夏一诺之间的这场暴风雨,何时方能晴歇呢,他不知道。

    到wolf国际时雨还没有停下,一诺本自己打车走,可见到顾北辰一湿透仍旧来接他,便没再为难,终究是上了他的车。

    之后的整整七天,两人谁也不理谁,只顾忙活自己的事。直到克里斯蒂安男爵宫的舞会,二人才妆扮了一番,驱车准时出现在克里斯蒂安男爵宫。

    克里早在男爵宫门口迎候,一见一诺盛装从车内走下来,便绅士的上前拉起她纤白的小手,轻轻一吻,“美丽的夏一诺小姐,今天有幸邀请您和我跳第一支舞吗?”

    她今天的确太美,一英国上流贵妇装扮的她,美的直击心灵,美的光彩夺目,美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顾北辰脸色一变,上前一把从克里手中夺过夺过一诺的手,紧握在自己掌中,“克里,她的第一支舞是我的!”

    克里却不以为然的笑笑,“Windsor,我在问一诺。作为一个绅士,你不应该剥夺她选择和谁跳第一支舞的权力。”

    克里随即转头温柔的看向一诺,“你能够接受我的邀请吗?美丽的一诺小姐!”

    谢谢亲们的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