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求饶

    ()一诺绝望的看着顾北辰,忽然记起当年的青葱校园里,她是那么深刻的挚过这张脸。(我)请使用访问本站。

    顾北辰的冲刺越来越快,越来越深,她紧咬住牙关不让自己呻吟出声,也倔强的始终不肯开口求饶。

    泪水在黑夜里一明一灭,顾北辰看到她的泪,心里忽然升腾起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仿佛如此就证明她被他征服了似的。

    攀上高-潮的那一刻,他毫不留恋的从她上离开,赤-体走进了浴室。哗哗的水声从浴室传来。一诺躺在地毯上想挪动体却一丝一毫都动不了。

    方才挣扎时手背上的伤口再次裂开,下亦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的痛。(.)

    顾北辰没有开灯,披着白色浴巾就走了出来,在暗夜里他高大的躯足以叫任何女人脸红心跳。

    “夏一诺,你装什么死人,起来。”几步走到一诺面前,顾北辰没好气的看着她,抓起水晶桌上的烟抽了起来,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未曾发生。

    一诺借着烟火微弱的光芒盯住那张冷峻到骨子里的脸,“顾北辰,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欠了你什么!”

    她强忍住不让自己哭泣,可还是哭了出来,嘤嘤的哭声在这样的暗夜里叫人觉得十分揪心。

    顾北辰冷漠的靠在沙发上,“你什么也不欠我,怪你不该生在夏家,怪你不该参加那次招标宴,不过一切都晚了,除了和我结婚你没有更好的选择。”

    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顾北辰长长舒了口气,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最近抽烟的次数越来越多。

    一诺仍旧没有从地毯上起来,冷冷的道,“蒋凯丽呢?你准备把她放在哪里,一起娶进门?还是金屋藏?”

    一诺的语气里明显带着不可名状的嘲讽。

    掩住唇咳嗽了两声,顾北辰躬扯掉浴巾,强壮的躯再次压住她的,“不要再提蒋凯丽,还是你想再来一次?”修长的中指不可阻挡的探入一诺体内,凉薄的唇堵住了一诺的。

    “啊!不要碰我,好痛!”一诺痛呼一声,眉头皱的死紧,唇角也被咬的破了皮。

    他的手指停在她体内不再有任何动作,却觉察到有腥甜的液体从她体内溢出,“该死,怎么会这么脆弱。”顾北辰低低的咒骂道。

    方才不过是激烈了一些而已,她怎么就能伤成那个样子。

    手指试着在一诺体内抽离了一些,一诺痛的伸出手攀住他的肩膀,“不要动,真的好痛,求求你顾北辰,求你!”

    咸涩的眼泪落在他赤-膛,借着闪闪的泪光他看着一诺楚楚可怜的模样,从来未曾想过,一脸骄傲的夏一诺会在他下求饶,更没有想过,是这种方式。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