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随便摸随便亲

    “mrs顾?请坐!”主席台上的费里克斯男爵难得露出一丝笑意,却笑的一点都不诚恳。(.)

    一诺这才将视线从顾北辰上移开,转而看着费里克斯男爵道,“sorry,mr-felix。”言毕上前一步落座。

    侧的顾北辰早就一脸平静的坐在唐静左手边,一诺敛眉瞟了他一眼,没有做声。

    wolf国际工作组的一些成员早已在会议室坐定,看那脸色铁青而僵硬的模样,此事前期与费里克斯男爵的交涉应该不很顺利。

    尤其是wolf国际驻伦敦的客户经理peter-lee,额头上早渗出了些冷汗。

    peter-lee在英国已有许多年,是见过大世面的,连他都这般棘手,看来事不好办。

    见众人都没有说话,一诺抬眉将会议室内众人扫视了一遍。

    曾有人跟她说过,如果你的合作方对你的合作理念不清楚,你应该做的就是把他们早听过百遍的话再说一遍,直到他清楚了为止。

    “大家好,我是wolf国际此次合作的客户经理代表夏一诺,如果你们不介意,我想把我方的合作理念再重申一遍!”一诺起,收起方才的绪。

    费里克斯男爵脸色一紧,打断了一诺,“不急,中午先一起吃个饭,然后再商讨合作事宜。”费里克斯男爵这话显得有几分漫不经心。

    一诺没再说什么,将资料收起来坐回自己的位置。在人家的地盘儿上,如果实在无牌可出,那就只能见招拆招了。

    这样简单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散会后一诺单独叫peter-lee出去说了些什么,顾北辰远远的看着她优雅干练的模样,有些分不清楚到底哪一个才是他的夏一诺。

    良久,夏一诺终于交代完毕,转看也不看他,径自往男爵宫外走去。

    顾北辰几步上前拉住她的手,“夏一诺,你又生的哪门子气?”

    一诺不耐烦的将他的手挥开,“顾部长,我还有工作要做,没时间陪你暧昧,那边儿有个小甜心等着你去陪呢。”

    一诺回头看看与费里克斯男爵站在一起的唐静。唇角含笑。

    顾北辰抬眉看着男爵宫外肆意的阳光,唇角的笑似乎比那骄阳还灿烂几分,“夏一诺,你吃醋了?”

    一诺眉头一皱,“我很忙,没空吃你的闲醋,部长大人还是去跟你的小人谈吧。”一诺说罢扬眉往前走去。

    顾北辰几步追上来挡在她前,目光瞟向远处的唐静,继而在一诺额头上拍了一记,“你这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商业嗅觉这么不灵敏!美男计都没看出来吗?”

    一诺怔忪了一瞬间,“美男计?你?”脸上带着莫名其妙的表,一诺十分怀疑的看着顾北辰。

    顾北辰脸色一变,“怎么?”她那是什么表,他用美男计很奇怪吗?还是她认为他根本不具备使美男计的条件。

    “没什么,祝顾部长马到功成!”一诺挑眉,朝他伸出了手,美男计,他还真想得出来。“以后若有我夏一诺搞不定的case,就都由部长大人您来使美男计好了。无成本,便宜占尽,还能做成生意,最好不过。”

    顾北辰瞬间一脸黑线,伸手将一诺拉进自己怀里怒道,“夏一诺!”

    ——

    男爵宫的午餐很丰盛,但众人绪都不高,随便吃了些便各自在花园里找清净。

    费里克斯男爵有午休的习惯,下午若要重新开会,便要再等上一个小时,一诺抬眸看着屋外灿烂的阳光,这个老东西,还不是想给她一个下马威。(.)

    顾北辰左看右看都没有见到peter-lee,便起走到一诺面前,靠着男爵宫墙上不知名的花,“peter被你打发走了?”

    一诺拧眉看着头顶的阳光,“peter是伦敦区经理,他有闲时间不该只在这里待着等开会。妈虽特意派我来谈判,但真正的决策者却是peter。他是英国的客户代表,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上。”

    顾北辰伸手遮住一诺的视线,“孕妇不宜直视阳光。”继而揽着她的肩膀往休息室走去。

    休息室里没什么人,显得有些空,顾北辰精明的眸盯着一诺云淡风轻的侧脸道,“你是妈派来的特使不错。可费里克斯并没有多少合作的诚意,换你在这里等反而更有可能落空,peter和费里克斯算是老交了,你跟费里克斯却只算得上打了个照面。”

    顾北辰言尽利弊,他想知道夏一诺到底想怎样处理这次危机,也想试探一下他的小妻子到底有多少聪明才智。

    一诺懒懒倚在廊柱上,“在事没有成功之前,恕我我无可奉告。”她神秘一笑,根本没打算将上午她跟peter说的话告诉顾北辰。

    顾北辰见她一副严防死守的模样,便没再开口问她,只是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英式挂钟。费里克斯男爵已休息了半个小时。

    一诺伸手拿过他的手机放进随带着的包里,“借来一用,等会儿还你。”

    顾北辰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却也没有拒绝。

    一刻钟之后wolf

    国际伦敦区财务部黄总监进休息室抽出一根烟,燃了起来,一诺掩了掩鼻,走到窗口处将窗打开透风。

    顾北辰眸色一暗,丢给他一个烟灰缸,表冷峻,一句话也没说。

    黄总监识趣的将烟按灭在烟灰缸里歉意的一笑,一诺回见这一幕皱了皱眉,几步上前看着黄总监道,“黄总监,下午的会您不必开了,打电话给peter吧,他需要你过去帮忙!”

    “好的。”黄总监皱眉,起往外走去。

    顾北辰不知道夏一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知道若问她她也必定不说,所以也没再开口问她。

    下午两点二十五分,wolf国际伦敦区的其它几名代表才三三两两毫无生气的进了会议室,在自己的位置上依次坐下。

    两点半,唐静、费里克斯男爵和英方代表团准时推门进来,见夏一诺还在这里等候,并且没有丝毫不耐烦,费里克斯男爵碧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诧异。

    当看到peter和黄总监的位置上空空如也时,他心里隐隐有些躁动不安。

    会上夏一诺重申了wolf国际的合作理念,费里克斯男爵想在细则方面方面跟她进行探讨却被她巧妙的避了过去。

    wolf国际代表团不解的看着他们这位新的首席执行官,有些不明所以。

    正交涉之际,一诺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她有模有样的接起电话,“peter?你的车坏在伦敦城?”一诺刻意皱眉提高声音道,“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公司等结果吧。辛苦了,为了慰劳您,我将代表wolf国际承诺送您一辆新车。”

    顾北辰眉头拧得死紧,静静看着百叶窗外的阳光照在一诺上,那一刻的她光芒万丈。

    费里克斯代表团诧异的看着一诺,peter在伦敦最负盛名的并不是他是wolf国际的执行经理人,而是他的车。

    他们都记得,当年wolf国际董事长蒋英女士曾承诺peter,他每对wolf做出一个巨大贡献,便送辆超级豪车给他。

    数十年来,peter从蒋董那里得到的车已不在少数,每一辆都价值不菲。

    可此次的案子,他做了三个月仍旧没有拿下来,夏一诺为何承诺送他一辆车?他到底为wolf做了什么天大的值得奖励的事

    散会后唐静要求顾北辰留下来,顾北辰没有看她,只是温柔的对着一诺笑,随即拉起一诺的手道,“我还要陪我的顾夫人去做产检,就不多待了,多谢唐小姐盛。”

    唐静撇了撇嘴,愤愤的看着二人相携离去的背影。

    从男爵宫出去后,顾北辰与一诺双双走进宝蓝色兰博基尼,发动引擎飞一般从男爵宫离去。

    一诺将顾北辰的手机丢给他,顾北辰拿过一看,他猜得不错,方才peter根本没有给夏一诺打电话,那个电话是她用他的手机定时拨打过去的。

    开会时他的手机在她包里,包放在车里,而她自己的手机却带在上,不难想象这是她一早设好的局,只是费里克斯和英国代表团被蒙在鼓里,以为是peter的来电。

    “peter的车真的坏在了伦敦城?”伦敦城是整个大伦敦市的高级经贸中心,peter的车坏在那里?

    一诺挑眉,“当然,peter的车坏没坏我不知道,但在伦敦城是肯定的。”

    “你让他去伦敦城找谁?”顾北辰边开车边询问道。

    一诺揉揉针刺一般疼着的太阳,“克里斯蒂安议长!”

    顾北辰侧过头看着一诺,“为什么?”

    “早些年克里斯蒂安议长便有意与wolf合作,碍于克里斯蒂安家族与你祖母的交,一直没有切实的合作过。今天早上我看到新闻,说克里斯蒂安议长与外贸部长曼哈森先生在伦敦城会餐,所以就叫peter去凑凑闹。”一诺眯起眸看着前方的长路。

    顾北辰送她windsor夫妇的订婚项链和首饰时,她就把windsor家族的事查了个遍,没想到如今还派上用场了。

    “雕虫小技。”顾北辰不以为然,这种计策,若费里克斯男爵有心查访,便能轻易得知真相。

    peter根本不可能在一顿饭的时间内从克里斯蒂安议长那里弄到投资,而外贸部长曼哈森先生更不可能轻易给wolf国际开绿灯。

    一切不过是夏一诺玩的一场小把戏,到时候她不仅谈不成这单生意,甚至会毁了wolf国际在伦敦打下的扎实根基。

    那时别说叫她送peter一辆价值不菲的车,wolf国际很可能因为这次事件而被同行打击,最后落得个被收购的下场。

    “劝你早点收手,不成功便成仁的事儿你也做,商场如战场,你这是铤而走险。”顾北辰朝她耸耸肩。

    一诺信心满满的看着顾北辰,轻声道,“放心吧,我不会输。一定会绝处逢生的。”

    在远东,她赌过多少局,唯一战胜她的,是面前这个一言不发静静开车的男人。

    在旁人那里,她夏一诺何时吃过败仗!

    昨天下午顾北辰被凯瑟琳接走之后,她查阅了资料,费里克斯男爵向来与克里斯蒂安议长争锋,此次若费里克斯男爵查实了议长要接wolf的案子,定会第一时间找到她,二话不说把合约挖过来。

    待到那时她的目的不就轻易达到了吗!

    顾北辰早将一诺心中所想猜的八-九不离十,嘲弄的看着她道,“克里斯蒂安议长凭什么帮你设这个局?你烧高香祈祷自己不要输得太难看吧。”

    议长与费里克斯男爵之间不是没有走动,只是不交心,又时常争个高下。

    可这种一句话的事,一问就明白。夏一诺这样做,无异于将自己推向火山口。

    一诺听顾北辰如此说,愤怒的看着他,“调头!”

    “去哪儿!”顾北辰不得不再一次相信孕妇的脾气,真的是无比大的。

    “克里斯蒂安男爵宫!”她坚定的道。

    “你没有邀请函!”顾北辰虽如此说着,却还是调转了方向。

    一诺唇角一勾,“克里斯蒂安议长的儿子克里斯蒂安男爵不是你兄弟吗!你帮我走走后门总比去使美男计强!”还是,你就想去上那个唐静的

    顾北辰无奈的摇摇头,哭笑不得的看着夏一诺,原来她早就想好了要利用自己的男人。

    他还愁美男计没处使呢,她倒早把他算进了这场瞒天过海的谋里,商啊商,无不商。

    兰博基尼在往克里斯蒂安男爵宫的路上飞驰,顾北辰深邃的眉眼黑如墨珏,克里斯蒂安议长是个刚正不阿的子,就算由他出面叫克里帮忙向他老爸说,议长也不见得会卖给自己的儿子面子。

    这次的风险还是极大的。稍有不慎,满盘皆输。

    正思虑间,夏一诺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唐静发来的一条短信,“今晚八点,我在老地方等你,不来你会后悔的!”

    妈的,该死的小妖妇,又在想生出什么幺蛾子坏心眼儿!

    克里斯蒂安男爵宫仍旧庄严肃穆,顾北辰与一诺双双携手被仆人们迎了进去。

    克里听说顾北辰带着他的小妻子来,一早便在内宫正门候着,碧蓝色的眼睛里透着不可名状的欣喜。

    见一诺与顾北辰携手而来,克里大步上前,惊异的看着顾北辰,“eet-you,beautiful-lady.”

    一诺亦浅浅一笑,也道,“见到你我也很荣幸,英俊的克里斯蒂安男爵!”

    顾北辰看这形一把将一诺拉回自己怀里,皱起眉头看着克里斯蒂安男爵,“管好你的爪子和嘴唇,克里!”他的女人,也是他能随便摸随便亲的吗!

    克里收回手,碧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惊喜之色,见过许许多多的东方女孩儿,甚至他一度还有过东方妇,可是竟没有一个像眼前的女子一样,纯净、动人。

    顾北辰见他两眼放光的看着一诺,冷冷警告道,“克里,你死盯着看的是顾夫人,mrs顾,我的妻子!”他强调。

    “oh,im-sorry。”克里无奈的垂眸,碧蓝色的眼睛里藏着浅淡的心事。随即将一诺与顾北辰引进内。

    从后看着一诺的背影,克里深邃的眼睛中流泻出一股想将她据为己有的强烈愿望。

    或许,这种想法,是从当初他在新闻上第一次看到她时,就萌生过的。

    不过那时他也曾劝告自己,这个美丽的东方女人是windsor的妻子,他不能想,更不能碰。

    可是此刻,当他见到活生生的夏一诺站在自己面前,这种强烈的占有,根本无法克制得了。

    什么兄弟妻不可欺,东方人的狗道理,凭什么叫他一个英国佬来遵守!他偏要追求她!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