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特殊待遇

    ()“这你就不需要懂了。(请 记住)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你夺回你的男人,我夺回我的女人,除了这点,我们互不干涉,不是很好吗?”俞俊以警告的看着蒋凯丽,唇角的笑妖冶而骇人。

    蒋凯丽眸光微垂,“你能保证,北辰会放弃夏一诺吗?”

    “没有什么事是一定的,如果你觉得有风险,完全不必跟我合作。我也很想试试,我一个人是不是有能力做到这样的事。”俞俊以无所谓的抬头,调笑的看着面前的蒋凯丽。

    蒋凯丽气急,抓起桌上的资料就要往他上砸去,俞俊以反手将她擒住。

    “蒋凯丽,注意的行为。万一被媒体拍到,写个蒋大腕儿耍大牌,殴打法院院长之子之类的新闻,啧啧啧……”

    俞俊以无所谓的耸耸肩,看着蒋凯丽的脸由气愤的青红转为煞白。

    好一个险的俞俊以,他老子是法院院长,他想给她安个什么罪名还不是小事一桩。

    “俞俊以,你狠!”将资料狠狠摔在桌上,蒋凯丽怒视他。

    俞俊以收起桌上繁乱的资料整理好,优雅万方的起,“蒋大小姐,别这样嘛,伤了和气多不好,以后我们可还怎么合作呀!留点力气回去好好骗骗我们的韩大少是正事儿,你觉得呢!”

    蒋凯丽收回愤怒的目光,俞俊以说的极是,现下,稳住韩毅承才是最重要的,有韩毅承助她一臂之力,再由俞俊以出手,她方能有几分胜算。

    可这个男人说的话却让她觉得十分刺耳,“骗,那你俞少对夏一诺又算什么?”

    俞俊以转仰头看着窗外,良久长长叹息一声,“我是做过对不住她的事儿,但我她是真的。就算我骗她,也是因为我她。而你呢蒋大小姐,你不韩毅承,不是吗?”

    蒋凯丽脸色一暗,没有吭声,俞俊以笑笑,躬将资料拿在手里,“我走了,你这么好的演技,不用来骗韩毅承,还真有些浪费。”

    转从包房里离去,俞俊以阔步走进电梯。

    顾宅,david给一诺诊断过后从药箱里拿出两片药放在桌上,眸光一沉。

    还好方才疯狂的时候,一诺有拼命护着孩子,否则此刻后果不知该是如何严重。

    “问题不大,只是你绪波动太大,胎气有些不稳定,这两片药等会儿吃一片,晚上再吃一片。”david机械的安排着。

    蒋英在旁边看着他那张始终没有波澜的脸,开口问道,“这药不影响孩子吗?”

    “保胎的。”david冷冷答道,语气里尽是和他这个年龄极不符合的冷静理智。

    在易州,能和david医术不相上下的年轻医师,只有雷恩一人,一诺却不明白,如david这般人才,为何肯屈就,在顾家当起了私人医生。{.我们的 网址}

    据她所知,david还经营着一个私人诊所,但这样的收益远不止进易州任何一家大医院来的实在。

    凭他如今在业界的成绩,做首席医师是丝毫没有问题的。

    正思虑着这茬儿事儿,顾北辰已上楼推门而入。一诺抬眸,正见他一墨绿色西装,深沉内敛优雅迷人。

    他仿佛永远是那副样子,平静的没有任何波澜,可深邃的眼眸中却藏尽了心事,藏尽了一切手段和算计。

    皱皱眉,他终是开口,“你没事吧。”

    一诺抬眉,转头看着窗外,没有主语的一句话,他是和谁说?

    明知道他是在问自己,一诺却没有开口。蒋英上前将顾北辰推进房内,“怎么说话呢,快向诺诺道歉。”

    “妈!”顾北辰回眸,眉头皱的死紧,眸中藏着怒火和不耐烦。

    蒋英慌忙不再出声,顾北辰这才回头看着正在收拾仪器的david,“阿章,有什么问题吗?”

    david一边收拾器械一边说道,“没什么大事儿,你以后可以温柔点儿。对了,两个月之内,最好忍着。”

    说罢收拾东西离去。

    蒋英尴尬的对一诺笑笑,“章子迟,david的名字!”言毕退着步子从房间离去。

    一诺皱眉,看着蒋英退出去,关上门,房间里登时只剩下她和顾北辰二人,气氛开始冷硬冰凉。

    半晌,顾北辰坐在沿,眉头拧成一团拉过她的手问,“知道david名字的由来吗?”他根本不会搭讪,道歉更是不可能,能想出这么一句话,已经是很努力了。

    一诺一愣,根本不想理会他,将手从他手中抽出,在上躺了下来。

    顾北辰亦俯将她压住,温柔的气息流连在她颈上,说不出的暧-昧,“因为他爸爸四十岁才有的他,来的有些迟了。所以给他取名字叫章子迟。”

    顾北辰径自笑了笑,发现下的一诺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后,他起将放在茶几上的粥端过来扶起一诺,“吃点儿吧,孩子饿了。”

    一诺别过头去拧眉不语,顾北辰将勺子舀满粥递到她唇边,她仍旧不为所动目光如死水般平静。

    “夏一诺你吃不吃!”顾北辰愤怒的将她压在上,谋色血红。

    一诺淡淡的看向他,“你就只会这样威胁别人吗?部长大人!”

    顾北辰起坐在沿上,“这威胁,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

    说罢仰头喝了一口粥,俯首吻上一诺的唇将口中的粥渡给她。

    一诺想要拒绝,他却一手捏着她的下巴,抬高她玉雪的颈部,不让她挣扎,一碗粥便在这样的过程中下去了一半。

    该死,她的体,对他简直是致命的惑,不过几口粥而已,他下此刻却已火烫到急不可待。

    微微喘息,顾北辰伸手拿过茶几上的药,递给一诺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把药吃了。”

    一诺抬眸,怒气升腾,“不吃!”

    “你自己吃还是我喂你吃,你来选。”顾北辰勾唇一笑,邪肆无比的看着夏一诺。

    一诺微一抬眸,瞟了他一眼,此刻他西装裤下早被那灼的坚-撑起一个鼓胀的小帐篷,她不知道自己若是再抗拒下去,又会发生怎样的事

    一把夺过药放进口中,送了口粥,她还是听话的将药喝了下去。

    顾北辰满意的点点头,深海一般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暖意。夏一诺怀疑自己看错了,又盯着他看了几眼。

    他皱起眉,口中骂了句该死,转往浴室走去。她在他面前他却不能狠狠她,这着实是痛苦的折磨。

    浴室里响起哗哗水声,一诺从大上起,在沙发上靠了一会儿,纤细的手抚上依旧平坦的小腹。

    唇角漾起一抹温柔的笑。孩子,每当想到孩子,心中总会有丝温暖,让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不是无依无靠。

    一个月半了,他在她的体内,似乎不存在一样的生长着,这是多么神奇的事

    当意识到自己在笑时,一诺敛起笑意转往楼下走去,环形楼梯上,她走每一步都十分小心。

    珍极了这个孩子,珍极了上苍的恩赐。

    吴妈早做好了午餐摆在桌上,顾委员长和蒋英靠在沙发上看着什么,只等顾北辰和一诺下来一起用午饭。

    过不多会儿,一诺在落地窗旁的沙发上抬眸,正见顾北辰从楼梯上下来。

    他似乎刚洗过澡,粉色针织衫领口开得很低,前雄浑有力的肌肤让人看了不脸红心跳,手心发烫。

    别过眼去,只当没看到他如此人的模样,一诺转而盯着窗外的阳光看。

    顾北辰几步上前将她横抱在怀里往餐桌旁走去,并对餐桌旁的顾委员长和蒋英朗声道,“爸、妈。”

    蒋英微微一笑,看着顾北辰道,“以后可要多疼诺诺。”

    顾北辰眉峰一聚,没有答话,蒋英却抬眸道,“诺诺呀,伦敦有个业务要你和北辰去洽谈。妈也老了,以后wolf的事儿就由你和北辰共同打理吧。机票定好了,明天上午九点半的,你们准备准备。”

    一诺正疑惑着,还没来得答话,顾北辰已开口道,“妈,不是跟你说不去了吗?”语气有些冷。

    蒋英碗筷一丢,严肃的看着顾北辰,“文化部那边我已经帮你告了假,今天下午你就不用去上班了,陪一诺买些东西带上,到时候用得着。”

    “妈!”顾北辰不满的道。

    “好了,这事儿已成定局,反对无效。”蒋英果断的道,转而看向一诺解释道,“诺诺呀,妈想把wolf百分之十五的股权转到你名下,这次伦敦的事儿谈成了,回来妈就召开股东大会,相信那帮元老也没什么话说的。”

    一诺侧头看了眼一脸不满的顾北辰,他不乐意是吗,那她偏要答应,“谢谢妈!”一诺一笑,明媚如风,继而看向顾北辰,挑衅的勾唇。

    顾北辰眉头一皱,不得不应承下来。

    翌,顾北辰与一诺两人一行在贵宾候机室里等飞机,顾北辰看了她良久,终于开口,“为什么答应我妈!”

    他冰冷的质问。

    “我不稀罕wolf的股份,也不稀罕你们顾家的钱财,部长大人不必这么担心。”一诺莞尔一笑,随即起在候机室里静走。

    章子迟说过,静走对孕妇和孩子都有益处。

    顾北辰眼尾一扫,见她脚上竟然踩着三寸高跟鞋,他亦起,一把抱她入怀往出口走去。

    “顾北辰,你干什么,放我下来,你疯了吗这里是机场!”一诺挣扎着,却怕自己摔下来,只得仅仅环住他的颈项。

    顾北辰勾唇,“我当然知道这里是机场。你有点常识好不好,孕妇不能穿高跟鞋!”径自抱着她进了易州国际机场购物中心。

    迪奥平底小皮鞋,橘红色,做工精细用料考究,只看着就已是价值不菲,“小姐,这双鞋子我要了。”顾北辰只看一眼就确定是那双。

    “先生您稍等。”销售小姐往这边看了一眼,转往柜台走去。

    购物中心的人流中,众人都看着二人,一诺在顾北辰怀里挣扎着,他一挑眉又加了一句,声音醇烈,“小姐,要36号。”

    服务员识礼的道,“好的先生。”

    一诺抬眉瞪他,他却将她抱的更紧,仿佛宣誓自己的所有权似的。

    九点十分,他们早早被机场工作人员一路护卫着,走贵宾快速通道上了飞机,一诺被迫享受着因顾北辰的部长份而带给他们的特殊待遇,心中有些别扭。

    头等舱里,两人并排坐着,一直无话。

    一名着装时尚的男子对面而来,在一诺面前停下脚步,“小姐,我是金星国际娱乐有限公司的艺人经纪,请问您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公司……”

    话还没说完便被顾北辰强势的打断,“她除了做我老婆,什么兴趣都没有!”

    那男人见顾北辰这般,只得尴尬的笑笑,对他点点头,之后转退去。

    如此笑闹着,飞机上的时间便很快过去。只是他们都没想到,此次伦敦的商业谈判并非一帆风顺,甚至可谓惊险重重!

    谢谢亲们的月票鲜花咖啡留言,鞠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