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86.生死由命

    夏茗风笑的温柔,揉揉她的头发,他柔声道,“我早说了,只怕你不给机会,已经等了这么多年,还在乎这几吗?我等。”

    杨晓曼走的那天难得的风和丽,夏茗风到机场送他,他嘴上说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可心里却像被撕裂了一样,那些疼痛跳跃着占据他每一寸神经。

    飞机起飞时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若她一去不回,他就彻底放手。

    对于夏茗风年后忽然回家夏家众人都没过问,年还没过完他就开始新一年公司各大合作项目的策划工作沲。

    倒是初五晚上回娘家吃团圆饭,一诺见他也在家里,众人都在忙活,她便拉他到花园里问话。

    “二哥,你怎么回来了?晓曼呢?”他这次回来也没提前跟她说,很显然,他心并不好,也不想大张旗鼓的宣扬他回家的消息。

    他皱眉,眉目中是如水的冰凉,“晓曼去墨西哥了,我在等她。我想过了,如果这次她仍旧没有接受我,我就不等了。有些东西,就算再喜欢也有必须放手的时候。邹”

    夏一诺再也顾不得夏茗风是她哥,上前踮起脚扒着他的肩膀前后摇晃,“我说我的好哥哥,你怎么这么傻啊,你自己都不争取还想让人家杨晓曼投怀送抱吗!”

    她生气的拿出电话拨通了俞俊以的号码,那边是熟悉而调侃的声音,“呦,顾夫人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她知道他是在佯装镇定,用这么轻松的语气跟她说话不过是为了缓和彼此之间的尴尬气氛。

    本来想说的话卡在喉咙口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她要说什么呢?杨晓曼去找你了,你别勾搭她?我二哥喜欢她,你不能碰她。

    说这些吗?都不合适。

    她已经伤他至深,再没有任何理由要求他为她做什么事

    俞俊以听她一直不说话,便自顾自的道,“国际长途啊!您不是就想跟我这么干耗着吧!”

    一诺回神轻咳两声,“最近好吗?”

    那边是清脆的笑声,“我很好,没有你和念辰整天缠着我别提过的多逍遥了,早知道我就早来墨西哥了,这边儿的妞儿一个比一个正!”

    一诺也随他笑了两声,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两人沉默了许久还是俞俊以先问她,“你是想跟我说晓曼的事儿吧!”

    一诺惊诧,“你怎么知道?”

    “她给我打电话了,不过天气有变,飞机临时迫降,她还没到这边儿!”

    一诺心放下了大半,可是让俞俊以拒绝杨晓曼的话,她还是说不出来。

    好像知道她心事似的,他爽朗的笑了笑,“茗风的心事我知道,晓曼到这边来我的态度也不会有所改变。不是她不好,只是我无法接受,也不会接受。”

    一诺抿抿唇,“谢谢你俊以!”

    俞俊以似乎与什么人说话,西班牙语,她听不懂,之后就听电话那头的他对她说,“放心吧,而且,也不用用这样同而抱歉的语气跟我说话。俞大少那么多姑娘喜欢,你还怕我讨不到老婆吗?”

    一诺笑了,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俞俊以你真贫!”

    “又哭了吧,肯定难看的要命,都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还这么哭!”他声音顿了顿,长叹一声,“快别哭了,我这边还有些事要忙,就不跟你说了,有空再联系!”

    杨晓曼再次启程是三天之后,台风稳定下来,她又中途搭乘去墨西哥的班机,终于在当天晚上赶到墨西哥。

    灯火通明的墨西哥城,她忽然孤单的找不到方向,完全陌生的国度,完全陌生的人群,完全陌生的空气,连季节,都是陌生的。

    易州大雪封城,而墨西哥城正是凉风习习的夜晚,温度适中,她给俞俊以打了好几通电话,没有人接。

    索便在附近找酒店住了下来,就这样住了好几天,俞俊以的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最后这个夜晚,她心散漫的在码头晃,等累了就一个人往回走,却在中途被一帮黑人盯了梢。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来的,只是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酒店,具体是个什么地方她也不清楚。

    里面跟她一起的还有不少亚洲女人,但似乎并不是来自同个国家的,她们说的话她完全听不懂。

    外面那些健硕的黑人在用当地话讨论着什么,她也听不懂,只是看得出来他们笑的贪婪而萎缩。

    他们都配有枪支,有几个试图逃出去的女人被击毙在当场。

    她绝望了,出逃根本行不通,只能等待看似完全没有可能的解救。

    她试图给外界打电话,可是上早已经没了手机的踪迹,没有任何可以同外界联系的渠道。

    前几天她都会给夏茗风打电话或者发短信,或者报个平安,在接连好几天都打不通她的电话之后他终于坐不住了,毅然登上了飞往墨西哥的航班。

    落地也是在夜晚,温度并不低,他却觉得浑冰冷,整个墨西哥城那么大,他要到哪里才能找到她呢。

    这样的茫茫人海,要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他很迷茫,迷茫的心痛的几乎滴血。

    夏一诺的电话准时打了进来,他接了。

    “到那边了吗?有没有联系上晓曼?如果明天还没找到就打个电话过来,到时候叫小白的人帮忙找!”

    “如果找不到到时候还是通知警方吧,这样保险一些,我不想晓曼出任何意外!”他真的怕极了,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害怕失去,害怕永远也找不到她。

    这边白东风怒了,抢过电话道,“夏茗风你吃饱了撑的吧,警方警方,你以为警察都是能办事儿的,我告诉你,那些吃皇粮的家伙,没几个有真本事!”

    夏茗风大他几天,不过这么多年他也从未叫过他一声表哥,一是因为他少年时荒唐胡闹,流里流气的。二是确实习惯了。

    “嗯,好吧,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

    他尝遍了找人的苦楚,一天一夜的不眠不休,一天一夜不停的追踪,各种方法都用尽了,回到她最后下榻的酒店时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气馁极了,心里好像有一把火在疯狂燃烧,抬手把桌上的玻璃杯摔得粉碎,他骂了一句,而后打电话给白东风。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小白,我没有找到晓曼,叫你的人做准备吧!”

    白东风说知道了,之后便紧锣密鼓的安排墨西哥那边组织里的人开始大面积搜索。

    修罗到酒店找夏茗风时是凌晨三点钟,夏茗风正靠在窗口抽烟,烟蒂都燃尽了,星星的火烧在他手上,他似乎都没觉得疼,就那样静静的望着窗外。

    “表少爷!”

    她唤了他一声,他这才回过神来。

    “找到了吗?晓曼有消息了是吗?她还好吗?”

    他有些激动,上前握住修罗的肩膀,修罗后退一步拉开彼此的距离无比正式的汇报,“是一帮做人口买卖的黑人,手上有很先进的武器,如果强行突破,可能会有伤亡,白少那边已经下达了命令,我想听听表少爷的看法!”

    夏茗风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那就先从后方包抄,之后再全面突破,跟驻墨西哥的中国警方联系,让他们派警力支援,请求墨西哥警方的援助!”

    修罗点头应是,“白少也是这么想的。”

    她话锋一转,“不过少爷安排了,这件事有死神之翼的兄弟们就行了,表少爷您不能去,您若是有个闪失,少爷无法跟姑母交代!”

    夏茗风根本顾不得那么多,站在门口直视修罗,“今天我必须去,我母亲那边我会自己解释,不会连累修罗堂的任何人,你放心好了!”

    修罗抿唇,点头算是答应了,不过走来的步子却颇为诡异。

    夏茗风对她一笑,这是他早就见惯的手段。为白珊的儿子,他怎么可能连她想做什么都不清楚呢。

    他靠着门框直直的盯着修罗,“不要妄想给我打镇定剂,你应该相信我出手绝对不比你慢,如果不是份的关系,或者我也会是死神之翼中的一个。我已经说过了,我母亲那边我会自己去解释,你完全用不着担心会连累你的人。那个正等待我解救的女人,她是我此生最,如果放着她一人陷危机而我却无法解救,如果她因此而出现了什么意外,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你能明白吗?”

    修罗暗黑色的眸一暗,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手中早就准备好的发器收了回去,“好吧,我让你去,不过我们说好了,生死由命!”

    夏茗风凝重的点点头,随修罗出了酒店。

    谢谢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