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她跟别的男人跑了?

    ()“顾夫人,好巧!”抬眸看着一诺那张精致的小脸,顾北辰唇角的弧度带着不屑和狂怒。【.】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一诺抬眸,注视着他笑的风轻云淡,“真巧,顾部长也在!”

    杨书记见这小夫妻俩你一句我一句的烽火硝烟的厉害,便客气的对着方才说话的俞俊以笑道,“不晚不晚,俊以你来的正好,晚宴刚上桌。”

    俞俊以礼貌的点头,伸出手来与杨书记交握。

    而一旁的顾北辰则是死死盯住面前妆容靓丽的夏一诺,她的美丽,到底给了多少人看!

    方才,当看到俞俊以牵着一诺从电梯里走出来的那一刻,他就怔在原地,体僵硬眸中几乎喷出燎原的烈火。

    让她回家她不回,还骗他说她和易小楼白淑瑶在一起,这倒好,她竟然背着他跟别的男人私会。

    杨书记见顾北辰与一诺一直挑衅的看着对方,便有意打破这尴尬,“顾部长,落座吧?”

    “杨书记您请!”顾北辰客气的让他先坐,之后笑着坐在杨书记侧旁的位置,夜风有些冷,一诺伸手拢了拢鬓边被风拂起的几丝乱发,此一举动虽非刻意,却足够妖娆迷人。

    几人无非还是聊这次省里提干的事,顾北辰精明的眯起眸,径自喝了杯酒,看杨书记与俞俊以说话那近乎的模样,这两人平里该是没少打交道。

    也对,他老子是法院院长,他与政法委书记有来往是很平常的事

    晚宴过半,杨书记皱了皱眉,“有酒无乐,人生一大憾事呀!”摘到鼻梁上架着的眼镜儿,杨书记慨叹。

    俞俊以勾唇一笑,风吹起他额前一点碎发,他用食指抚了抚,继而道,“一诺可是高手,高中一年级时就过了钢琴十级,不如让她弹奏一曲?”

    豪华的露台上安放着一台紫罗兰式的钢琴,在夜风中熠熠闪着幽光,乍一看去神秘悠远,叫人向往。

    “哦?是吗?那今夜可要一饱耳福了?”杨书记眉眼一弯,看着一诺。

    一诺从席间起,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那架钢琴,露台下是高耸的银泰国际饭店,路灯和橱窗里的光将路面打出温暖的光晕,整个易州陷入莫名静谧的氛围内。

    一如小时候曾做过的梦,一个人站在深夜里的楼顶吹风,路上一个人也没有,那该是怎样的惬意。

    一诺闭上眼睛,纤长的指尖开始在琴键上起舞,黑白两色指尖流淌出悦耳的旋律,正是一曲安妮的仙境。

    琴声空灵的仿佛就置世外,尘世的喧嚣忽然就远了。杨书记赞赏的点头并对一诺点头微笑,顾北辰则是眯起眸盯着他的小新娘。

    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她是钢琴高手,对于她,自己好像了解的太少太少,只知道她是远东执行总裁,只知道她是业界不可多得的年轻能干的女子,只知道她长了一张俏可人的脸蛋,除了这些,他对她一无所知。(.)

    他不懂她的内心世界,甚至看不懂她一个失落的眼神。

    正想着,一诺一曲却已弹毕,琴声戛然而止他方从流畅的琴音中回过神来,开始真正审视自己的妻子。

    浅碧色长裙,长长的卷发垂至腰际,材不算高挑便愈加显得小鸟依人。

    莫名其妙的,他竟然笑了,第一次他对着她这么简单的笑,不带嘲讽,不带威胁,不带任何负面感,像风一样的对她笑,笑的有些温柔。

    而这温柔却不过只是一瞬间,风声清扬,一诺的裙角在后摇摆,俞俊以上前将上的浅褐色小西装搭在一诺肩上,“夜里风冷,别冻着了。”

    顾北辰正浅笑着的脸忽然一黑,几乎滴出墨来,他亦起上前,“俞俊以,请你放尊重点,她现在可是我的妻子。”

    “你有把诺诺当妻子吗?”俞俊以抬头,利落的反问,眸中暗藏犀利。

    顾北辰一把从他手中将一诺的手夺过,“我有没有把她当妻子,是我的事,她是我的妻子,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俞少,以后走路小心点儿,当心踩到雷!”

    俞俊以转过头去远远看着wolf国际大楼顶楼上的夜光大钟,脸上的弧度森然如刀锋,“多谢提醒,部长大人您也当心点儿!”

    顾北辰将一诺肩上的西装拿下来,一甩手扔到俞俊以怀里,转而脱掉自己上的宝蓝色小西服往一诺开的过低的领口一挡,“跟我回家。”

    “晚宴还没结束,我不会跟你走的。”一诺甩开他的手,挑衅的看着她。

    顾北辰压住中熊熊燃烧的怒火,“夏一诺,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跟我回家,还是留在这里?你二选一。”

    “部长大人要走的话,我就不留您了,您请便。”一诺躬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顾北辰愤怒的甩开她的手,“夏一诺,你不要后悔!”

    径自走到杨书记前,顾北辰礼貌的道,“杨书记,我还有些事没解决,就不多陪您了,上次我让我的助理岳先生给您送去了一份文件,就在您的办公桌上,烦请您抽空看看。以后有机会的话还请杨书记您多多提携!”

    “既然顾部长有事老头子我也不留你了,年轻人事业重要,快去忙吧,其它的事儿我们以后再谈,以后再

    谈。”杨书记精明一笑,对顾北辰客气的道。

    顾北辰又回看了一眼站在露台另一端的一诺,而后大步离去,一诺看着他毫不留的离去的背影,忽然想起他方才那句话,夏一诺,你不要后悔!心里一阵冰凉。

    她敛起眸不愿被人看穿心事,俞俊以却是懂得她心思的,上前握紧她的手,她却一个闪躲,将纤细的手从俞俊以手中抽出,尴尬的看向川流不息的马路。

    散席之后俞俊以搀着一诺从顶楼下来取车,david交代过一诺,现在她怀着孕,应当尽量少饮酒,故此她一滴酒也没沾。

    只是露台上风太大,她被吹的有些头痛,俞俊以将她扶进车内关切的问,“诺诺,我送你回去吧。”

    一诺点点头,想起顾北辰方才那话又摇了摇头,脸上是一抹沉寂的失望之色,“不必了,你送我回我家吧,夏家!”

    俞俊以诧异的看着她,随即朗声道,“好!”

    半个小时后,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夏家大宅门口,正巧碰上刚回到家的夏茗露。

    一诺被俞俊以从车内扶出来那一刻夏茗露脸色一黑,上前刻薄的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夏四小姐,您可真是给夏家长脸了,婚礼上逃走捅了那么大篓子还不够,这会儿又跟别的男人一起回来,你嫌你新闻太少了还是怎么的?”

    夏苍峰听得门口有些吵闹,便出门来看,正见一诺被俞俊以搀着,想起上次婚礼上一诺逃走后回到玫瑰巷的那一幕,他心里终是有些闷疼的。

    纵使不为了眼前这个女孩儿,就算了为了她的妈妈吧,就算是为了这张有几分像他妈妈的脸。

    他白了夏茗露一眼,“少说两句话能憋死你!”

    夏茗露不服气的转,扭腰摆的上了台阶,往别墅内走去。

    夏苍峰上前拉住一诺的手臂查看她上次的伤,她虽穿着一袭长裙,手臂上方的位置却裹着一层蕾丝,该是为了遮住还未好的伤口。

    将蕾丝往下面拉了拉,果见伤口已经结痂,抬眸看向眼前高大俊逸的俞俊以,“谢谢你送诺诺回来!”

    俞俊以识礼一笑,客气的道,“夏叔叔说的哪里话,我与诺诺多年好友了,做这点事儿不算什么。”

    目送夏苍峰拉着一诺往别墅内走,俞俊以那张夺人心魄的脸上藏着一抹惋惜之色,他那么那么的女孩儿,怎么就嫁给了别人,老天当真是不公平。

    夏茗露气呼呼的回房后白珊就知道门口有事发生,此刻的他早在玄关处等着,夏苍峰刚将门推开白珊便趾高气昂的走上前来,一路将一诺至门口。

    “这回门怎么不见带着丈夫来,反倒是带了个不伦不类的!”看到俞俊以,白珊也没对他客气。

    早些年,俞老爷子可没少对她们白家的黑道事业使绊子,她才不怕得罪他。

    “夏夫人,请您说话尊重点!”一诺毫不示弱的看着她。

    白珊嘲讽一笑,“呵,夏四小姐去婆家才几天,长脾气了,你要耍您的大小姐脾气回你们顾家耍去,夏家不欢迎你。”

    夏一诺藏在后的拳头紧握,娘家不让她进门,夫家对她不咸不淡,她还巴巴的往人家眼前跑,可真是讽刺。

    转甩开夏苍峰的手,一诺上前拉住俞俊以,请求的道,“俊以,带我走!”

    “好。”俞俊以宠溺一笑,牵着一诺往别墅外走去,夏苍峰想要抓住一诺的手却没有抓住,就像当年谷雨死的时候,他与白珊畅游欧洲回来,连她的骨灰都没能见到。

    白珊见夏苍峰那怅然若失的模样便上前讥讽,“怎么,舍不得了?心疼了?”

    “我懒得理你。”夏苍峰白她一眼,抛下这么一句话转上楼。

    —

    顾宅。

    顾北辰一人回了家,蒋英还没有睡,见他进门惯的往他后看,却没见一诺的影子。

    “诺诺呢?”蒋英冷着脸问。

    坐在旁边的顾委员长也一脸严肃。

    顾北辰抬眸,丝毫不在意的道,“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跟她一起!”

    “北辰,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半点夫妻相处之道都不懂呢,诺诺现在怀着孕,大半夜的你说你让她去哪里!”蒋英眉头一皱,起上前点了点顾北辰的额头。

    顾北辰又想起他临走时俞俊以紧紧握着一诺的手的样子,愤怒涌上心头他抬手握住蒋英的肩膀,将她安置回沙发上,“妈,你就别心了,她一个大活人,去哪里去哪里。”

    顾委员长听他如此说,明显一怒,抬头瞪着顾北辰严厉的道,“你给我去把一诺找回来。”

    顾北辰长舒一口气,坐在沙发上燃了一支烟,猛抽了两口,开始咳嗽起来。

    蒋英将烟从他手中夺过来按灭在烟灰缸里,“一诺怀着孕,以后烟酒你少碰,在家就收收你的部长架子。”

    顾北辰没吭声,电话却响了起来,他似乎没有接的意思,蒋英从他口袋里掏出电话按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是个柔柔的女声,“四姐夫吗?我是茗雪,我四姐被我老妈堵在门口了,你快点来接她吧,等会儿不知道她俩又要怎么针锋相对呢。”

    蒋英还没来得及说话,又听得另外一个尖尖的女声喊道,“夏茗雪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滚蛋,别在我房里打电话。”听那声音是夏茗露,仿佛气的不轻。

    夏茗雪一听夏茗露发飙,慌忙挂了电话,蒋英瞥了一眼顾北辰,“还坐在那里干什么,起来呀,跟我一起出去。”

    顾北辰虽不愿,也只能起跟着蒋英出门,后还有素不苟言笑的顾委员长。可谓全家出动。

    到得夏家之后却发现房里根本没人,偌大的别墅,装潢豪华的客厅内只剩下白珊一人在生闷气。

    蒋英用手肘蹭了蹭顾北辰,顾北辰这才上前识礼的开口,“白阿姨,诺诺在吗?”

    “呵,诺诺,哪个诺诺?哦,你说夏一诺啊,她跟别的男人跑了。”白珊嘲讽一笑,昂首看着刚进门的顾家三人。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