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洞房花烛(1)

    ()良久,蒋凯丽很怕听到顾北辰也会像回答上一个问题一样,说现在喜欢了,好在他没有。{}请使用访问本站。

    他只是又将指间的烟猛抽了几口,闷闷的道,“是吗?我不记得了。”

    蒋凯丽忽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静静看着面前的男人,心中的暗涌翻腾的厉害。

    她怎么可能让他上别人,她怎么可能把原本属于自己的顾北辰让给任何一个女人?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往顾北辰怀里一钻,蒋凯丽的送上红唇,并呢喃着道,“北辰,我是你的,从未改变。”

    顾北辰烦躁的推开了她,眸中冷一片,蒋凯丽看他此刻的模样,心里竟然有些害怕,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如此的害怕一个人,而那个人竟然是从前最最她的顾北辰。

    她蹲在他面前,哭泣着道,“北辰,你不我了是吗?”

    顾北辰垂眸拉住她的手,一手捏起她的下巴,“凯丽,不是我不你,是你不要我你懂吗?你既然把我拒之门外,就应该猜到会有今天。为什么拥有的时候不能好好珍惜我?现在你还期望我给你什么样的感?嗯?”

    声音冷冽的仿佛置冰山之巅,蒋凯丽的泪水更加汹涌起来。事,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休息室的门应声而开,韩毅承阔步走了进来,分别递给顾北辰和蒋凯丽一杯酒,蒋凯丽接过那酒,眸中一闪而逝的得意。

    韩毅承一脸沉重,“北辰,我敬你。”说罢将酒一饮而尽走出了休息室。

    蒋凯丽端着手中的酒也喝了下去,顾北辰正心郁闷到了极点,盯着墙上的挂钟不停的计算着时间。

    还有十分钟,八分钟,五分钟,三分钟?那个女人还没回来,真是大胆的女人,端起桌上的酒杯他愤怒的将一杯烈酒尽数灌进腹中。

    喉咙被烈酒烧的火辣,他抬头走出琼云大酒店,在门口的喜牌旁边看着大雨中来来往往的车辆。

    喜牌上的新娘一栏终于不再是空白,大红的铂纸镶嵌在水晶框里面,深黑色的夏一诺三个字十分显眼,刺得他心有些微微的疼。【请 记住】

    不知道等了多久,八月初八的夜风竟然也如此的冷吗?他早脱掉了小西装,只穿着衬衣,此刻在灯下,他不知道自己的模样有多迷人。

    蒋凯丽从后看着他翘首以盼的模样,心知他怕是在乎那个夏一诺了吧,否则有什么事可以让他高高在上的顾部长变得像一尊望夫石一样,痴痴的看着远方。

    又过了许久,玛莎拉蒂一个急刹车停在琼云大酒店门口,一诺打开车门从车内走了出来。

    新娘礼服早就被雨水淋的不成样子,裙摆也被撕烂在车里,她头发还在滴着水,有一些黏贴在脸上,看上去无比狼狈。

    蒋凯丽看到她从车内走出来的那一刻,心里竟是微微的窃喜,一个落汤鸡一样的女人,凭什么跟她争?

    顾北辰没有责难,亦没有怒吼,只是上前握住一诺冰冷的双手,“怎么把自己淋成这副样子?”

    “怎么,这样丢你顾部长的人了是吗?对不起,不劳您费心了,我等会儿就去换衣服。”一诺没好气的回话,根本不屑于看他一眼。

    顾北辰一把将她带进自己怀里,“新婚之夜,顾夫人,你最好老实点儿,否则,有你受的。”

    蒋凯丽见状往这边走,脚下一个不稳跌在地上,顾北辰这才放开一诺,上前将她扶起,“你没事吧?”

    “你还是关心我的,北辰,你的是我,不是夏一诺。”蒋凯丽一把抱住顾北辰,紧紧环住他的颈项。

    顾北辰被她抱的难以喘息,却并没有挣开她,仿佛刻意让一诺看到这一幕似的,他就那样任由蒋凯丽吊在她怀里。

    一诺勾唇一笑,上演恩戏码给她看是吗?那她就好好的看看,站在酒店门口,她丝毫没有往里走的意思,就这么怔怔的看着那亲昵的两人,眸中冰冷的可怕。

    蒋凯丽扶住额头,软的靠在顾北辰怀里,红唇在他耳边轻声呢喃,“北辰,我没地方住。”

    顾北辰勾唇,“全国最有票房号召力的女演员会没地方住?别开玩笑了。”他想将她推开,却再次被她抱住。

    “不要推开我,北辰,求求你,不要。”蒋凯丽轻泣着,声音哽咽。

    而一诺就靠在酒店大门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二人的纠缠,唇角带着嘲讽而凄凉的笑意,还没有转离去的意思。

    “我叫人送你回去。”顾北辰瞥了一眼一诺此刻的模样,冷声对蒋凯丽说道。

    他心中像长了荒草一样的烦躁,恨不能将那个幸灾乐祸的夏一诺推进酒店里,好好的蹂躏一番。

    蒋凯丽低泣道,“北辰,你真的放心把我交给别人吗?你知道的,很多人都在背地里蠢蠢动。”

    顾北辰眸色一紧,没有说话,蒋凯丽浅笑着将头伏在他的颈窝,她当然知道怎样对付顾北辰。

    他最讨厌自己的东西被别人霸占,她赌的就是顾北辰对她还有,如果他对她还有一丝丝意,就绝对不会许别人碰她。

    “北辰,我想去111号别墅看看,那里是你承诺要给我的家,你都忘

    了吗?”酒精上头,蒋凯丽低声呢喃着,声音媚而蛊惑人心,叫人无法抗拒。

    一把将蒋凯丽横抱在怀,顾北辰转走向靠在酒店门口的一诺,“回家等我,不许乱跑,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洞房花烛夜。”

    他不是商量,而是冰冷的命令,之后抱着蒋凯丽上了他的车,油门一踩涌入疯狂的车流和暴雨里。

    新婚之夜吗?呵,他不是要去陪他心的女人吗?那命令她等他做什么?

    一诺强忍着的眼泪,终于在这一刻,哗的流了满脸。

    顾北辰的车很快消失在眼前,一诺踉跄着走进了酒店,心痛的仿佛被谁捅了一刀,手心凉的如何都暖不

    雷恩走了,顾北辰也走了,她的生命,苍白而冰冷,寂静的叫人害怕。

    宾客席上空空如也,偌大的客厅里只有她一个人,孤独的她自己。

    打开桌上的红酒,她连酒杯都没用,将一瓶酒尽数灌进了自己胃里,痛苦的感觉让她胃液翻腾,跑进洗手间疯狂的呕吐了起来。

    直到吐累了,没有功夫折腾了,心碎了,眼睛也睁不开了,她瘫倒在地上,动都懒得动。

    后来,一诺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回到顾家的,只知道回去的时候已是幽深幽深的黑夜。

    别墅外斑驳的树影像鬼一样照在墙上,她朦朦胧胧的起,看到那些黑影便慌忙抱紧自己,她害怕极了,却无人可以依靠。

    整个硕大的房子已空无一人。甚至于,连个佣人都没有!

    她想,这是顾委员长和蒋董好心给新婚夫妇所安排的安静的两人世界!可惜,这份好心,注定要被她和顾北辰浪费掉了。

    整栋别墅,灯火通明,却是,死一般的沉寂。整栋楼,只剩下她一个人!每一个脚步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在穿过一个又一个的长廊,走进一间一间的房间之后,她终于不得不承认,她的新婚丈夫在他们的新婚第一夜就将她抛弃了!

    走过他曾走过的卵石小径,她径直进了后花园,坐在他曾经坐过的藤架下,一诺竟然觉得无比安心。

    夏家也有这么一个藤架,她很是喜欢,只是没想到,顾家也有,靠在藤架上,她闭了眼,希望睁开眼睛顾北辰就会出现在她面前。

    可是注定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抬头看一眼漆黑的天幕,大雨过后,一颗星星也没有,这夜好生寂寞,和她的心一样,静的掉下一根针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从藤架下起,她拖沓着脚步转走进了别墅。

    躺在他们的婚上,红色的玫瑰花瓣扑洒一,红艳得有些扎眼。

    玫瑰花瓣的浓郁馨香中仿佛还夹杂着属于他的那淡淡的男清香。

    很浅很浅。

    却也很痛很痛。

    蝶翼般的羽睫微微颤动,一股眼泪没入大大的婚,一诺脸颊上是一片不正常的绯红,缓缓的,闭了双眼去,呼吸都变得十分微弱。

    今更毕,明请早了。谢谢继续追文的亲们,更谢谢每天给楚楚送咖啡的亲们,也很感谢亲们的鲜花和荷包。楚楚你们,千言万语,还是谢谢,鞠躬了~~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