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人财两空or身败名裂

    ()一诺躺在上盯着惨白的天花板,并未打算起开门。{}请使用访问本站。

    “夏一诺,三分钟内再不出来,我保证你会后悔!”门外响起顾北辰的威胁声,那鬼魅般的声音仿佛来自幽深的地狱,霸道的闯入一诺耳中。

    一诺起踉跄着上前将门拉开,面前的顾北辰一咖啡色休闲小西服,衬了件粉色内衣,整个人看起来竟有种不羁却又内敛到极致的-惑。

    一诺抬头,正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睛,“顾部长,你还想怎么样,来看我有多狼狈是吗?恭喜你如愿以偿了,现在请你离开。”

    手腕一个用力要把门关上却被顾北辰一伸手挡住,一诺那一下是用了全力的,他的手被卡的生疼。

    丝丝缕缕的阳光里,顾北辰望着面前这个仿佛破碎了一样的女孩子,忽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不是不记得她的,当年那么轰轰烈烈的四封书,几乎轰动了整个学校,可他知道,那并不是夏一诺的笔迹。【我们的 . 】

    学生时代的夏一诺短发,牛仔裤,t恤衬衫,像许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子一样。

    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独独记住了这个如此平凡的女生,而昨夜在招标宴上她与他握手的那一刻,他的确是被惊艳了一下的。

    白裙,淡妆,浅笑,她很美,美到超乎他的想象,也超过他记忆中任何一个时刻的她。

    他有些不可思议,一个如花年纪的姑娘哪来那么大能量,竟孤在冰冷如刀锋的商场驰骋纵横,打下远东如今这般辉煌的成就。

    细细看来,她又与四年前并无太大差别,淡然的眼神,高傲的态度,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都是当年那般孤僻的模样。

    “你最好先看看这个,然后再决定要不要赶我走。”顾北辰将手中报纸递给夏一诺,靠在门边细细的看着她。

    她还穿着昨夜那件礼服,颈上有他烙印上的痕迹,清晰而暧昧。

    报纸上清晰的刊登着几张照片,是地下停车场那辆黑色宾利内,紫衣女郎与一名男子的激照。

    夏一诺抬头看看一脸幽思的顾北辰,没有说话,只是眼神不似方才那般抗拒。

    “所以,夏一诺,你觉得上我顾北辰的是比较好的选择,还是被这个男人糟蹋?”顾北辰抬眉示意她看报纸上的男人。

    从夏一诺的角度看去,那个男人的背影,有些眼熟,仔细想来却又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顾北辰看出她眸中的疑惑出言解释道,“法院副院长江涛的儿子江伟,这次省里提干,江涛的竞争对手很是强劲。”

    “所以呢,所以你就可以趁人之危,顾部长,如果你今天来就是跟我说这件事,那我听完了,你可以走了。”夏一诺将报纸仍在地上,忽略心中越来越清晰的逻辑。

    “夏一诺,我想不用我提醒你也明白,昨夜的事,除了江伟,没有别人。他只不过想借助远东集团的财力让他老子上位。如果当时我没有带走你,恐怕现在你们全家面临的是与江伟的谈判,你只有两个结果,要么人财两空、要么败名裂。还是你以为,江伟在上会胜过我,恩?”顾北辰上前一步,低头看着夏一诺,浅淡的呼吸从一诺头顶掠过,让她全一颤。

    “顾北辰,你无耻!”夏一诺抬头,愤怒的看着他,扬手便要打下去。

    顾北辰反手将她按在墙上,力道大的让她无法抗拒,“这句话你今天已经说第二遍了,我到底是不是无耻,不用你告诉我。打人的女人,一点都不可。”

    眼神往她起伏的口一撇,顾北辰中竟莫名燥起来。

    抿抿唇,他将她放开,“别跟我耍什么大小姐脾气,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了。在易州别说是你夏一诺,就算赔上整个远东,你也不是我的对手。换件衣服下来,我还有事要宣布。”

    顾北辰命令般的将话说完,两手插在裤袋里,转优雅的往楼下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