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买醉

    ()“小楼。(我们的 . ):。”一诺抱住易小楼的双手开始剧烈颤抖,她体僵硬,四肢冰冷,只有从眼角滑落的泪证明她还真实的活着。

    可此刻她觉得自己真该死,她以为易小楼的华阳控股一定有能力帮助她,可她忘记了易小楼也只是个女子。

    一个和她一样脆弱,一样经不起风雨的女子,无论她们再强,也藏不住柔弱的事实。

    一诺想擦去眼角的泪,却无论如何都擦不干,“对不起,对不起小楼,我不知道事会是这样子。”

    易小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整个人蜷缩在一诺怀里,眉目间一抹死寂的色彩,苍白而无助。

    “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可以用自己的体做交换,小楼,你让我怎么办,让我怎么办!”一诺抱住易小楼,滚烫的泪落在她光-的背上。{我们的 网址}

    那些暧-昧的吻-痕,那些激的青紫,还有满室旖旎的气息,奢华无比的总统房,这一切都宣示着方才这房内经历了怎样一场黑暗而-靡的交易。

    易小楼躲在一诺怀里,声音微弱,“诺诺,是我四年前犯的错害你到如今的境地。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到你,我没有办法,没有办法诺诺。”

    捂住嘴,掩去哭泣声,一诺擦擦脸上泛滥的泪水,“我找他去,小楼你等着。”起从大边起,一诺踩着方才慌乱中穿起的不合脚的拖鞋往外走。

    “诺诺,不要去,求求你,你斗不过他的,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易小楼拉住被子虚弱的看着一诺。

    一诺没再说话,甩上门从白宫离去。

    心悲怆的一诺踉跄在冰冷的街头,望着车来车往和霓虹闪烁,整个人空洞而茫然无措,只是下意识的往灯亮人多的地方走,这样的夜晚,这样残忍的事,她无法一个人面对。

    脑海中又闪现出招标宴和生宴的那两个夜晚,那如噩梦一般被顾北辰压在下的晚上,那些破碎的、痛苦的、惊骇的画面,一幕幕从记忆的牢笼里跳出来,要将她撕碎。

    那是罪恶的源头,不幸的开始,如果没有那些事,一切都不会发生,她还是远东集团高高在上的夏总裁,小楼也依旧是华阳控股的首席执行官。

    想起方才小楼苍白的模样,一诺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针刺过一样的疼,体不由自主的打起颤来。

    她抬眸望去,正正看到一家酒吧,是了,这样伤心彻骨的夜晚,的确适合一个人买醉,醉了,或许就不会这么痛苦。

    一杯,两杯,三杯,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酒,眼前的景象有些开始模糊,一诺痴痴的笑笑,端起一杯酒又灌了下去。

    外溢的酒水沿着优美的颈部曲线滑入领口,前那若隐若现的柔软便更人起来,不知又喝了多少杯酒,她颓然的倒在吧台上,神志模糊。

    此时却有几个男人走到她面前,“小姐,体不舒服吗?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家?”

    “你放心吧,小姐,我们不是什么坏人。”

    呵,不是坏人?他们那猥-琐而贪婪的模样,和眼中透露出的,只会让人觉得恶心。

    一诺一把挥开他们伸出来的手,“滚开!”

    为首的男人上前按住她,“小妞儿,子还烈,大爷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知道厉害,兄弟们,把她给我带走,好好伺候伺候。”

    几名男子三下五除二的上前将一诺困在怀里,架起来往酒吧外走去~

    今两更毕,求收藏,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