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如此暧-昧

    ()三环高架上,俞俊以的车速不快不慢,一诺在副驾驶座上安静的坐着,一句话也没有。(我)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俞俊以惊诧于她的冷静,侧头看她却见她早已满脸泪水。

    慌忙从高架上下去将车停在边道上,他将面前的纸巾递给她,“快别哭了,在这世界上无论谁离开了你,我总是还在你边的。”

    一诺接过纸巾将脸颊上的泪水擦干,良久才抬眸看着俞俊以低低的道,“谢谢你。”

    俞俊以伸手揽过她的脑袋在自己肩上,“傻瓜,你和我还需要说谢吗!”

    一诺尴尬的从他肩上挪开,往前方的人工湖边看了一眼。

    长椅上一雪白长裙的,可不正是白淑瑶,往她旁看去,却见长椅上坐着的另一个影正是夏一言。

    不解的蹙眉,一诺并未开口叫他们。

    早些年一言是极喜欢淑瑶,可淑瑶却一直没接受,如今竟是走到一起了吗?

    浅笑了一记,一诺抿抿唇,却见俞俊以的目光也正往那个方向望去。

    “能和了许多年的女孩在一起,当真是无比幸福的事,你看,灯光这么暗,我都感受到一言的笑意了。”俞俊以这话说的再明白不过。

    他这么多年来,也一直着她呀。

    一诺没有吭声,车内的气氛忽然有些尴尬,路灯昏黄的光打出暧昧的气息,在俞俊以一丝一丝靠近她时,一诺警惕的往车门处躲了躲。(.)

    俞俊以伸手拉住了她,“诺诺,如果你不要顾北辰了,随时可以来找我。”将她僵硬的子扶正在座位上,“傻瓜,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一诺尴尬的笑笑,伸手拢拢鬓边的乱发,“俊以,我想去小楼那里暂住一晚。”

    “小楼和东风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都这么多年了,他们俩还在闹腾呢!这会儿你找小楼,他那里也不一定就方便。”俞俊以告诉她这个残忍的事实。

    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她的姐妹们也不例外,白淑瑶和一言在这边约会,易小楼和白东风最近也不能消停。

    她,似乎真的是一个人了,她,真的无处可去了。

    想了半天,一诺低眉,“还是去玫瑰巷吧。”

    俞俊以点点头调转了方向,玫瑰巷一切如旧,只是经过前几婚礼上的一场大暴雨,大部分玫瑰都被打的七零八落,就连含苞的花骨朵都没能幸存。

    玫瑰田里的一片狼藉似乎被清理过,折断的花枝亦重新修剪好,一诺却根本无暇顾及那些,推开门进了房内。

    一切温暖如旧,上次折腾的一片狼藉的房间被收拾的很整齐,房内似乎有人在,小阁楼的灯在亮着。

    不用想也知道是雷恩来过,这么多年来,除了姥爷和雷恩,没有人会这么用心的收拾这里。

    “雷恩?雷恩是你吗?”一诺慌忙跑上楼去却发现阁楼里空无一人,只有小时候的玩具在地板上散落着。

    积木,颜料,还有几个可的小芭比。

    眼睛忽然有些,当年她也是被妈妈捧在手心里疼着的孩子,而如今,再没有人会那样毫无目的的对她好。

    这世上的感,除了母亲给予你的,你可以毫无顾忌的接受,不用想着歉疚和回报。而别的任何一种感都会让你觉得不舒服、负债累累。

    可她在六岁那年就没有母亲了,脆弱的心仿佛被人一刀捅入,一诺蹲将散落在地上的玩具一一捡起,放好,泪水模糊了双眼。

    “妈,我该怎么办呢,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办!”她低泣着,她多么希望这一刻那个怀抱温暖的女人能将她拥入怀里,轻声的告诉她,“诺诺不怕,妈妈在。”

    简单的七个字,却是永远都不可能再实现的奢望。

    手指一抖,一盒颜料洒在衣服上,本能的后退一步,一诺低头看着前被颜料浸染的衣服。

    浅碧色,那是母亲最的颜色,亦是她最的颜色。

    可当年的母亲为了一个夏苍峰放弃了她的浅碧,而选择了玫瑰的火红,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一场悄无声息的死亡而已。

    泪水断线,如珠而下,俞俊以见一诺这般,慌忙上前给她擦泪,“别哭了诺诺,我会心疼的。”

    俯首吻去一诺的眼泪,一诺有些尴尬的退开,俞俊以却明媚一笑,如三一般温暖,“傻瓜,你以为我还要对你做什么!快洗个澡去,我在这儿陪你一会儿,等会就走。”

    夏家大宅,顾北辰听白珊说一诺和别的男人跑了,脸色一黯,还未走进门口便转从夏家出来。

    顾岩与蒋英多次被白珊如此无视,便也未打招呼,转离去。

    黑色宾利疯了一般在环城高架上疾驰,顾北辰只一个劲的踩着油门,似乎根本没有目的地。

    坐在车后座上的顾委员长和蒋英眉头皱的死紧,如此夜晚,夏一诺能去哪里呢,他们并不知道,在顾北辰的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半晌,蒋英闷声道,“北辰你慢点儿,你想吓死你妈这把老骨头吗!”

    顾北辰皱皱眉始终没有说话,车速慢慢降了下来,他望着前方悠远的路,心中一片空白

    。

    良久,他长叹一声,还是拨通了一诺的电话。

    一诺刚进浴室不久,顾北辰的电话打了进来,俞俊以往浴室关着的门看了看。

    起拿起电话向外走去,按下接听键,“您好,部长大人,请问有事吗?”

    俞俊以声音里说不出的邪魅和冷,他是恨顾北辰的,恨他毁了他的一诺,也恨他毁了一诺却还将一诺夺走。

    “叫夏一诺听电话。”电话那头是顾北辰烦躁的愤怒,果然不出所料,她竟然还和俞俊以在一起。

    俞俊以勾唇一笑,“哦?诺诺吗?她在洗澡!”声音暧-昧到了骨子里。

    那啥,还有一更,楚尽量中午之前上传,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