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贪心不足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顾北辰脸上,他嘲讽的笑了笑,毫不在意的回过头,有力的大手狠狠按住夏一诺的双肩。【.】请使用访问本站。

    “怎么,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能上我顾北辰的,你应该感到无比荣幸。一夜就想换取十几个亿的case,你不觉得自己贪心了点儿吗?夏四小姐。”这是第一个敢打他顾北辰的女人。

    “博物馆的case即使没有你顾部长的首肯,远东也能凭实力拿到,我没有必要对你下药,正如你所说,若我对你下药,完全可以叫一个-女来陪顾部长睡。现在,请顾部长放开我。”

    一诺强忍住哽咽,毫不客气的瞪着他,恨不能将他那张漂亮的脸灼出个洞来。【.】

    顾北辰这才将她放开,一诺用单裹住自己便冲向了浴室。

    静静的站在淋浴喷头下,一诺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浑上下布满了他过她的痕迹。

    伸手拼命的揉搓,她想把那些顾北辰加诸在她上的东西全部都洗掉,可是无论怎么用力,那些痕迹却只能越来越明显。

    一诺想大声的痛哭一场,却不敢让房内那个男人嘲笑她的脆弱。

    淋浴中喷出来的水明明是的,可她却觉得无比的冷,冷的像坠入了冰窖。

    收拾完毕后,一诺将被撕的破了好几处的晚礼服穿在上,正准备离去,门却应声而开。

    阳光霸道的闯入,刺得人眼睛疼。

    “北辰,你没事吧,我刚搭专机从慕尼黑回……”话还没说完,一米色西装的雷恩便愣在当下,光将材高挑斯文绅士的他笼罩其内,这一刻的雷恩,干净如同童话里走出的王子。

    “对不起,我想,我来的不是时候。”雷恩窘迫的从房内退出来,顾北辰从他眸中明显看到一闪而逝的落寞。

    还未等他有动作,一诺却追了出去,“雷恩……”走出大门已经不见了雷恩的踪影。

    她慌忙拨通雷恩的电话,“不是你看到那个样子,雷恩你听我解释!”

    “对不起,我想自己静一下,再见。”雷恩果断的挂了电话。

    夏一诺再打过去那边已提示关机。

    撑着酸痛的体从台阶上走下来,一诺见她家司机早已在门口等候。

    “李叔?”一诺惊讶的看着那个一脸老实的中年男人,又看了看衣衫不整的自己。

    “小姐,老爷的电话。”男人恭恭敬敬的将手机递给她。

    夏一诺自嘲一笑生生将眼泪了回去,缓步走过去接过手机放在耳边。

    “夏一诺,你说你怎么那么呢,真是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一个-女能养出什么好货色,夏家穷的养不起你了吗?为了一纸合同你竟然学你那下的死鬼老妈,你竟然去陪-睡。宁抢不盗、宁偷不卖没人教过你吗?没教养的野-种,这下夏家的脸算被你丢光了。”

    电话那头刺耳的女声响起,那是她爸爸的夫人白珊,对了,是正室夫人……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